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凿七窍得魂,埙凿七孔得灵

贾平凹曾说,人凿七窍而有了灵魂,埙有七孔而有了神韵。千年前的郑稷就非常的喜欢埙:“至哉!埙之自然,以雅不潜,居中不偏”。

《风俗通》记埙是“烧土为之”。

从西安半坡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无音孔埙和1音孔埙,到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2音孔埙和3音孔埙,到殷代墓葬出土的5音孔埙,到汉代的6音孔埙,再到现在的8孔、9孔甚至是10音孔埙。

这个中国迄今所发现的最早的吹奏乐器之一,在经历了数千年的起伏跌宕之后,虽低迷沉寂过,幸而不改初音。

6000年前,半坡人创造了绵延数千年的农耕文明,也创造出了世界上古老乐器——埙的雏形。

古代埙的样子有很多种,有梨形、鱼形、球形、笔管形等。制作埙的材料有陶、石、玉、木、象牙等,后来多是陶制的。

虽是“烧土为之”,却有风咽之声。这泥捏的东西,发出了土声,发出了地气。

从最开始的无音孔埙、1音孔埙,这埙,便颠倒了人心。

谧静宫苑中,众人于夜色里四下安坐,虫鸣幽幽。忽有低沉埙声响起,篪(chí)声时伴之,其声雅丽浑厚,似风低咽,似雨拍檐,似叹似吟,似啸似狂。

虫声似也隐了,众人屏息,只余埙篪之声萦绕于院中草木之间。

古人曾云:埙之为器,立秋之音也。高雅清丽且悲壮凄凉的埙音,被沉醉于其中的封建帝王们称之为“雅乐”,并一度盛行于宫庭礼乐之中。

《礼图》云,埙为两种:大者为雅埙,小者为颂埙。大如鹅卵,谓之雅埙;小者如鸡子,谓之颂埙。

“伯氏吹埙,仲氏吹篪”,《诗经•小雅》中的宫廷礼乐奏鸣盛典之场景,让人时时心生向往。

或许正是因为埙音低沉浑厚的特点,6000年的历史沉浮涤荡中,使之愈加低迷沉寂。曾经的宫廷雅乐一度弥散殆尽。

于明代起,埙已经成为保留在古代典籍中的历史记载。至清朝,埙的传承已然断代。

幸而在历经几代人寻踪觅迹之后,埙音终复响起。

在德州学院的音乐楼里,时常会响起阵阵低沉清雅的吹奏乐声,其声朴拙抱素,古意悠悠,常引来往的学生忍不住驻足聆听。

时间久了,人们便知道这是音乐学院的徐琦老师在吹奏古埙,有时候是教授学生,有时候是自己揣摩练习。

这位年轻的音乐老师,为这所学校带来了难得的苍凉古雅之音,让人忍不住想要随着那神秘旷远,追寻那迤逦数千年的辉煌古文明。

平时没有课,或者不练习吹埙的时候,徐琦也会研究陶埙校音、定孔之技法。

虽然已经深得恩师李钟汾先生制埙技艺真传,习得练泥、拉坯、阴干、修形、抛光等陶埙制作的要法,但是他还是喜欢琢磨研究,尝试着将制埙技艺更上一层楼。

不光是制埙,对于这埙音的传播远扬,他也很是上心。

2015年9月,徐琦开始承担德州学院“陶埙演奏与制作”课程的教学,每年教授学生20余人,坚持至今,已经培养学生50余人。

在他的悉心教导下,学生们已可熟练演奏陶埙,部分学生也已初步掌握制埙技艺,并制作出陶埙成品若干。

他翻书籍阅资料,誊笔记写感悟,于《北方音乐》发表论文《 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高校的传承——以“德州李氏陶埙制作工艺”为例》(2017年第6期),只为让更多人重新认识古埙,并意识到古埙传承的重要性。

古人说:“埙具治后之德,圣人贵淹”。埙性古雅,吹奏之人也必性相和,方能现其悠扬苍凉之音。

于是,天地是苍茫,入眼是平川

阔原之上,埙声低沉旷远

引壮士回首长啸,引幽女饮泪低咽。(转 聚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人凿七窍得魂,埙凿七孔得灵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