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古琴热,失落的古琴魂

在传统文化复兴的大背景下,近十年来产生了“古琴热”现象。遍地都是的琴馆和古琴培训班、层出不穷的古琴雅集活动、古琴考级……所有这些,都反映出大家正通过一系列措施来保护和加强传统文化。

从乏人问津到门庭若市,古琴音乐文化取得了巨大成果,但在热闹的背后,也滋生了一些负面因素。从中国音乐学院教学岗位上退休的王耀珠,针对古琴领域的“乱象”进行了分析:“丑学泛滥、过于追求复古、反对表现论、成为被滥用的消费文化……都是乱象的具体表现。可专家学者往往秉持‘君子不言人之恶’的中庸之道,某种程度上造成了批判性的缺失。”

不平则鸣,王耀珠希望音乐学界能正确认识乱象,引导人们趋利避害。“出现乱象也并非坏事,它的到来,必定伴随着旧秩序的破坏和新秩序的建立。”

流行“审丑”正在颠覆传统价值观

乱象的特点之一便是颠覆了传统价值观。这种颠覆体现为丑学泛滥,即丑取代美成为了主要审美观照的对象。

1956 年,全中国弹古琴者尚不足千人;2003年,古琴音乐向联合国教科文申请世界“人类口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获准,曾经的“阳春白雪”逐渐变成“下里巴人”;现如今,中国学古琴的人超过二十万,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一个新的琴社出现,甚至有人戏称弹古琴为新社会“四大俗”之首。

自古以来,古琴的属性被定位在文人音乐,五十年代以来,以往的体制对古琴在提高方面的重视大过对普及重要性的强调,所以现在要提高古琴在民间的地位,也属顺理成章。可问题在于,某些当下盛行的大众审美倾向,对古琴原有的审美造成了一定的颠覆。

现今学琴之人,一部分是把杂音、噪音等非乐音成分当作审美的成分,更有甚者将不和谐、不正常的技术发挥视为“有内容”的代名词,音不准、没节奏,都能找到种种理论进行开脱。

对此,王耀珠表示扼腕叹息:“看过金庸小说的都知道,‘踏雪无痕’才是武术的最高境界。而在音乐中,没有非乐音成分,应是最起码的要求,现在却以追求‘踏雪有痕’为美,令人感到遗憾。”与传统价值观对立的非音乐行为,会导致高失准率,是古琴演奏中致命的弱点。部分从音乐学院毕业的专业古琴乐手,反被当成“非主流”,实在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此外,“不真不善”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当下各种琴社和琴馆林林总总,有些老师就是“半路出家”的速成者,只学半年古琴就敢建琴社、收徒弟。对古琴谱的出处不清楚、不了解,误用曲谱,纰漏百出。

人们的辨别能力还不太够,某些只会一两首曲子的人就敢称家、称大师,导致了“大师满天飞”的现状。“不真”可能是非主观故意性导致的,但“不善”就是主观故意的行为了,把老师的谱子收编到自己的集子里不注明打谱或师承,胡乱编造出身名门,都属于欺师欺世之举。

一味追求复古 陷入形式主义

古琴乱象的另一特点,在于颠覆主流价值观。其显著特征就是只强调原汁原味的继承,反对变化和发展。

2000年之后,古琴成为非遗和世界级国宝。圈内外人士出于好意,把它当博物馆文物一样保护起来,这种一成不变的做法反而削弱了古琴传统的生命力。

《论语》有言:“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解释先人主张,同时加入自我见解,既使传统具有了生命力,也让自己获得了意义——对于古琴而言亦是如此,它所要传承下来的,应该是活的文化。

历史性的集体创作是古琴文化获得生命力的秘诀,保护艺术的关键则在于保护它的生长环境和功能,从现实社会中找到生长点。由于古琴在漫长的历史中都是为神为宫廷的雅乐,造成了今天的一种乱象——反对表现论。今人提倡古琴音乐严肃的一面,无可厚非;而无视古琴的发展历史,只讲求复古,反对古琴音乐走进现当代,就过犹不及了。

若从历史来看,汉代儒家正统典籍《乐记•师乙篇》中就有明确的表现论;东汉末年,古琴典籍也总结出“流文雅”,“妙心察”等观点。这些不是空穴来风,源于孔子提出的诗的“兴、观、群、怨”四大功能。古琴在发展过程中没有抛弃言志与抒怀的功用。

王耀珠坦言,“我非常反对‘以形如槁木为美’的演奏观。王弼曾说‘得意忘象,得象忘言’,音乐就是在语言缺少表现力的时候加入的。古琴演奏应当具有表情。”

如何让古琴走进现当代,这个问题也面临着不少尴尬。曾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表演古琴独奏的陈雷激,于今年上半年观摩了一场学生古琴表演,现场的一幕让他颇为焦虑:“琴桌搬上台之后,摆了个钵头似的香炉,再燃起一根粗壮的线香,演奏者身着汉服坐下后,一抚琴,让人不免摇头。评委们议论道,这到底是弹古琴还是演古琴?”

古琴入门虽易,但精进很难。不了解历史发展与文化内涵,难免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只在门面上装点功夫,无法真正洞悉其精髓。

“急功近利”横行 维护正统亟待坚守操行

乱象层出不穷的背后,也昭示出资本社会对古琴的关注。古琴身价动辄数十万,炒家的介入则让本就不菲的身价愈发水涨船高。部分学琴之人将其当作炫耀风雅的资本,更有购琴之人把其当作挂在墙上的“硬通货”。在商业利益的推动下,“急功近利”之举比比皆是。

古琴在良莠不齐的出版、演出、展览、办会、开馆中时不时现身,经济发展了,人们开始注重形象。门槛低的古琴逐渐被选中,成为时尚。由于缺少标准、没有行规,古琴界沙金竞现,成为一时笑谈。

窘境在前,王耀珠提出心中的应对之策:准确定位并坚守、发展琴学、琴德优先、多元发展。

在她看来,古琴是治世之乐器,如不明就里、不怀揣敬畏之心来对待,无异于焚琴煮鹤、贵物贱用。相关行业协会要对古琴的师资、琴社琴馆的标准和教材进行规范;知识分子具有维护正统的社会责任,在文化定位上要明确古琴“养性、养生、雅乐、言志、世俗、新音乐”的属性;琴人应守护好自己的角色,不随意跨界,秉持自律精神,以正其心。

面对乱象,于窘境中坚守是一种操守。对话古人、自然,研究道德的深刻意义,尚为时不晚。谨记“立德、立功、立言”,才能穿越层层迷雾。

作者:姜方

来源:汇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疯狂的古琴热,失落的古琴魂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