埙殇|张兼维

埙殇

—— 张兼维

天籁、地籁、人籁交汇于一腔陶窟中,灵魂透过几只若大若小的豆孔,把古陶的灵性与造化的灵根,献祭于祭祀天地、祭祀列祖列宗的生命混响中。

人首蛇身的众神,乘着鹿辇匆匆地隐迹于天边蜃市,烤食剑齿虎的篝火已经熄灭。猿人们风化了的头颅,静静地守候在岩洞的灰烬旁,冥想着不可解读的天欲和人意。

萧瑟的罡风呜呜咽咽。长发披肩的诗魔,掘出深埋在赫赫骨殖下锈迹斑斑的古埙,撮起巫师祭天的犀利口风,把一轮悬在西天的赤烈夕阳,从斑斓的残霞里吹入夜的黑海。

群魂鼓舞,众星灵耀。

大地的深处浮起幽幽的磷光,原始的根音在极地冷峭的冰剑上,旋起青蛇跳动的雷火,刺进夜的空寂的渊底。

依然衔着情人唇香的呼吸,吐进了洪荒的肺腑。只想对天长哭,为所有的爱情送终;只想对沙烟腾袅的苍野长啸,为所有的媚媚俗俗的恩怨,树起一道洒满心泪的长幡。

空濛的夜,一切的幻想都幻化进了心绪纷乱的泥泞中,心头只有一片赤裸的空白和一团由衷的悲怆,只有裹挟在这空白和悲怆之间的一缕万世清寒的月光。

埙在哭诉。

土的魂魄,被远古的天火淬煅成苍凉的天泣悲声,弥漫在生灵幻聚幻散的空间。文明浮华的魅力,使时间在历史的阴影里一次次地改道;高尚的文明心旌,让硝烟血光荡去了文章道德的气节;记忆深处的情人的身影,尘封在这片单调的黑白世界里,馨香的气息被冷凝成皑皑雪白。

混沌一片,苍凉一片。

踏遍河山的英雄的马蹄,消逝在飞溅着霓虹灯的街市;绿林剑气醉卧在勾魂摄魄的夜色里。铜管乐的金属声和优雅的键盘,让贵族们的艳气香风,销蚀着纯洁的天赋和清澄的神性。

阳光慵懒,月色 迷离。

孤独的埙,敛卷起沧桑百代的坚贞,遁入了青野,临万壑之空寂,对苍山之无言。

心履沉重的诗魔,为殉葬者掩起了厚重的石门,用黄河故道上沉积永年的淤沙,在先民茹毛饮血的原野上,筑起了一座埙的大冢。天风鼓荡着英雄的劲啸,和着美人的一曲瑟怨,为埙的浑朴,为献祭的悲壮,唱着鬼泣神叹的挽歌。

这位无言的诗魔,在旷无人烟的寂寥中,孤独地吹着埙。他正襟趺坐在黄河古渡的峭岸,像一尊腰缠兽皮的上古乐神,谛听着从无始的太古传来的天爵之音……

万般的心事在袅袅如烟的埙的招魂声里,温驯地投入海样温柔的母腹,宁静地着床。

太阳终于挣脱了夜的锁链,从东方地平线上,暖暖地升起。

不周山坍塌的隆隆余音,被涡旋的星云带到宇宙心海的深处。诗魔当风凛立,向着浊浪滚滚的黄河唱道:大河滔滔兮如我埙殇,天地寂寥兮魂归何乡!他摔碎了最后一只埙,静静地闭上了眼睛。(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埙殇|张兼维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