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略昆曲之美

古人说的一点不错,“闻弦歌而知雅意”,这两天手机单曲循环的是昆曲《牡丹亭》里的游园《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400多年前的汤显祖真是大才子,写得美。当然,唱得也美。

也许每个小女孩内心都蛰伏着一个唱戏演戏的梦。记得我小时候,妈妈让我叠衣服时,轮到叠大人长裤,我总把那长长的裤管,当作戏台上花旦甩动的长长的水袖。两只小手藏在裤管中不停地抖呀抖,想象自己正穿一身明艳纱裙,满头珠翠,玉指纤纤,在笛韵悠扬中,咿咿呀呀,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第一次聆听现场版昆曲是在周庄。那一天,特意赶过去,未至古戏台,就有一缕悠扬的昆曲袅袅地穿堂而来,那感觉,如《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无意中走到梨香院墙角边,听到墙内歌声婉转不觉“止步侧耳细听”一样。

走进去,宽敞的院子一侧,一个高高大大的古戏台映入眼帘。戏台上,一位头戴珠花、身着翠色戏服的妙龄女子,正韵味十足地唱着。她或抬腕,或凝想,或抖袖,或低吟,一举手一投足,都给人以美的享受。我和朋友不顾烈日曝晒,打着伞,饶有兴趣地坐在台下,痴痴地听了近一个下午,脸晒得像关公。

第二次听昆曲是前年盛夏的一场雅集,昆曲社的艺术家们的演唱让我过足了戏瘾。《玉簪记·琴挑》《烂柯山·痴梦》《琵琶记·赏荷》,人生的爱恨情仇、悲欢聚散在眼前一幕幕铺展,让人联想纷涌,思绪万千。虽然那天窗外骄阳似火,但斗室之内这些天籁之音,却让我坐拥了世上最奢侈的静美。

而不久前我参加的一次昆曲讲座更珍贵,主办方邀请了著名昆曲专家周秦,为大家作了题为《牡丹亭:从临川笔下到昆曲场上》的分享。

周秦是苏州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青春版《牡丹亭》首席唱念指导,他举止儒雅,待人温和,白净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浑然散发着一种温润的静气。

正如汤显祖在《牡丹亭》里讲的,“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而不听周教授一席话,怎知为了弘扬、传承和振兴昆曲这一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背后凝聚了多少像他这样孜孜不倦、默默奉献的文艺“匠人”啊!

2004年,苏州昆剧院打造青春版《牡丹亭》时,他应白先勇之邀担任首席唱念指导。他说,刚开始,对传统艺术怀有敬畏心的他还比较反对,但白先勇说,现在时代不同了,好东西也要吆喝也要包装,要用青春靓丽的演员演绎青春爱情的故事,把古老的昆曲艺术推向年轻观众。

周教授觉得言之有理,于是他们对剧本进行整编,对11出遗产以外的戏进行恢复,请来老艺术家汪世瑜老师教俞玖林、张继青老师教沈丰英,再由周教授教主要演员如何咬字、如何行腔、如何理解戏曲曲文、如何用音乐提高表现力、如何用真情打动观众。经过漫长准备期,青春版《牡丹亭》终于婷婷袅袅来到了公众面前。

台北首演、苏州大学大陆首演后,青春版《牡丹亭》收获了越来越多的年轻观众,从2003年到2018年,从内地到港台,从北美到欧洲,十四年间累计公演320多场,累计观众60万人次。特别是每次在国外演出,剧终时不懂中文的老外都全场起立,鼓掌十五分钟,有一次,有一位外国女孩满脸泪水,高呼 I love you。

所以,周教授笑着说,昆曲婉转的唱腔里,流淌着我们民族最高境界的美,这种美可以超越语言、超越文化、超越时空、超越年龄。

听着周教授娓娓道来,我感慨万千。

在这个嘈杂的世相,总有一些人让我们感动。正是有像周教授这样辛勤耕耘,不计名利的昆曲传人,才使昆曲的美妙旋律在年轻人群中有了回声,才使昆曲和着当下现代节拍,让更多人欣赏见证了它的美!(转 莲叶田田 乐享年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领略昆曲之美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