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的衰落与振兴

越剧曾经很辉煌,近几十年却处于不景气状态。但是原因在哪里,却是众说纷纭。政府主管部门、戏校、演艺人员、编剧、观众各有各的说法。在这么多相关方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以笔者了解目前并没有形成共识。主管部门会提客观因素,越剧本身因素,也会提到体制,却不会提到自身问题。戏校会说学生不肯努力,资质有限,还说社会变化、体制等,也不会提到自身有什么问题。编剧说演员不够努力、浮躁,也提社会经济大环境的变迁因素。同样不会提到自身有什么问题。而演员认为原因在电视电影兴起,在越剧表现形式落后了,也认同编剧不好,体制有问题,很少有人认同自身有什么不足!甚至认为自己已经很好,非常排斥说他们有什么不足。只有极少数演员会提到自身还有很多不足,如张宇峰。其实观众反倒认为她还不错。

观众因为口味不同,对越剧存在什么问题的认识就更加分散。资质浅的观众,喜欢看外表的,喜欢视觉效果的,多数喜欢当代演员及当代的戏。确实年轻演员不管扮相、服装等都更美,当代的舞台更是美伦美奂。欣赏内涵的资深戏迷,一般就更喜欢老演员。因为老演员唱功更好,表演能力更强。而更多的观众已经越来越不看戏了,认为没有好作品、好演员。也有极少数观众认为越剧很好,根本没有不景气。还有更多的年轻群体根本就不看戏,甚至根本不知越剧为何物!宗师留下的音像资料,基本都是中年时期或以后的作品。扮相、嗓音条件自然不比上年轻时期,且这些装容都已经过去六、七十年。不符合当代观众欣赏口味,是非常自然的。其实,前辈的扮相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比不上现在,像金采风年轻时的扮相就非常秀美,那种骨子里透出的善良贤淑的大家闺秀,现在又有谁能比?当然这跟现在人也不太看重善良贤淑了有关。还有王文娟、徐玉兰、毕春芳等的扮相其实都不差。不喜欢前辈的戏,说到底还是资历浅的戏迷对越剧了解太少所致。

总之,越剧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目前是没有共识的。政府和业界更多找客观原因,或在其他相关方身上找问题,很少有人反思自身的原因。

越剧有没有衰落,根本不需要讨论。说越剧很好根本没有衰落的人,实在对越剧太缺少了解。演员们习惯找客观原因,有没有道理,其实也不足以论。现在社会情况跟以前是确实不同了。以前看戏是全民娱乐方式,现在因为影视、歌舞、游戏等太多娱乐方式的兴起,使越剧成了小众艺术这是事实。但是现在跟过去更鲜明的对比是,宗师的戏可以让戏迷看了又看,反复欣赏无数遍。现在演员的戏,却让人坐下来看上一遍都很难。傅全香、范瑞娟的《双推磨》,徐玉兰的《盘夫》,没有画面光听录音,笔者都能听很多遍,每次都听得哈哈大笑。如果当代演员的戏也已经可以让观众看了又看,听了又听,反复无数遍,还能让人次次看得很着迷,听得入耳。可是观众还是很少很少,那业界才有资格讲越剧的衰落是客观原因造成的,不然没有资格这样讲!

凭心而论,当前业界还是很努力也很爱越剧。他们很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能让越剧重新繁荣昌盛。中生代中大家都知道茅威涛就是个戏痴,王志萍、钱惠丽、郑国凤等等莫不对越剧有着很深厚的感情。新生代中张宇峰、张琳、樊婷婷、裘丹莉等等同样本身都很努力,也都是因为喜欢越剧才走上这条艰苦的道路。今天没有谁再为了吃饱饭才选择唱戏,可以说,所有投身到这一行的演员,都是因为喜欢越剧才入行。如果不是热爱越剧,在这么不景气的现实下也坚持不下来。现在还活跃在舞台上的所有演艺人员,可以说都是爱越剧的。在戏曲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他们过着比较寂寞清苦的生活,却还热忱的坚守在这个阵地。为了能振兴越剧,他们在舞台上作了很多的努力与尝试,也有目共睹。但是,如果目前的从业者想让越剧达到宗师时代的辉煌,自身的实力与能力又有诸多的不足,这又是不可回避的事实!跟前辈大师们相比,不管基本功、唱功、还是表演能力当代演员都相去甚远。可是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并不是出在他们自身。真正的原因是政治变化造成传统文化没落,政治介入文艺后,发展的指导思想,越剧的教学、创作、剧团的人事管理等等,全出了问题后的结果。演艺人员的种种问题其实是这些问题综合下的果,而不是因。如果真正深入细致的分析起来,越剧的衰落其实所有相关方都有责任。政治、政府、戏校、剧团、演员、编剧,任何一方身在其中都需要承担相关责任,并不是仅仅某一方、某一人出了问题。

扑粉.描眉.化眸.点唇.穿水衣.扎头带.梳头.戴话筒.穿戏服.登台……十几年,这些动作已经被演练的非常熟悉。戏曲演员,在这个社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名谓,是我为之骄傲的职业。越剧,我把她当做心底的女神,在心里默默地瞻仰和崇拜。看着她,从当初的辉煌慢慢转为如今的平淡,心里有着一丝悠悠的哀伤。纵使自己有着能够力挽狂澜的远大抱负,事实中我也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能做的只是认真演出。然而,在这个所谓的“机会”,都要靠抢夺来争取的年代,我连尽一点绵薄之力,也往往诚惶诚恐。于是,我选择默默地留守,这,也许是我仅能为她做的了…….

题记

上面这段文字摘自上越青年演员裘丹莉博客。年轻演员能有这样的思想能力与抱负令人欣慰且感动,同时现状又不免令人心酸与心痛。茅威涛曾称就算要消亡,也要做最后一个消亡者。张宇峰虽然很低调话不多,但可以看出这是个非常有想法有追求,也有一定实力的青年演员。越剧界其实不缺人才,可是现实却又让他们很无奈。尽管他们热爱着越剧,也很愿意努力,但是在目前这种整体现实与制度下,现状真的不是他们哪个人决定得了,改变得了的。能作出改变现状的只能是政府,还有戏校!

作者:苗竹 来自:戏剧传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越剧的衰落与振兴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