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迷死人不偿命的昆曲剧本

昆曲剧本的语言艺术是本色与文采相间,既雅丽又浅显,清丽流畅,具有很强的文学性。由于大批文人参与昆曲,把以雕词琢句所体现的文人艺术思维方式和审美趣味带入昆曲的创作中,昆曲剧本的语言体现了以雅丽为主、曲词衬字少、用方言俗语和口语较少、多用书面语言的特点。

如《宝剑记·夜奔》中的【驻马听】:“良夜迢迢,投宿休将门户敲。遥瞻残月,暗度重关,急步荒郊。身轻不惮路迢遥,心忙只恐人惊觉。魄散魂消,魄散魂消,叹红尘误了武陵年少。”写林冲在月黑风高的荒郊逃亡的情景,几乎没有衬字,也没有方言俗语,而是用典雅的书面语言,具有清雅的风格。

夜奔

即使有衬字,用的数量也很少,并且与文言相结合,如《玉簪记·追别》中的【小桃红】:“秋江一望泪潸潸,怕向那孤蓬看也。送别离中生出一种苦难言,自拆散在霎那间。心儿上,眼儿边,血儿流,把我的香肌减也。恨杀那野水平川,生割断银河水,断送我春老啼鹃。”用文言语气词“也”,与“孤蓬”、“香肌”、“野水平川”、“春老啼鹃”诗词字面相结合,显得优雅斯文,人物置身船上,抒情结合秋江孤蓬、野水平川,为人物的舞姿和身段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玉簪记

汤显祖的《牡丹亭》更是雅丽流畅的典范,如《惊梦》一出中的【步步娇】:“袅情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好姐姐】:“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荼蘼外烟丝醉软,那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闲凝眄兀生生燕语明如剪,听呖呖莺声溜的圆。”用华丽含蓄的语言描绘了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场面,用抒情诗的手法,把写景、抒情和人物心理结合起来,细致地写出了一个含情脉脉、顾影自怜而又自伤青春虚掷的少女的微妙复杂的心情。其中既有自然流利的语言和衬字虚词所造成的空灵跌宕,又有精工典雅的语言和诗词用于所造成的含蓄隽永,风格华美绮丽,优美含蓄,文采斐然。

牡丹亭

然而昆曲剧本语言有文采,并不是一味地追求艰涩的文采,而是与本色相结合的文采。如汤显祖《牡丹亭·玩真》一出中的【黄莺儿】:“-恁横波,来回顾影,不住的眼儿睃。”【莺啼序】:“青梅在手诗细哦,逗春心一点蹉跎。小生待画饼充饥,小姐似望梅止渴。小姐,小姐,未曾开半点幺荷,含笑处朱唇淡抹,韵情多。如愁欲语,只少口气儿呵。”【簇御林】:“他能绰斡,会写作。秀入江山人唱和。向真真啼血你知么?叫的你喷嚏似天花唾。动凌波,盈盈欲下——不见影儿那。”语言之本色真乃“一一能口诵之”。

长生殿

洪昇的《长生殿·弹词》【七转】:“破不喇马嵬驿舍,冷清清佛堂倒斜,一代红颜为君绝,千秋遗恨滴罗巾血。半行字是薄命的碑碣,一掊土是断肠墓穴,再无人过荒凉野。嗳莽天涯,谁吊梨花榭?可怜那抱悲怨的孤魂,只伴着呜咽咽的鹃声冷啼月。”感情深郁,曲词文雅而不堆垛。

《夜怨》【风云会四朝元】三曲:“闻言惊颤,伤心通怎言。把从前密意,旧日恩眷,都付与泪花儿弹向天。记欢情始定,愿以股成双,盒扇团圆。不道君心,霎时更变。总是奴当谴,也索把罪名而宣。怎教冻蕊寒葩,暗识东风面。可知道身虽在这边,心终系别院。一味虚情假意,瞒瞒昧昧只欺奴善。”写杨玉环痛苦幽怨之情曲尽其妙,语言本色,不用典故,但又不缺乏文学色彩。

昆剧剧本语言的本色还表现在浅显与质朴两方面。李渔创作的传奇剧本,语言浅显,他认为戏文“不比文章,文章做与读书人看,故不怪其深,戏文做与读书人与不读书人同看,又与不读书人之夫人小儿同看,故贵浅不贵深”。在其《风筝误·后亲》中詹淑娟唱道:“莫不是醉似泥,多饮了几杯堂上酒?莫不是善病的相如体态柔?莫不是昨夜酣眠花柳?因此上神倦怠气休囚。”全用口语,明白如话。

《奈何天》第九出阙里侯请一戏班正生代他相亲,正生唱:“戏文今日演《西厢记》,要与那俏莺莺奇逢殿上。恁要在画中求爱宠,教俺在影里做情郎。”

《玉搔头》第十四出刘倩倩听说御旨选其入宫,唱道:“则倒是梁鸿来娶孟家娘,叫我把举案眉儿放,又谁知闹婚姻别起红丝障,教王嫱把琵琶抱入雕鞍上”。那调侃仙笑风味,那独特的用典方式和语气,显示出浅显的语言特征。

风筝误

相比较而言,《琵琶记》语言的本色,是接近口语而又有文采,同时又能根据人物的不同而变化语言风格。如牛相、牛女、蔡伯喈的语言比较典雅,蔡公、蔡婆、张广才、赵五娘的语言则比较朴实。如《琵琶记·赏荷》一出,蔡伯喈唱道:“强对南熏奏虞弦,只觉指下语音不似前。那些个流水共高山,只见满眼风波恶,似离别当年怀水仙。”牛女:“危弦已断,新弦不惯。旧弦再上不能,待撇了新弦难拼。我一弹再鼓,又被宫商错乱。非干心变,这般好凉天,正是此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间。”典雅含蓄。而在《描容》一出,赵五娘的唱词是:“一从公婆死后,要相逢,不能够,除非是梦里暂时略聚首。苦要描,描不就。暗想像,敎我未写先泪流。写,写不出他苦心头;描,描不出他饥症候;画,画不出他望孩儿的睁睁两眸,我只画得他发飕飕,和那衣衫敝垢。若画做好容颜,须不是赵五娘的姑舅。”写得自然朴实,通俗易懂。

选自《昆曲艺术概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那些迷死人不偿命的昆曲剧本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