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柔相济《谢瑶环》

《谢瑶环》一剧在全国范围内被广泛移植始自田汉创作的京剧公演之后,此本是1961年根据碗碗腔《女巡按》改写的,中国京剧院杜近芳首演。

故事大意:唐,约公元693年,武则天执政,江南豪绅兼并土地,农民逃往太湖聚义。武则天钦命谢瑶环为右台御史,赐尚方剑,巡按江南。苏州,武三思子武宏和来俊臣弟蔡少炳,因强抢民女与袁行健争执,乔装改扮的谢劝双方到衙门申诉。大堂之上,谢斩蔡少炳,杖责武宏。后,谢与袁行健结缘。武三思诬谢谋反,并矫命审谢,酷刑致死。武则天盛怒,诛杀奸臣,追封谢瑶环为定国侯。

此剧为杜近芳代表作,表演清新明快,柔美大方,融青衣、小生与一体,赏心悦目,光彩照人。其中的[南梆子]、[四平调]、[高拔子]等唱腔十分动听。

“花园”一折的[四平调]清新别致,可以说给传统的[四平调]注入了新的内容和活力。前四句表现谢瑶环对袁行健由敬重而爱慕的心情,“袁仁兄”三字用羞涩的轻声行腔,“奇”字用一个硬滑音,再接长拖腔,含情脉脉,情意深长。中间的四句描绘出谢瑶环的苦闷心境,尤其是“谁”字的处理,一个小甩腔生动地刻画出谢瑶环的一筹莫展。从“自奉圣命……”开始的四句是[四平调顶板],字多腔少,节奏紧凑,以示自鼓自励。最后的四句是情感的集中宣泄,唱腔华丽多姿,“哪有个……”一句非常新颖地转到反调上来行腔,把谢瑶环的羞怯和顾虑形象地展示出来。

“大堂”中的[高拨子]一段小生唱腔,气势激昂悲壮,一泻千里。尤其是其中的[垛板回龙]的处理很是独到。从唱词来讲,它是不属于垛板性质的,但用变化节奏的办法处理,句句联贯,层层递进,再甩一个跌宕迂回的拖腔,愤懑之意尽显。

此剧亦是中国京剧院的看家戏,该院著名旦角演员李维康、陈淑芳、李胜素等先后将其搬上舞台,不久前长春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影视部、中国京剧院联合将其制作成电视连续剧荣获“五个一工程奖”,主演是李胜素、李军、袁慧琴、杨燕毅、朱强、管波等。

同时,京剧名家关肃霜、云燕铭等也排演过此剧。

地方戏中除碗碗腔的原版之外,评剧名家花淑兰根据京剧移植的同名剧目声震剧坛。此剧的唱腔充分体现了花派的特色:激越中不失柔美,豪爽中蕴涵细腻,“花园”和“大堂”两折精彩绝伦。评剧版让谢瑶环起死回生的改动曾引起田汉的异议,认为不如处理成悲剧更有回味,更具感染力。不过,从欣赏的角度,京剧演出版自“大堂”受审之后,谢瑶环的戏便打住了,之后的武皇申冤和袁郎祭墓不能说不好看,但总有意犹未尽之感,我想,其主要原因就在于谢瑶环的“过世”。所以,评剧将“大堂”一折做为大轴,在唱腔安排上张驰有度,尤其是最后的打段陈诉:“秉滴泪咬牙关浑身抖战……”,将整个剧情圆满收尾。

评剧《谢瑶环》“大堂”中的“忽听得堂上一声喊”一段唱腔是“花派”的代表唱段,将小生腔与高亢的女腔相融合,刚柔相济,激越奔放。此段唱由一阵强烈的打击乐引出尖板大过门,“谢瑶环”三字甩一个长腔,把谢瑶环的激愤和蔑视充分地表现了出来。此后的四句“愁只愁……”是节奏舒缓的[快三眼],柔肠百转,动人心弦,气氛上的反差既体现了创作者的功力,也考验着演唱者的技艺,花淑兰的演唱感染力极强。尾声是铿锵有力的大段[垛板],痛快淋漓。

也许是出于同样的考虑,李维康曾将结尾改作夫妻归隐太湖,其中设置了一段精巧动听的“送别”唱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刚柔相济《谢瑶环》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