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拥有汉唐精神的中国,才是真中国

当所有的中国人认为自己汉 化了所有的入侵民族,从而在文化上取得最后的胜利时,华夏文化不可征服的神话产生了。沉沦在自己是胜利者的臆想通常比真正的自信更能让人感到快慰。毕竟自信是反思失败的产物,而臆想只要敢于欺骗自己和别人就可以了。

今天,我们真的是汉 化了所有的入侵者,保留了我们民族中汉唐精神的实质了吗?

我们真的还是那个以直抱怨虽隔九世之仇也必复的民族?还是那个视死如归,胸襟宽广从而容纳百川的民族?我们的灵魂真的还是汉唐的魂魄?我们的肉体真的还是那些只以一人之力就可以抵挡五个匈奴兵的汉军子弟吗?疑惑重重的时候,让我们不敢相信那个事实。

细细的想来,真的令我们沮丧,我们的以直抱怨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以德抱怨了?往日的仇恨别说九世了,几十年前的南京大**纪念馆要以和平的名义消灭了死者的怨恨。街头上对正义的守护者是如此的少,以至于生命经常在**面前是如此的宝贵,甚至几百人对一个凶徒也能束手无策。我们的胸怀经常胆怯的害怕我们不能抵抗西方思想的入侵。我们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民族?我们的汉唐魂魄到什么地方去呢?我们真的还是那个让人敬畏,让人心魄为之颤悚的民族了吗?

我们的汉族是不是已经悄然被人同 化了?我们究竟还是不是那个汉族了?

现实常常在我们期许之外,我们在经过满清二百六十多年的统治后,在经过五四运动彻底反思了那个以满清为代表的汉文化后,我们在九十年代开始的传统文化复兴的思潮,却走向了歧途。在二十一世纪最初的几年,我们回首中国的文化和意志及至人文精神,却无处不见满清化了的中国的遗迹。演艺界以无比的热忱为满清歌功颂德,歌颂那个征服者的殖民王朝,歌颂汉族和其它民族以每年几千万两白银养活的称之为八旗的寄生体,几百年来,为这个不劳而获的征服民族所花的款项甚至远远大于满清出卖中国人民付以西方的赔款数额。

“文学家”们为满清的塑造出最完美的帝王形象,对屈服于留头留发的政策的历史没有一点羞愧,更以无数的文学作品为那个被明代汉族和被一切文明世界称之猪尾巴的陋俗歌功颂德。我们中的一些人对满清的专制是那样向往,不惜把专制僭称为清明,把扼杀人性称之大一统,全然忘记这是个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时代。

更有甚者公然在沈阳纪念满清入关三百六十年,真的无法想象三百六十年前死于满清**的千百万普通人民面对这样事件应是怎么样的愤怒。

我们把马褂穿上身了,一点都记不得曾经为了坚持汉民族服牺牲的无数的先烈。是我们的民族不愿意面对那样的耻辱,还是早已经忘记了耻辱?是不能付出正视历史的代价,还是不愿意作一个真正自信的民族?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世界也要为我们动容的时代。我们经过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几百年来我们第一次能看到将贫穷从这个国度全部消灭的希望。可是,我们就是这样以一个满清化的精神面貌跨入世界吗?让整个世界看着我们满不在乎的把耻辱当光荣的笑话吗?

我们将率领五十五个民族跨入世界超强国家之一。然而,我们真正准备好了吗?一个没有是非和黑白的民族能够塑造出一个强大的能让四夷宾服的文化吗?一群没有诚信和正义的人民能真正的成为一个民主社会的主人吗?我们当中有人天天呼唤民主自由,可是民主自由是天上的楼阁吗?没有正义和诚信,连自己的历史都想篡改的民族即使拥有了民主,也只能成为政客们谋取自己利益,驱动人民狂热的工具。

今天,我们面对历史,在满清化的中国和汉唐化的中国之间要做一个选择了。也许这个选择迟到了一点,虽然满清化的思潮已经登堂入室,但是我们不惮于付出最沉重的牺牲,花费最长的时间,唤醒最广大的人民。因为,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我们是一个伟大民族的后裔;也因为我们强悍自己的精神才能为敌所惧,我们对自己的鞭策是对敌人最大的震慑。在日美环伺周围,国家仍然不能实现统一的历史时刻,我们所要的不仅仅是发出怒声,我们更要清理自己的肌体,强悍自己的精神,我们定能共赴也许不能避免的统一战争,共赴每个艰难和光荣的时刻。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是拥有汉唐魂魄的中国人,而不是那个出卖了中国无数次扭曲了汉文化的满清文化精神的继承者。

今天,我们坚信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民族。即使力量再微不足道,却有这个信仰给我们以坚持的信心和希望。一个拥有了汉唐魂魄的中国才是真正的中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一个拥有汉唐精神的中国,才是真中国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