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 | 水袖翩然里的古典传承

具有古典文学气质

昆曲以古典文学语言入戏,昆曲曲词是几千年来中国古典文学中诗、词、曲、文诸种文体高度锤炼、深厚积累的成果。

如《宝剑记·夜奔》中的【驻马听】:“良夜迢迢,投宿休将门户敲。遥瞻残月,暗度重关,急步荒郊。身轻不惮路迢遥,心忙只恐人惊觉。魄散魂消,魄散魂消,叹红尘误了武陵年少。”

写林冲在月黑风高的荒郊逃亡的情景,几乎没有衬字,也没有方言俗语,而是用典雅的书面语言,具有清雅的风格。

昆曲剧本,又名传奇。关于生死、家国、恋爱、别离,忠臣节士、征夫客子、怨妇旷男、井细走卒、春花秋月,多为古代诗歌、史传、小说中常见。

如花的美眷,如水的闲。在浮云般的功名之外,文人在昆曲里展示了自己的才学,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闲适。所以,昆曲不仅仅是一个地方剧种,也不仅仅是一种娱乐方式,它和唐诗宋词一样,成为文人审美的品格。

明清文人如流水朝宗般地投入到昆曲的创作中,将自我的审美投注于日常生活之上,用烟波画船、舞榭歌台、羌笛弦管、衣香鬓影构筑起艺术的乌托邦。

中国雅文化兴衰的表征

从《诗经》到宋词,中国诗歌一直是入乐的,强调要有吟唱时的音乐美感。能否做到“声情并茂”,始终是评价诗歌的重要指标之一。

元杂剧对中国文化传统最突出的贡献在于,它是用诗乐一体的形式书写的、能叙述一个完整故事的长篇文学作品。但直到元杂剧没落、传奇兴起的时代,这个诗乐一体的传统,仍主要是以北方中原地区的语言为基础,其声韵格律的规范概出于此。

江苏昆山人梁辰鱼,是第一个将唱曲的昆腔用于唱戏的文人,他编写了第一部用昆腔演唱的传奇剧本《浣纱记》,拉开了此后六百多年昆曲享誉天下的序幕。《浣纱记》对昆曲的重要性,不仅在于这是第一部成功的可用昆曲演唱的剧本,更在于它的文学体裁不是杂剧而是南戏传奇。

明万历之前至清嘉庆初年间,是昆曲声名最辉煌、成就最显著的阶段,汤显祖的“临川四梦”——《牡丹亭》、《南柯记》、《邯郸记》、《紫钗记》以及洪升的《长生殿》、孔尚任的《桃花扇》一时风靡天下,昆剧达到了鼎盛时期。

经典剧目论昆曲之美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汤显祖,明代戏曲大家,著有“临川四梦”。《牡丹亭》是代表作“一生四梦,得意处惟在牡丹。”

《牡丹亭》之美,一则故事浪漫。二则文本绚烂。杜丽娘与柳梦梅的邂逅,演绎着人鬼相恋的奇异传说,人生何处不相逢,生死难阻。

夜梦无处诉哀情,深宵犹闻断肠言。
玉阶帘月凉如水,雨声疑作汉宫怨。

《长生殿》取材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诗《长恨歌》和元代剧作家白朴的剧作《梧桐雨》,以安史之乱为背景,演唐明皇、杨贵妃爱情故事的悲喜剧。

一曲作罢,好奇怪。你明明只是一个台下听客。却分不清这场爱恨情仇是谁的。是唐明皇。还是你的 。这唱词你虽然不悟,但是这曲调戛然而止之时,你还是莫名流下了前世的泪 。

“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让我们分享了700年前的情书。

元杂剧《西厢记》产生于元代,原名《崔莺莺待月西厢记》,作者王实甫。《西厢记》中国最著名的古典戏剧作品之一,原作为五本二十一折。

中原陆沉,放眼处,狼烟四起。
望江南,秦淮偏安,才子春意。
香君情深天下倾,侯生梦短家国义。
胡虏下,故国朱颜改,空悲戚。
……

多少兴亡一扇中,《桃花扇》是孔尚任精心编写的历史悲剧。作者虽以明朝末年发生在南京的名妓李香君的爱情故事为题材,却表现了明清兴亡之变这一宏大的历史主题。

结语

欣赏昆曲,除了沉醉于台上一片钗光鬓影,水袖翩然,书生的温文尔雅,佳人的弱柳身姿外,你能领悟到更多从听摇滚看美国大片里领悟不到的东西。

欣赏昆曲,你看到——一个娇弱的歌妓心中回响着一派铮铮正义之音; 一个落魄的穷酸书生背后是一个万马齐喑的年代;一群士绅子弟行酒饮觞的周围是一个王朝的靡靡之音;一个歌舞升平的朝代的潜台词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水磨悠悠的“百戏之祖”——昆曲,酝酿着万种风情,而今亦回响不绝。瑞鸣制作人邀请国家一级演员、上海昆剧团优秀旦角表演艺术家余彬倾情演绎各旦行经典唱段;昆剧艺术大师蔡正仁、张静娴及小生表演艺术家黎安与上海昆剧团数十位演奏家携手献艺,令耳熟能详的经典名篇焕发新意。

这里既有似水流年,也有如花美眷。游走于庭院深处,惊起数重幻梦。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非遗时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昆曲 | 水袖翩然里的古典传承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