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派唯一男旦传人胡文阁:这门艺术传承堪忧

2016年5月3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梅葆玖先生的家人、徒弟以及挚友等数千名各界人士前来为梅先生送别。作为梅葆玖五十多名弟子中唯一的一名男旦弟子,也是近半个世纪以来唯一的梅派男旦继承人,胡文阁陪梅葆玖度过了82年生命的最后时光。

最后的师徒对话:这就是我们男旦的特色

梅葆玖生前最后一次与公众见面是在3月29日,那一天,梅葆玖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举办讲座。为配合师父的讲座内容,胡文阁在现场表演示范,并演唱了梅派名段《贵妃醉酒》。

因为北二外的舞台不是演出舞台,加之没有音响,所以没有聚音效果。讲座结束后,胡文阁问师父,“您听到没听到,今天我的声音有点小。”

梅葆玖说:“我听见了,声音很响而且很打远,这就是我们男旦的特色,我们男人的中气足,他的丹田气,推气的力量,以及它出来声音的共鸣点,比女的要高出一倍来。”

这是梅葆玖对胡文阁说的最后一句话。

2016年3月30日,也就是梅葆玖和胡文阁在二外演讲一天后,梅葆玖午饭时突发气管痉挛,致使大脑缺痒,送医院抢救。此后一直昏迷,直到4月25日与世长辞、

梅葆玖离世前40分钟,胡文阁走进病房。

胡文阁:可能这是最后一次跟师父说话了,我喊了三声师父。我跟旁边的人说,我说您能不能离开一分钟,让我待一分钟好不好。

记者:你做了什么?

胡文阁:跪到那里,我说师父你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你就安祥地走吧。

师徒缘分:考验八年 终收为徒

胡文阁原本不是学京剧出身,而是一名秦腔小生演员。后来,胡文阁接触京剧,被旦角艺术之美折服,却一直没有没上台表演的机会。再后来,胡文阁离开秦腔剧团,成为一名反串歌星。但他始终认为,自己应该走的道路是男旦艺术。他最崇拜梅兰芳大师,但一直没有机会和梅家取得联系。

1993年,胡文阁在别人引荐下,第一次拜访了梅葆玖。梅葆玖对胡文阁说的第一句话是:“我看到你的表演了,很健康。”

记者:你怎么理解这个健康?

胡文阁:男的演女的,首先你给人的所展现的舞台气质,不是装女人,给人一种很腻歪的那种感觉,这个是我师父最不想要的。他的第一句话说就是你很健康,其实健康这个道理,可能就是梅派艺术的真谛,歌也罢、戏也罢,上了舞台,塑造了女性,都是向上的、健康的。

第一次见面谈不上拜师,此后,胡文阁托众多大师向梅葆玖传递拜师的想法,但对于是否收胡文阁为徒,梅葆玖一直没有表态。5年之后,在众多戏剧界人士的举荐下,梅葆玖允许胡文阁到梅家老宅学戏,但并非梅葆玖亲授。

为了尽快进入梅派艺术,胡文阁完全终止了歌唱生涯,潜心学戏。这一切,梅葆玖都看在眼里。

记者:媒体说你闭关了三年,所有的演出都不接,就在家里练?

胡文阁:在姜凤山老师那学唱腔,跟王志怡老师学戏,回家就是背戏,就这么简单,我每天挤公共汽车,骑自行车,我觉得这么去做,我才能踏踏实实地好好学。

2001年10月底的一天,在师娘的鼓励下,胡文阁终于鼓足勇气,走进师父的书房,提出拜师的请求。

胡文阁:我去了,他说你来了,坐吧,冲我笑。我说梅老师,我有一个愿望,不知道您能不能答应我。他说你说啊。我说我想拜您为师,跟您学艺。他说声,好啊

记者:那一刻你什么样?

胡文阁:我觉得这是真的吗?我觉得这不太可能吧,委托了那么多人跟他说好话,找了各种各样的人来劝我师父,我师父都没同意,怎么今天这么轻而易举从他嘴里就要收我了。就是跟《生死恨》中梅派名剧,韩玉娘最后唱的几句一样的,拨云雾,见青天。

历经多年的观察和考验,梅葆玖终于收下胡文阁为徒。对于自己唯一的一名男旦弟子,梅葆玖对胡文阁不管是从艺术还是生活,都付出了所有的心血和关注。

男旦是一门严谨的艺术 掌声多过嘲讽

2004年,崭露头角的胡文阁被作为特殊人才正式调入北京京剧院。2013年1月10日,梅葆玖正式认定胡文阁为梅兰芳男旦艺术第三代传人,并把自己在舞台上长期使用的一把扇子作为一种象征交给了胡文阁。

记者:从事男旦艺术,你有没有遇到过别人的轻慢?

胡文阁:还好,我觉得这门艺术是严谨的,有高度的艺术性,很多人给的掌声,给的包容多过这些讽刺或者不友好的态度。

记者:有遇到过这种性别认同的矛盾吗?

胡文阁:只是有时候在一些博文里边,在一些网络上看到年轻人会说一些很怪的话,但是我在想这个问题,你不能挡住任何人的嘴。那最起码我胡文阁是堂堂正正的男人,我想我不用去解释这些问题,周围人都在看见。假如说我真的有那方面的气质或者不好的地方,那我师父也是不会饶过我的。

2013年,为纪念梅兰芳诞辰120周年,北京京剧院开展“双甲之约”活动,派出强大的演出团队奔赴香港、台湾等地,以及俄罗斯、美国,沿着梅兰芳当年的脚步再续“梅华香韵”。2014年10月21日,“双甲之约”在美国纽约林肯中心戏剧场的首场演出,是由胡文阁领衔主演的《宇宙锋》。这是时隔84年后,把梅兰芳当年在美国演出的剧目中最经典的部分再次呈现给美国观众,被《纽约时报》称为是梅派的“稀世之旅”。

胡文阁:我记得那是我们在纽约的,在林肯中心演出的第二天的时候,我们吃饭的时候,师父给我夹菜,我说师父您怎么给我夹菜,师父说我犒劳你,我说我怎么了,你昨天挺给师父争气。

多年的努力,胡文阁终于得到师父梅葆玖的第一次表扬。而就在那场演出后,著名表演艺术家、梅兰芳的义女卢燕女士也对记者说:“我看到文阁的表演,仿佛看到我义父(梅兰芳)的影子。

宁缺毋滥 尽自己最大努力寻找继承人

作为戏剧大师梅兰芳的儿子,梅葆玖一生致力于传承父亲留下的梅派艺术。曾几何时,男旦艺术在中国京剧舞台上风光无限;但由于种种原因,这门艺术奇葩正在逐渐衰落,全国范围内能登台演出的优秀青年男旦演员寥寥无几。梅葆玖生前,也曾告诉胡文阁,到了他该收徒的时候了。

胡文阁:现在男旦的传承问题,确实非常不容易。因为现在戏曲学院,没有培养男旦这样一个地方。

记者:这个担子已经落到你的肩上了,男旦艺术要传承下去。

胡文阁:但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输送人才,我在哪儿去找,我不能培养一个业余的,培养一个什么都不行的,条件不够的,人品不好的,那我宁缺毋滥,那我宁愿我对不起列祖列宗,我也不能培养的乱糟的,就跟师父为什么就收我一个人,一个道理一样的。

记者:而接下来传承的路,要你一个人走?

胡文阁:我只能说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寻找,我想如果师父在天之灵能告慰的话,他能赐给我几个好条件的男旦,男孩子,我能好好培养他,这是我最大的心愿。这其实是一个百年大计,也是师父他老人家最大的心愿。

梅派的信念:戏比天大

一方面面临着寻找和发掘京剧梅派第四代男旦传人的重任,另一方面,作为北京京剧院的头牌男旦,胡文阁的演出任务繁重。就在梅葆玖告别仪式的前一天,胡文阁仍然领衔主演梅派大戏《红鬃烈马》。对于胡文阁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胡文阁:很多人都劝我,不让我演了,第一,现在这个情况你怎么演。还有的说你已经心力交瘁了,这么一大出戏,你盯得下来吗?还有人说,你师父都病故了,你还在这里歌舞升平。

胡文阁去找师娘商量。师娘说了一句话:“你师父最想要什么,你知道吗?”“师父最想让我好好唱戏。”胡文阁决定一定要演这出戏。

有人提醒胡文阁,上台不要戴太漂亮的花,戴素一点。胡文阁说:不可能,我们唱戏的有一句话叫做宁穿破,不穿错。每个时代,每个人物,都是定好的事情,不能随便篡改。

“戏比天大”,这是胡文阁最想说的话,也是师父梅葆玖一辈子的座右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梅派唯一男旦传人胡文阁:这门艺术传承堪忧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