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古琴的国画

古琴是中华民族最早的弹弦乐器,是中华传统文化之瑰宝。她以其历史久远,文献瀚浩、内涵丰富和影响深远为世人所珍视。从有古琴之物以来,古琴图成为画家作画的对象,在网络上我们通常看到的古琴图有如以下诸多。

东晋 顾恺之《斫琴图》
东晋,宋人摹本,绢本设色,故宫博物院藏。

《斫琴图》描绘古代文人学士正在制作音色优美、颇具魅力的古琴的场景。画中有14人,或断板、或制弦、或试琴、或旁观指挥,还有几位侍者(或学徒)执扇或捧场。

因画中表现的多是文人,所以都长眉修目、面容方整、表情肃穆、气宇轩昂、风度文雅。人物衣纹的线条细劲挺秀,颇具艺术表现力。此画与顾恺之的其他作品一样,画面中如春蚕吐丝般的线条既能传神地勾勒出人物的形象特征,也能恰到好处地把握人物的内在性情。

北齐 杨子华《校书图》
绢本设色,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据宋代黄庭坚《画记》、黄伯思《东观食话》等书记载,《北齐校书图》在宋代有白描与设色不同摹本。画中所记录的是北齐天保七年(公元556年)文宣帝高洋命樊逊等人刊校五经诸史的故事。画面有三组人物,居中的是坐在榻上的四位士大夫,或展卷沉思、或执笔书写、或欲离席、或挽留者,神情生动,细节描写也很精微,旁边站立服侍的女侍也表现得各具情致。此画用笔细劲流畅,设色简朴优美,画风虽难免受宋人影响,但与北齐娄睿墓壁画有异曲同工之妙。

北宋 赵佶《听琴图》
立轴,绢本设色,故宫博物院藏。

宋徽宗赵佶,是北宋末期提倡写生花鸟的画家,而于人物、山水也是无所不能。他所流传下来的作品,根据历来的记录,并不太多,尤以山水为最少。他的人物画,现在所能见到的,除了《捣练图》和《虢国夫人游春图》都说明是摹唐张萱的画笔外,还有《文会图》和《听琴图》。

画中主人公,居中危坐石墩上,黄冠缁服作道士打扮。他微微低着头,双手置琴上,轻轻地拨弄着琴弦。听者三人,右一人纱帽红袍,俯首侧坐,一手反支石墩,一手持扇按膝,那神气就像完全陶醉在这动人的曲调之中;左一人纱帽绿袍,拱手端坐,抬头仰望,似视非视,那状态正是被这美妙的琴声挑动神思,在那里悠悠遐想;在他旁边,站立着一个蓬头童子,双手交叉抱胸,远远地注视着主人公,正在用心细听,但心情却比较单纯。三个听众,三种不同的神态,都刻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元 王振鹏《伯牙鼓琴图》
绢本,墨笔,故宫博物院藏。

王振鹏,字朋梅,永嘉(今浙江温州)人。官至漕运千户。工墨笔界画,笔法工致细密,自成一体。亦擅人物。元仁宗赏识他,赐号弧云处士。生卒年不详,约活动于元仁宗朝。此卷描绘伯牙为知音者钟子期弹琴的故事。相传伯牙生于春秋时代,擅弹琴,与钟子期为友。《荀子·劝学篇》有“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的记载。流传至今的古琴曲“水仙操”和“高山流水”据传就是他所作。图中弹琴者为伯牙,对面聆听者是钟子期。画中伯牙与子期的举止神情均刻画得惟妙惟肖。衣纹用笔细劲流利,精谨生动。实为元代人物画代表作。卷末署“王振鹏”三字款。卷尾有元人冯子振、赵声、张原题记。

明 杜堇《梅下横琴图》
立轴,绢本,设色,上海博物馆藏。

此图写文人雅士在梅下抚琴的情景。老梅虬曲如苍龙盘空,红梅绽开,文人雅士性情激昂,挥斥文章,谈笑风生。人物刻画精细,面部略敷铅粉,衣褶劲利流畅,吸收了北宋李公麟和元代张渥的线描技巧。

清 原济《对牛弹琴图》
立轴,纸本墨笔纵,故宫博物院藏。

“对牛弹琴”一词本是讥笑说话的人不看对象。但此图通过作者自题中“世上琴声尽说假,不如此牛听得真”等诗句,反映出作者难遇知音,而只能寄托于“牛声一呼真妙解”,反映了作者孤独落寞的心境。画中人物取正面,双目却望向画外,正抚琴自吟;牛取背向,作抬头倾听状。人物以粗笔湿墨勾画衣纹,笔触简括;牛以墨彩晕染而出,雄健体硕。占大部分幅面的长题与淡然清雅的画面统一和谐,互为衬托。

原济(1642-约1718),清初书画家、画学理论家。僧人。俗姓朱,名若极,广西全州人。法名原济,一作元济(后人传为“道济”,道乃尊称,非名字实误),小字阿长,字石涛,号大涤子、清湘陈人、清湘遗人,晚号瞎尊者、零丁老人等,自称苦瓜和尚。与梅清、梅庚、戴本孝等交往,相互影响,合称“黄山派”。擅画花果兰竹,兼工人物,尤擅山水,画名极盛。与弘仁、髡残、朱耷合称“清初四僧”。对后来扬州画派与近代画风影响极大。传世作品有《春江垂钓图》、《细雨虬松图》、《搜尽奇峰打草稿图》、《西园雅集图》、《黄山八胜图》、《采菊图》、《对牛弹琴图》等。

清 禹之鼎《幽篁坐啸图》
绢本,设色,山东省博物馆藏。

禹之鼎(公元1647-1716年),字尚(上)吉,一字尚其,号慎齐,江都(今江苏扬州)人。康熙间供奉内廷。善画小像,亦能山水、花鸟。幼师蓝瑛,后出入宋、元。其写真多白描,秀媚古雅,一时名人小像,多出其手。康熙五十五年卒,年七十岁。此图画清代诗坛领袖渔洋山人王士祯。王士祯临坐于铺有裘皮的盘石上,眉清目秀,长发朱唇,横琴未弹,若有所思,具有诗人学者气质。衣纹用柳叶描,颇生动;以水墨写幽篁,有元人法;石用披麻皱。

溪流向远处淡化,令人遐思,皓月当空,更增寂静雅趣。作者录王维诗以烘托画意。画前提“幽篁坐啸”四字,款署“海宁门人陈奕禧”。画后题诗甚多,作者均系王士祯门人。禹之鼎另绘王渔洋柴门倚杖图卷,与此图成姐妹作,亦藏山东省博物馆。

清 《弘历观荷抚琴图》
纵轴,绢本,设色,故宫博物院藏,本幅无作者款识。

随着明末清初的“西学东渐”之风,一些欧洲画家开始在清代宫廷供奉。一方面,他们接受中国传统绘画方式,采用中国笔墨颜料和纸绢作画,另一方面,他们依然坚持西洋绘画技法中的透视原则,在作品中着意表现物体的体积、质感、明暗、投影乃至倒影。此幅虽未署作者名款,实由意大利画家郎世宁主绘,中国画家补画山水背景。画中乾隆皇帝身着汉装,临湖抚琴,远处高山流水,喻其襟怀心境。

作者不仅通过高超的技巧和精准的透视画法成功地表现出水边亭台的立体感和通透感,而且将建筑整体复杂的结构和各个构件的细部都交代得一清二楚,细腻的笔触与富于变化的色彩将原木立柱和屋顶青石瓦片的肌理与质感描绘得精微而生动。从此图中可以看到郎世宁运用焦点透视手法,按照一定的规律将所见到的屋宇移于画幅,成功地在二维平面画幅上真实地表现出多维空间,与传统中国界画描绘空间的手法完全不同。

图中一高士临流而坐,气象萧疏,意境深远。笔法劲健,墨色淋漓,观之如闻铮铮然流水般琴声。郭熙有云:“山得水一活”。水为山之眼,关乎画面的神采,最难画活。此画溪水仅以简练线条勾勒,不分留白,盘曲掩映,时隐时现,难觅其踪,表现出流水的清澈和流动感。夏圭以大量留白表现江山之深远辽阔,没有过多描绘细节,而是注重表现人物身体的动势,笔简而神全。 夏圭(1180—1230),字禹玉,浙江钱塘人。擅长画山水、人物。

山水画师法李唐,又吸取范宽、米芾、米友仁的长处而形成个人风格。善于表现烟雨迷蒙的江滨湖岸景色,其点景人物亦简括生动,楼台等建筑物不用界尺,信手而成,取景剪裁极为精练。喜用秃笔带水作大斧劈皴,被称为拖泥带水皴,构图喜欢大胆剪裁。画风与马远极为相近,画史多以“马、夏”并称,这两位杰出的画家,成为当时画院中一支主要的力量。夏圭喜突破全景而仅画半边之景,马远则意在一角,故时称“夏半边、马一角”。

画中逸笔寥寥,仅用淡墨勾画一枝松和松下散坐的弹琴高士,可见笔意之高妙、深远。张大千曾撰联于法泉寺:“岩前柱杖看云起,松下横琴待鹤归”。 张大千(1899~1983),原名张正权,又名爰,字季爰,号大千,别号大千居士,四川省内江市人。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为传奇的国画大师,无论绘画、书法、篆刻、诗词皆无所不通。早期专心研习古人书画,特别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画风工写结合。融重彩、水墨为一体,尤泼墨与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

元 朱德润《林下鸣琴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绘天旷气清,树叶尽落,群雁低徊。三位高士坐长松下,一人抚琴,二人谈论正浓,松风琴韵,表现了文人的逸兴。坡石的形状与皴法以及蟹爪般的枯枝,显然从郭熙的画法中来。此图虽借鉴宋人,用笔却简括了许多,且画面的格调已属元人。

朱德润(1 294—1 365),元代画家。字泽民,号睢阳散人,原籍睢阳(今河南商丘),居昆山(今属江苏)。早年,得高克恭赏识,经赵孟顺推荐,知遇英宗硕德八刺(1321—1 323),官至镇东行中书省儒提举。英宗死,回家闲居近30年。一度出仕,不久又“以疾免归”。善诗文,工书法,格调遒丽。擅山水,初学许道宁,后法郭熙,多作溪山平远、林木清森之景,重视观察自然,当北游居庸关时,尝作“画笔记行稿”。传世作品有《林下鸣琴图》、《秀野轩图》等。

《伯牙抚琴》壁画 魏晋 敦煌佛爷庙湾

画面中伯牙似于云中抚琴,袖带摇曳,御风而起,旁有一朱雀听琴。魏晋时期长年战乱,此画间写实与写意之间,托世人向往洒脱之意。 魏晋时期的彩绘砖艺术形式也称为画像砖,地处甘肃省的敦煌,在魏、晋时期非常繁荣,文化艺术得以蓬勃发展。

敦煌彩画砖的制作工艺有两种:一是直接于砖面以墨线勾画,二是先在砖面上涂刷白色衬底,再用线条勾勒。线条极为流畅、舒展,造型生动自然,动感十足。用笔奔放,画风保留了一些汉代的特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关于古琴的国画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