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江南

杏花烟雨里的江南,
小桥流水,乌蓬摇曳,
你会想象着丁香一样的姑娘
撑一把油纸伞出现在你眼前的青石小路上,
袅娜聘婷、顾盼生姿。
再一回眸浅笑,温软细语,整个人都麻酥酥了。
就是这样的一群女子
眼波流转、云步轻点、水袖飞扬,
再配上丝竹管弦声,
构成了江南里最美的图景——诗画越剧。

越剧极具江南的灵秀之气,唯美典雅,那婉转悠扬的曲调,是西窗的烟波画船,是流水落花燕语呢喃,也是寒塘照沙影的凄婉。古戏台前浅吟低唱,和着水乡的摇橹声,轻柔缠绵间讲述着烟雨江南的故事。

《陆游与唐婉》· 沈园悲歌余音长

陆唐的故事发生在绍兴,小城不大却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文豪、名士辈出的地方自然流传着才子佳人的悲欢离合。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自1989年排演《陆游与唐婉》以来,久演不衰,茅威涛的陆游、陈辉玲的唐婉无与争锋。一袭蓝衣的游哥在沈园写下《钗头凤》的千古悲歌,也把“浪迹天涯三长载”吟唱进了人们的心里。如今沈园还在,梅林难觅香魂,余音长吟。

《梁山伯与祝英台》· 一生一世一双人

初见时,上虞英台年方二八,余杭山伯刚满十七,草桥边上乱花渐欲迷人眼,飞扑流蝶,结拜知音。三年同窗,书生的淳朴呆萌,姑娘难掩的情思全都寄托在离别的扇坠上。十八相送,一路上山含情水含笑,英台欲说还休的暗示,透露着江南女子的浪漫情怀。最后,双双化蝶,羽扇升起,把江南的婉约浪漫表达的淋漓尽致。越剧的《梁祝》,不同于京剧的,也不同于豫剧的,因为有江南的灵秀和诗画的意境。

《藏书之家》· 矢志不渝读书人

江南富庶之地,是聚集文人的地方,这里温润的空气中读浸润着读书声,所以江南的越剧也不只有才子佳人,还有读书人的情怀。浙百的《藏书之家》就以中国现存最古老的私人藏书楼的《天一阁》为背景,以风雨飘摇的年代展现藏书家“抱守残缺”的文化态度。独特的藏书文化、跌宕的情节、简约而大气的舞美烘托出史诗般的恢宏大气,塑造出范容的视书如命,花如笺的大义献身,于清丽绰约中塑造江南文人的文化品格。

《玲珑女》· 玲珑匠心的美丽传承

杭州越剧院改编自浙江籍作家高锋的同名小说《玲珑女》,取材于明国初年传统手工制扇作坊的兴衰历史,讲述一段关于美丽传承的故事。简约的水墨古镇背景,浓浓的江南意蕴,氤氲的薄纱,朦胧的烟雨以及江南女子袅娜的腰肢和身段,把江南的韵味演绎到了极致,恍惚间犹如走进了旧时的江南水乡,不愿醒来。

如诗如歌的江南是恬静的、温婉的,孕育了极尽柔美的越剧,而越剧里的江南旖旎绚丽,风光无限,故事还在继续……

文字/进步传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越剧·江南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