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一梦六百年 |雜·圖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 牡丹亭【游园】

昆曲极美。

一袭水袖丹衣,

一曲醉人惊梦。

在最撩人的春色里,

明眸流转,裙裾飞扬,

恍若穿越千年。

昆曲生于江南,

浸润着江南的氤氲水汽,

和缠绵的吴侬软语。

如莲花初盛,

欲语还休,欲拒还迎,

婉约曼妙。

昆曲之美,

美在至情至性。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生于闺阁深处,

在梦里结了一段旖旎情缘,

醒后痴痴思念,香减玉消,

杜丽娘为情而死,又为情而生。

这是《牡丹亭》。

一场虚幻的梦,令人如痴如醉。

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

梧桐树下,唐明皇抛洒相思泪,

渺渺茫茫,情缘再续,

这是《长生殿》。

将一个情字,演绎得荡气回肠。

也因了一个情字,

崔莺莺冲破束缚,与张生私定终身,

李香君血染绢扇,

一片柔肠,情真意切,缱绻动人。

昆曲之美,

美在文辞绮丽。

牡丹亭下,春色满园,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

西厢记里,暮春时节,

“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

句句皆如美酒,品之愈觉醇厚。

软糯的曲词里,

景中含情,情中有景,

轻轻读来,

只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

昆曲之美,

美在唱腔婉转。

温润的水磨调,一唱三叹,

无论是闺阁闲愁,离人相思,

还是歌舞升平,兴亡更替,

在檀板慢拍中,

演绎得淋漓尽致。

水磨昆曲,清丽悠远,

一张口,就能听出

几百年前的情意绵绵,痴狂爱恋。

真真要命的细腻和温软。

昆曲之美,

美在舞台的空灵。

昆曲的舞台最讲究留白,

简洁的布置,

营造出雅致的意境,

牵引着人沉醉。

台上人一颦一笑,水袖翻飞,

声音迤逦婀娜,

荡漾在空灵的舞台上,

让人心魂摇曳。

昆曲之美,

还美在兰花指尖。

双手捏起,一翘一点,

行云流水中,

藏着心绪的百转千回,

恰似兰花般惊艳。

指尖轻点,

时而满腔哀怨,时而风情万种,

有着说不出的玲珑剔透,

唯美浪漫。

昆曲的美,

是一种幽深的,有内容的美。

是惊鸿一瞥,是水袖翻飞,

是步步生莲,是千娇百媚。

它历经了六百年时光,

如一朵淡雅的莲,

静静地绽放在岁月里,

听一次,就不能忘。

本文为「美物计」原创,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昆曲,一梦六百年 |雜·圖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