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公亮:作为弹琴人,对斫琴的要求和希望

这种要求,与二胡演奏家对于二胡,钢琴家对于钢琴的要求是一样的。那就是:乐器的音质好不好?乐器演奏时的手感好不好?乐器的外形美不美?

古琴的外形随着时代和审美的变化而变化:唐圆宋扁,到明代开始清瘦娇小,线条简洁,犹如明式家具,琴头琴尾也很少以玉石和花纹作为装饰。唐宋古琴,距今千年上下,能够留存至今的为数不多,而存见的明代古琴就比较多了。清代制造的古琴,外形和音质都有退步,其原因学术界尚未细究,因之清琴存留者亦少。

手感好不好,即是弹奏时左右手动作能否顺妥自如。七根琴弦在岳山和龙龈上的间距是否正常,不能过宽或者过窄。琴弦与琴面之间的距离是否恰当,不能因距离过大而“抗指”,也不能因距离过小而空弦“拍面”、按弦有“煞音”。

岳山高度、“低头”多少,是手感好不好的关键所在。“低头”也称“流水”,从二、三徽的琴肩处开始,逐渐向琴头方向倾斜低下去,直至岳山。“低头”的形成,使岳山的高度得到保证,古琴弹奏时右手指甲也不至于刮碰琴面。但“低头”多少,并无定数。岳山高度如何恰到好处,左右逢源,是斫琴过程中的一个难点。如果斫琴者不会弹琴,就难以体现出这里的细微变化。我曾经对初学造琴的朋友讲过一个口诀:“七上八下,去低头”。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把琴桌上的琴向外翻起,七弦这边在上,一弦这边在下,那么上边第七弦处的岳山净高度应该是 0.7 公分,下面第一弦处的岳山净高度应该是 0.8 公分。因为“低头”导致岳山高度增加,所以要“去低头”之后才能量出岳山的净高度(用一把直尺卡在琴面上,一头顶在岳山处,可以量出岳山的净高度)。按照这个口诀来处理岳山的高度,可以做到弹琴时既不“抗指”,又无空弦拍面和按音煞音。

音色的要求,比之其它乐器多样一些,复杂一些;也与弹琴人不同的审美爱好有关,音色追求或浑厚、或细腻、或清亮灵动、或作金石声等等。不好的音质,都缺乏古琴应有的音韵之美,犹如“木箱声”,或者琴体缺乏震动的“板声”,这些都是弹琴人不喜欢的音质。

音质的形成是综合因素导致的,不应把通常的一种结构或材质要素,绝对地对应出某个音质结果。譬如琴体共鸣箱空间大,音质可能会空,会缺乏韵味;而我的“秋籁”琴,琴体中间比一般琴的空间大,但是音质韵味浓,不空,也不是“木箱”声。一些新制作的古琴,同样的面板厚度,有的音质好,有韵味;有的琴体缺乏震动,发出的只是没有韵味的“板声”。如何找出音质好坏的原因,分析材质、结构、油漆等种种因素,一定要有全面的、综合的观念,不能简单草率,做出想当然的结论。

古琴制作的难度,正是因为这些多种多样的、不确定的因素,无具体数据对应的因素在起作用。斫琴者只能凭经验、凭感觉,把握各因素的综合,制作成音质优秀、手感良好的古琴。

“断纹”,是明代和明代之前留下来的老琴琴体上油漆老化的裂纹,这种裂纹使得“漆灰”与木头之间处于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有断纹的老琴不仅在外形上有年代久远的沧桑感,音质也会变得古朴苍老。

新琴就没有断纹了,但随着弹琴人的好古心理,一部分斫琴者也在新琴上制作“假断纹”。假断纹的制作,可能涉及到音质的变化,因为各种假断纹的制作中,有一种方法是琴体完成之后进行恰当的烘烤,人为地烘烤出断纹。这种烘烤也会导致部分漆灰剥落木胎,改变音质,通常音质会变得古旧一些,接近老琴一些。同时,斑驳陆离的断纹增加了乐器外表的美感。假断纹的制作方法五花八门,也有的通过化学方法在琴面上施展,斫琴者们都保守着秘密,从不交流各自不同的方法。

琴体木材的选择:古琴的面板使用桐木或者杉木,底板用梓木。面板的桐木应是青桐,但是现在往往用容易得到的泡桐取代。用被拆除的百年老屋旧杉木房梁作为面板材料,是一种实践成功的取材方法。如果使用新材,所含的汁水必须清除,使琴材的震动发越。要在短时间内将木材的质地“老化”、“陈旧”,这种琴材处理在明代琴谱上也有所介绍,即把新琴材在池塘里浸泡一段时间再捞起来晒干晾干,就此反复地运作,可以想象,这种方法极为费时费力。具有一定规模的古琴作坊和工厂,必须从长计议,不断购买旧杉木房梁之类的旧木材,同时也要积累一定数量的新木材,让它们年复一年地“老化”。老化,就是木材内部的纤维结构产生变化,以致于制造出的古琴发出有老琴味的,即古旧韵味的声音。

涉及音质的几个因素之中,岳山和龙龈的选材也极为重要。琴弦直接架置其上震动琴体,必须使用结构紧密、坚硬的硬木材料,最好的便是紫檀,但紫檀木昂贵难得,其余如承露、焦尾等可用一般硬木替代。

漆灰的使用:生漆与鹿角霜调和成的“腻子”便是漆灰。调和成腻子的鹿角霜的粗细、与生漆的比例、涂抹琴体的厚薄、次数以及每次涂抹之后的晾干时间,都是斫琴人必备的知识和经验。

琴体的颜色:以黑色为主,或者红黑相间,应具厚重感。忌轻飘,忌花哨,忌绘图。

于室内、书斋弹奏的古琴,音量本来就很小,弹琴人都不以音量大小为优劣、为好恶。新琴制作中音量很大的古琴,比之其它乐器,音量仍然是很小的。

琴徽、琴轸、雁足之类附件,斫琴人通常不再单独制作,而是去那些具有一定规模的古琴作坊或者工厂购买,因为少量制作很费工夫。

琴弦的选择:丝弦、钢丝尼龙弦、人造纤维弦。使用丝弦是传统的做法,文革期间,丝弦停产,上海音乐学院乐器工厂开始试制钢丝尼龙弦,钢丝尼龙弦的生产至今未有间断。至于人造纤维弦,是近几年上海音乐学院乐器工厂退休职工戴闯师傅研制的,现在归入厦门龙人琴坊专利生产。关于这三种琴弦的情况,请看我的文章《漫话五十年来的琴弦》,该文载三联书店出版的《秋籁居琴话》,我的网站“成公亮古琴音乐网”上也有。

成公亮

写于 2013 年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成公亮:作为弹琴人,对斫琴的要求和希望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