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之师长 — 叙说《广陵散》

自古以来,中国古典音乐都因其独特的魅力和艺术价值,广为世人所钟爱。无论是“秦筝吐绝调,玉柱扬清曲”的古琴声,还是“嘈嘈切切错杂谈,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都让人魂牵梦萦。在中国历史上,古琴作为一种拨弦乐器,历史悠久。古琴文化与中国文人、中国思想文化的联系十分紧密,因为古琴没有肆意的宣泄,只在含蓄中流露出平和超脱的气质,恰与古代文人所追求的精神境界相契合。古琴曲《广陵散》正是这种文化的代表。

琴曲《广陵散》是我国一首极富盛名的古曲,它经过1000多年流传至今,在中国音乐史上具有极高的地位,北宋陈旸编著的《乐书》将它与《诗经》相比拟,称其为“曲之师长”。现存《广陵散》曲谱,最早见于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七个儿子朱权所编的《神奇秘谱》。新中国成立后,著名古琴家管平湖根据《神奇秘谱》所载曲调进行了整理,成为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古典乐曲。全曲共45段,结构庞大,旋律丰富,慷慨激昂,风格独具。

《广陵散》大约产生于东汉后期。“广陵”是扬州的古称,“散”是乐曲的意思,《广陵散》的标题说明这是一首流行于古代广陵地区的琴曲。古典乐曲的背后总是蕴含着曲折传奇的故事,诸如赞颂知音之情的《高山流水》,感慨皇权爱情的《汉宫秋月》,《广陵散》也不例外。据说,这一旷世名曲,因聂政刺韩王而缘起,又因嵇康受大辟刑而绝世。

《战国策》和《史记》这两部史书记载了有关聂政的故事。根据《史记》记载,聂政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著名的勇士,隐于市间,以杀狗为生。当时韩国大臣严仲子与宰相侠累产生了仇隙,于是严仲子试图花重金收买聂政去刺杀侠累。聂政因要赡养老母,故拒绝了严仲子的厚礼。后来聂政的母亲离世,聂政在安葬母亲之后,对严仲子说自己本来是市井之徒,而严仲子作为“诸侯之卿相”,不远千里,驱车前来以重金邀请,此番礼遇,自然要回报。因此他将“为知己者用”,誓死报答严仲子,遂答应了刺杀侠累的请求。聂政只身前往韩国邑都,如探囊取物般刺杀了侠累。为了避免有人认出自己而连累严仲子,聂政随即毁容自杀,后来被当权者暴尸于市。聂政的姐姐聂荣听说有刺客刺杀了韩相而被暴尸街头,怀疑是自己的弟弟聂政所为,于是立即动身到韩国去探寻究竟。抵达后,聂荣认出了自己的弟弟,悲痛万分,哀恸而死。

把聂政的故事与乐曲《广陵散》联系起来的是东汉蔡邕所著的《琴操》。《琴操》谈到了与《广陵散》相关的历史故事,即聂政刺韩王曲。曲子的故事与《史记》中的记载有些许出入,“士为知己者死”的勇士在《琴操》中变成了反抗暴君的英勇义士。据《琴操》记载,战国时期,有位姓聂的工匠奉命为韩王铸剑,因延误了交付日期,被韩王杀掉。他的儿子聂政发誓为父报仇,入山学琴,历尽艰苦,十年功夫,练就了一手卓越的琴艺。出山后,聂政回到韩国都城表演琴艺,“观者成行,马牛止听”,震动朝野。韩王听说后把他召进宫演奏琴曲,聂政把匕首藏在琴箱内,利用韩王专心听琴之际,突然取出匕首将韩王刺死。按当时规定,杀君之罪,当诛九族。聂政恐祸及母亲,便拿刀自毁容貌,自刎而死,所以无人知道刺客是谁。后来统治者将聂政的尸体曝于街头,其母听闻此事,确信是自己的儿子是为了不连累自己才这样做的。为了让天下的百姓知道儿子的侠义行为,也让世人知道韩王的残暴,聂政的母亲跑到城里,抱着儿子的尸体大哭,并向周围群众诉说聂政刺杀韩王的原因,然后也自刎而死。

尽管关于《广陵散》曲中所包含的历史故事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是一曲歌颂古代义士的悲歌。现在流传的曲谱中有关于“刺韩”、“冲冠”、“发怒”等内容的分段小标题,整首乐曲气势磅礴,节奏顿挫跌宕,情绪既有抑郁愤懑、又有慷慨激昂,似乎在诉说着一个悲壮激烈的故事。所以,历来琴曲家即把《广陵散》与《琴操》中所记载的《聂政刺韩王曲》看作是异名同曲。

聂政的壮举让《广陵散》在历史的发展中得到流传,聂政时代大约600年后,西晋一位才智超绝的人物,使《广陵散》得以扬名天下,传唱不衰。此人便是魏晋著名思想家、文学家和音乐家嵇康。嵇康早年丧父,家境贫困,但仍励志勤学,文学、音乐、玄学等无不博通。他曾任中散大夫,史称“嵇中散”。他的思想深受老庄影响,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即崇尚自然,厌恶儒家的烦琐礼教。嵇康音乐天赋很高,曾作《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首琴曲,被后人合称“嵇氏四弄”。

据《晋书·嵇康传》记载,有次嵇康外出游玩,夜宿华阳亭,闲来无事,便抚琴而弹。后来有位客人来访,弹了一首曲子,名为《广陵散》,嵇康认为它音妙绝伦,客人便将此曲传授给了嵇康,并让他发誓不再外传,也不可和他人提起自己的姓名。当时有一位古琴名手叫做袁孝尼,听到嵇康弹奏《广陵散》,多次请求嵇康传授于他,均被嵇康婉言谢绝。后来,因为不满司马氏的专权,嵇康遭人陷害,在40岁壮年之时被司马昭杀害。临刑之时,嵇康神色坦然,从容弹奏《广陵散》,把自己对黑暗政治的满腹怨恨和不满表现得淋漓尽致。曲终,嵇康发出“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的沉痛喟叹。一代奇才惨死于司马氏的屠刀之下,使“海内之士,莫不痛之”,玄风散尽,琴音空落,那已成绝响的《广陵散》从容给了历史一个隽永的背景。

一曲《广陵散》,聂政用身体、嵇康用古琴为我们传达了曲中所蕴含的反抗精神和战斗意志。在生死的边缘,嵇康以一曲琴音唤醒了一代又一代麻木的人们,让丰满而生动的生命绽放出五彩的光芒,并不断辉映后人。嵇康“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大无畏的文人风范,使他受到了世人的尊重,赢得了后人的敬仰。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这首古琴曲才更加名扬天下。传奇故事为《广陵散》赋予了非常浓厚的人文精神和文化意蕴,在聆听乐曲的过程中,透过激昂慷慨的旋律,我们可以感受到聂政“沉思、冲冠、怒发、气冲、悲志、愤恨”的心理变化,感受到嵇康对自由意志的执着和抗争不屈的精神,从而使自己的情感在激扬的乐曲中得到升华。

《广陵散》留给后人的印象总是会带有嵇康的精神映照,他们已经浑然一体,密不可分。现在,《广陵散》不仅是一首优美动听的乐曲,更是一种精神的象征,是对自由和尊严的向往,也是对如嵇康般的英雄名士的赞礼,这几乎成为当下人们对于《广陵散》的普遍理解。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一代才子金庸的武侠小说《笑傲江湖》出版,小说里写到与《广陵散》有关的故事情节:魔教长老曲洋在蔡邕的坟墓中找到《广陵散》曲谱,并与衡山派掌门师弟,江湖上一位正派武林高手刘正风以数年之功在《广陵散》曲谱的基础上合创出《笑傲江湖曲》。两人打破世俗偏见,跨越门派鸿沟,结下了真挚的友谊。后来由于小人作祟,刘正风和曲洋惨遭迫害,最后两人在自断经脉之前,于衡山城外大山之中,合奏了一首《笑傲江湖曲》。两位音乐高手的联合,使曲子达生命、音律、情感之完美,仿若伯牙钟子期再世,可谓人间之绝奏。知音难得,知己难遇,二人对伪君子和真小人的无情哂笑,对陈规旧律的不屑一顾,在这曲荡气回肠的音乐中得以释放。曲洋、刘正风之如《笑傲江湖曲》,犹若嵇康之如《广陵散》,乐曲中都饱含着演奏者的情感——对现实黑暗的不满和对正义的追求。金庸以《广陵散》作为《笑傲江湖曲》的前身,大概也是以此契合小说的主旨。当代根据小说《笑傲江湖》改编的影视剧中,导演多为《笑傲江湖曲》附上豁达坦然又豪气纵生的歌词,从中也可窥见当今世人对《广陵散》这首古琴曲中所隐含的意蕴的理解。

古曲《广陵散》造就了一个个流传至今的经典故事,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又使其传唱不衰。纵然故事中的英雄义士早已随琴声逝去,但他们用生命演绎出的旋律仍然回响在纯净的天空,他们为《广陵散》赋予的人文精神已经深深地融入人们的心灵。曲不醉人人自醉,聆听《广陵散》,感受历史跳动的脉搏,感受音乐敲打心门的声响,也许你也能体会到千年前嵇康的气节和高昂不屈的精神,领略出古曲《广陵散》的真正内涵。(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曲之师长 — 叙说《广陵散》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