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外之音,皇命不为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位置,处在合适的位置,就会发挥自己的价值,若位置不对,那么一生注定会蹉跎嗟叹,当然作为一个人普通的人,位置再不合适,也只能影响到自己以及家人,对于整个社会而言,不过是大江之中的一朵浪花,微不足道。可如果这个人是位高权重,或者是说是国家的君王,那么情况又另当别论了。历史上有一位君王,他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无不精通,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可对于治国,就显得有些摸不着门道,任由着性子,肆意而为,到最后,沦为阶下囚,受尽凌辱,客死他乡,连同国家子民也跟着受尽了磨难,辉煌的一代王朝只得苟据东南,残喘苟且,他就是历史上备受争议的才子昏君——宋徽宗。

我们暂且不论他政治上的作为,因为这个讨论起来,心情就有些郁结,单单就徽宗与琴的关联略作阐述。话说,徽宗出生之前,其父神宗梦见南唐后主李煜,然后就徽宗就出生了,话说起来,徽宗和后主李煜真的很是神似,无论是文学造诣,艺术成就,还是治国方针,身世遭遇,几乎雷同,要说徽宗是后主李煜的转世,世人几乎毫不怀疑。

徽宗在位期间,除了最后被虏,之前的生活还是很安逸的,虽然有些小的农民起义,倒也不影响国本,日子还是优哉优哉,群臣围绕,歌功颂德,加上本身文学艺术造诣很高,更是显得鹤立鸡群,飘飘欲仙。

这天,徽宗召集一班大臣乐工,抚琴饮酒,好不快哉!忽然徽宗偶然有感,对大臣说道:“如今天下富足,国泰民安,边关安宁,一派繁荣昌盛之像,你我君臣,只需上顺天地,下顺民生,无为而天下太平,然而朕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大臣们觉得奇怪:“陛下日理万机,天下民富而国强,率土之滨莫不瞻仰圣化,感激涕零,不知陛下有何疑虑?臣等自当殚精竭虑,为陛下分忧!”

徽宗手抚琴弦,缓缓而道:“昔日伏羲造琴,取梧桐之木,斫而为琴,以蚕丝捻而为弦,感天地之造化,播圣化之德音。因弦为五数,命为五弦琴。后经五帝治国,尧舜相让,禹启立夏,商汤建国,历经千年,直至文武二圣,有感于音律稍疵,随添琴弦,名为文弦、武弦,距今已千年有余矣!”

大臣一听,明白了徽宗的意图,这是要给琴添弦啊!虽然说你是皇帝,说话就是圣旨,可有些东西还是得遵循的啊,人家文王武王那可是圣人啊,千年都难出一个,人家添弦那是顺应天意,你虽然贵为皇帝,可那是因为你父祖的功劳,距离圣人还差得远啊!人家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没有这个胆量去添弦,你倒好,无圣人之德却要行圣人之事,太不自量力了。可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能说出来,毕竟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段,自己的荣华富贵还握在这个人手里,可这添弦的事情,实在是有点难以赞同啊!

于是乎,大家都玩起了表演天赋,有人说自己肚子疼要上厕所,有人说自己头疼,思考不利索了,有人说皇上你最近的诗写得不错,有人说西南蛮夷有些骚动需要及时关注,反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徽宗一看这势头,也知道了自己的提议是无法通过了,只得作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弦外之音,皇命不为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