薄妆-中国古代汉族女子妆容之二

除了白妆,一类的妆容还有素妆,也就粉很淡,显得清浅。宋代,李胜己的《浣溪沙》咏道:“浅著铅华素净妆,翩跹翠袖拂云裳,傍人作意捧金觞。”司马光的《西江月》也深情地描写了一位淡妆女郎留在他心里的倩影:“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王明清的《挥麈后录》也说宋徽宗的安妃“素妆无珠玉,绰约若仙子”。

当然白妆、素妆也还点朱唇、画眉,也有加花子、面靥、斜红等,加强了色彩的对比,丰富了妆容。

薄妆,就是浅妆、淡妆,只在妆粉上微染胭脂或黄粉而已,也属于白妆一类。著名的唐代周昉《簪花仕女图》里的仕女,就是穿着轻薄罗衫,化着浅妆,在两道醒目的桂叶眉和眉心的花子衬托下显得皎洁干净。她们在紫玉兰花下戏犬、扑蝶,带着一丝慵懒,一丝思念。宋代诗人黄庭坚《题李亮功家周昉画美人琴阮图》说:“髻重发根急,薄妆无意添。”倒正好是对这类妆容的归纳。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里的女郎们也是薄妆。

薄妆也有唇红、花子等相衬。如五代王处直墓壁画东耳室北壁的侍女效果就很好。

宋代的佚名《妃子浴儿图》中的女子也是薄妆。李嵩《听阮图》中奏阮的女子也化薄妆,所染的胭脂很淡,和三白妆一样也在额上、下颌、鼻部留出淡白。

这种闲淡的妆容实在是适合在春天的花草芳菲世界里或在月下、雪地里出现。如宋代周紫芝的《清平乐》词说:“浅妆匀靓,一点闲心性。脸上羞红凝不定。恼乱酒愁花病。晚来泪摧残霞,坠餐小玉钗斜。细雨一帘春恨,东风满地桃花。”写出了淡妆女郎隐隐的春思。

白妆、素妆、淡妆,都该是莹洁透明的。人们往往用梨花、荷花、菊花、梅花,用嫦娥、姑射仙人、玉、雪等皎洁、光润的意象来比喻。如宋代卢炳《贺新郎》词道:“池馆闲凝目。有玉人、向晚妖娆,洗妆梳束。雅淡容仪妃子样,羞使胭脂点触。莹冰雪、精神难掬。”

宋人最爱梅花,在写诗词时常用素颜、薄妆等形容它,梅的淡雅也隐含在女郎的妆容之中。如王安石的咏梅花诗:“汉宫娇额半涂黄,粉色凌寒透薄妆。好借月魂来映烛,恐随春梦去飞扬。”女郎涂上浅粉、浅黄,透出柔薄的肤色,宛如莹透、清澈的月下梅花瓣,妆容明媚。无名氏《泛兰舟》咏梅花也说:“雅淡一种天然,如雪缀烟薄。肠断相逢,手捏嫩枝,追思浑似,那人浅妆梳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薄妆-中国古代汉族女子妆容之二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