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公亮:古琴不能只谈哲学,不讲演奏!

你看很多人弹泛音的时候不好听,是为什么呢?音是死的,泛音要弹得是活的、清亮的。如果按死了弹,是不好听的。一碰到就要起来,你看指关节腕关节动了很多。这样出来的声音,音乐是流畅的。该快的快,该慢的慢,该强的强,该弱的弱。

传统弹琴的人,包括我们上一辈人,不是很注重音乐性。过去我们都不好讲,因为是上一辈人。好像你若太注意旋律性、音乐性、强弱对比,就好像是洋的。实际上不能这么理解。你看像吴景略就很有音乐性。这些观念要转变。

古琴,是音乐艺术里面的一个门类,古琴是个乐器。有很多人不把古琴当乐器,专门讲哲学。讲什么哲学?如果音调一点不准,那么深奥的哲学思想怎么体现出来?听都不好听!这是个很大的问题,这个很广泛!

只有古琴能够忽悠,二胡、琵琶音不准试试看,音不准不好听!古琴音不准,哎,我里面有哲学,哈哈哈……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古琴是一个乐器,它是音乐艺术当中的一个门类。所以音乐艺术当中要求的音准、节奏、线条起伏、乐感,你都逃脱不了。你不能绕过这些东西而成为一个什么艺术。逃脱不了的。我演奏,我弹琴,都很注意这些。

那么音准这一些练练就可以,除非是没有音乐感的人。那么你其他地方都应该有,音乐艺术所需要的东西你都要有,否则你弹出的琴不好听的。你讲我是传统。不好听啊,留不下来的。

你看我上一代的管平湖、张子谦、吴景略这些人,那个时候弹琴的也很多,很多留不下来,就这几个人留下来了,为什么?他们在音乐艺术当中几个必须做到的他们做到了。管平湖音乐,他没有音准问题,他节奏很高古,他节奏不像其他节奏变化很大,他是某一种节奏很高古,出音的颗粒感很强。吴景略的旋律性很强。张子谦的节奏,张子谦可以用节奏来说话,把音乐搞的很生动。

传统古琴老八张里面很多,资料很重要,但很多人弹的不好的,弹的很差的,弹的很差他就留不下来,但他这个曲子很重要,没人会弹了,当时把他录下来,保留下来。所以弹古琴应该学二胡、琵琶、小提琴、钢琴这些都不是问题,但却在古琴里面就是问题了。

先生虽去,教诲益深。

永远怀念成公亮先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成公亮:古琴不能只谈哲学,不讲演奏!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