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家中的树被雷劈倒,却被他亲手制成两床琴

谭嗣同十七岁那年的夏天,家里庭院中两棵高约六丈的雷霆劈倒其中一棵。九年后,谭刷同以这棵梧桐树梧桐树残干制成了两张古琴,一名“崩霆”,一名“残雷”。

“崩霆”现今藏湖南省博物馆,琴背“崩霆”二字下有“雷经其始,我竟其工,是皆有益于琴,而无益于桐,谭嗣同作”的题款,龙池内侧有腹款:“浏阳谭嗣同复生甫监制”、“霹雳琴第光绪十六年庚寅仲秋”。“残雷”琴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落霞式,琴背面龙池之上刻魏碑体“残雷”二字,其下刻有行楷三十五字:“破天一声挥大斧,干断柯折皮骨腐,纵作良材遇已苦。遇已苦,呜咽哀鸣莽终古。谭嗣同作。”均填以石绿。诗左下方刻长方形朱文印,篆“壮飞”二字。腹款刻“霹雳琴光绪十六年浏阳谭嗣同复生甫监制”二十字。据说谭嗣同应召北上与妻子李闰分别之时,两人对弹的就是这两张琴。

谭嗣同毕生好琴。他的文集中还有为友人的“停云”琴所作铭文:“欲雨不雨风飓然,秋痕吹人鸳鸯弦。矫首转弄心涓涓,同声念我,愿我高骞。我马驯兮,我车完坚。汗漫入表周九天。以琴留君,请为君先。”在《文信国日月星辰砚歌》中,他提到自己还曾经收藏过文天祥的“蕉雨”琴。文天祥写的琴铭是“海沉沉,天寂寂。芭蕉雨,声何急。孤臣泪,不敢泣”当初他一定想不到,会和自己仰慕的文天祥在相同的地点一北京菜市口殉难。 求仁得仁,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形吧。(《谭嗣同全集》、钱九如《故官藏琴》)

谭嗣同(1865—— 1898),字复生,号壮飞。 湖南浏阳人。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后,即提倡新学,呼号变法。一八九七年,协助湖南巡抚陈宝箴等推行新政。次年创建南学会,主办《湘报》,积极宣传变法。四月被征入京,参与新政。九月下旬,政变发生,旋即被捕遇害。后人辑有《谭嗣同全集》。

内容来源:严晓星《近世古琴逸话》,原文标题:《谭嗣同琴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谭嗣同家中的树被雷劈倒,却被他亲手制成两床琴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