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 弹尽相思意

《长相思》是古琴的入门曲,看似非常简单,但要弹好不容易。整个曲调要始终控制在一种“哀而不怨,隐而不发”的格调中。二弦拨三弦挑,舒缓的起调,沉郁的停顿,仿佛自己化作古人立于秋风箫瑟,芦苇苍茫的江岸边,遥望瓜州古渡。古渡口到一弦十徽位,平滑上移轻揉。低音缓慢微颤,于是眼前景象苍重,渐次出现乱石堆垒,惊涛依旧,不由喟叹风迹犹在,故人何去?怀人之情由此铺展。

“思悠悠,恨悠悠,”大指上七徽进六二,琴声渐高扬,内心情感沸然起伏。到“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又渐远渐沉渐无奈。皎皎头上圆月一轮,相思如水绵长难消。最后一挑余音袅袅。明月照伊人,在吴山江南的绣楼。叹这一种相思,两番凭眺,这南北恨重,个中几许离人愁?

张子盛的《长相思》有小家碧玉之清丽。他的手法婉媚,指落灵动,如洒落一盘胭脂色,霎时七弦音里但见流光溢彩,广袖起舞。音静时如处子卓然幽娴,音动时如水流激落飞瀑溅起,甚至还能聆听到江岸边埠头口水滴石穿的清脆打击。这样的相思想必是属于年轻情人之间的。在一个暮春的时近初夏的季节,在执手作别的渡口,垂柳依依,水波脉脉,眼前有可人儿如梨花著雨,禁不住女子娇痴相缠,渡口的船空了又返,返了又回。繁花一树听凭落英纷纷,衣上袖口沾满馥香犹自不觉。这样的回旋一唱三叹,是琴声更是情深,私语喁喁,妾心切切,水波荡漾,眼波流转。一曲终了,听的人却还枕着一觉春梦,迷醉其中不愿醒。

而李祥霆的《长相思》则具大家闺秀之风范。手法端庄,指落圆熟如雪泥鸿爪,轻悄转换如莲瓣无声相思。一阵白云淡然掠空,古渡在掌下隐约有了苍凉意。这样的琴音似乎更契合当时心越禅师身在他乡心寄故土的复杂心境吧。

“故园回望更西东,始信人生似转蓬”。或许僧者是没有李商隐的“碧海青天夜夜心”那样的痴情和执着,“清风明月,不劳寻觅”,连赵朴初这样的居士都有如此洒脱之态,何况得道高僧。但是人总有脆弱低落的时候吧?否则何以能谱出这样隽意深远的小曲?

人至暮年漂在他乡,纵然名满京华,才倾东瀛,却也会在日落西山的一抹斜晖里,隐现一缕惆怅。听这样的琴声,就要张开耳朵,从细若游丝的节奏里品出它的深沉底蕴来。一根一乡思,一花一韶光。那样的一刻,指下便感觉力沉千钧。

此时此地的瓜州古渡,不就是大师站在东邻的海崖,手捻佛珠怀望故国家乡吗?说是一依带水,终究烟波浩瀚,隔开的是多少滔滔流年啊。来时气宇轩昂正风华,而今白发及鬓难归田。眼里有了湿润的凉意,心头升起的是家乡的小调:思悠悠,恨悠悠,最断人肠是乡愁。(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长相思》 弹尽相思意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