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漆—我牛,所以我任性!

关于大漆过敏这事儿,我弹琴初期就听说过,但也是当个趣闻听听,并未有什么过深的想法,甚至听说某位年轻的斫琴师,因为大漆多次过敏导致眉毛几乎掉光,我听到后也只是感慨一下,然后就过去了,直到最近我外甥大漆过敏,我才真正有了不一样的感触。

我外甥虎威,最近拜至吴振宇先生门下学习斫琴,弹了三年琴的他,突然对斫琴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决定拜师吴先生,从零开始学。斫琴师是个苦差使,具体多苦,用一言难尽来形容一点不为过,至少第一关,大漆过敏,就是个能绊死人的坎儿,去之前我也想到他会过敏,但没想到那么严重那么痛苦,让我一度揪心不已,可见不幸的事情不发生在自己或自己亲近的人身上,我们都可以轻松一笑而过。

过敏,百度词条的解释为“当外来物质进入人体后大都面临两种命运,如果被机体识别为有用或无害物质,则这些物质将与人体和谐相处,最终将被吸收、利用或被自然排出。如这些物质被识别为有害物质时,机体的免疫系统则立即做出反应,将其驱除或消灭,这就是免疫应答发挥的保护作用。免疫应答是人的防卫体系重要的功能之一,但是如果这种应答超出了正常范围,即免疫系统对无害物质进行攻击时,这种情况称为变态反应。”

简而言之,言而简之,就是身体对某种外来物质的强行驱赶、对抗,是人体内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但外在表现非常具体:皮肤红肿、瘙痒(大漆过敏准确来说是奇痒难耐),严重者全身都是疹子或水泡,无一处可以幸免。

大漆为什么会让人过敏呢?因为大漆里有个成分,叫漆酚,漆酚对人的皮肤和黏膜有刺激从而产生过敏反应。很有意思,业内自古以来,管大漆过敏叫“咬人”,这词之所以说它有意思,是因为仔细想想,但凡能咬人的东西多数都是动物,而一种植物里割出来的东西,说它咬人,是赋予了它灵性,咬人有欺生的意思,多数人过敏几次后就会有抗体,之后便不会过敏。有资料可查,有人喜欢大漆工艺,反复过敏近十年,其间全身红肿,起水泡,甚至脱发,矢志不渝,终于摆脱过敏,可以自由的与大漆亲密接触,进入了大漆的神奇世界。

作为一种天然涂料,纯大漆环保健康无毒无害。说到这里肯定有人说,不对!不是说大漆有高致敏率嘛?怎么能说无毒无害?大漆的过敏性是在涂刷过程中,与大漆直接接触,或吸入大漆的气味或吸入了大漆的微细颗粒而发生过敏反应。实际上大漆漆膜干后的是无毒无害,干透的大漆漆膜,可以内服,还是一味中药。大漆虽然会使有些人过敏,但致敏性是在它没干透时,而且恢复后并无后遗症。大漆干燥后不会导致过敏,古代和现代很多茶具,餐具等都是纯大漆的,它们不但无毒,而且会在使用的过程中释放一些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

大漆真是让人又爱又恨!让人爱的地方太多!不说别的只说古琴。

第一呢,就是美观。纯大漆的古琴,漆膜光亮可鉴,光泽莹润不刺眼,也就是所谓的宝光内含,加上古琴形制优美,不管是放在琴桌上还是挂在书房里,都令人赏心悦的目艺术佳品。古琴大漆的美,还在于它的颜色变化,纯大漆的古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颜色会发生极为丰富的深浅变化,这也是大漆的神奇魅力之一。

第二,寿命长。纯大漆的古琴,工精料好,可传几世,可传千年,看那些传世名琴,便可见分晓。

第三,手感好。一张纯大漆的古琴,其弹奏手感,有时候真是“妙不可言”,因为触感这种感觉,文字有时难尽其意,总的来说,就是有一种柔腻润滑感,左手在弦上各种高难度指法的游走,毫不滞涩,但也不是水滑。有一种滑,是难以控制的滑,仿佛“穿油靴走冰面”,很容易有“劈叉”的风险,但好的大漆琴,不会有这种感觉,而是柔腻润泽,柔和适中,更像是触摸温润的美玉的感觉,让你的手指“游刃有余”,从而更有“人琴合一”的至高抚琴感受。

好处多多,不一而足。你怎能不爱它?

爱它就得包容它,被咬了,那就忍着吧,不忍也没办法,因为大漆过敏没有好的解决方案,吃药打针外敷草药甚至涂抹韭菜汁螃蟹汁等等奇葩偏方,经无数人前赴后继地验证,基本都是起个心理安慰作用,奇痒,却只能默默熬着,所以斫琴师的定力不容小觑。

一张琴的工期是一年半左右,有些琴,比如吴氏朱砂蕉叶琴,工期长达三年,期间会经过无数次工序来修整与打磨,然后才到我们手里,发出美妙动听的声音,并与我们长久相伴。你说好琴为什么珍贵?我想起了那句歌词: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因为她是用了青春的血液来浇灌~ (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大漆—我牛,所以我任性!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