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之悦心

伯牙与钟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诸葛亮在城墙抚琴吓退司马懿,这些关于古琴的故事人们耳熟能详。但时至今日,不少人依然琴筝不分。

对于古琴不同于古筝之处,有人总结道:“古筝悦耳,古琴悦心”。唐代《琴诀》中就讲:“琴为之乐,可以观风教,可以摄心魄,可以辨喜怒,可以悦情思,可以静神虑,可以壮胆勇,可以绝尘俗,可以格鬼神,此琴之善者也。”

在古代士大夫阶层中,修身养性的“琴棋书画”文房四艺里,琴就位列第一。也许正由于古琴独特的“悦心”效果,其生命力历经3000年依然强盛。

古琴音乐曾用于非典

“我们院有一位教授在化疗时,听了我的古琴兼即兴演奏CD上的音乐,感受到了病痛被消减很多。”中央音乐学院李祥霆先生这样说。

不仅如此,在“非典”时期,他的唱片曾被作为“医保用品”用于医护人员,中日友好医院的跟踪调查显示,这些音乐对缓解焦虑、抑郁等都起到了积极作用。而他在美国发行的两张和美国音乐家即兴重奏的唱片,也作为“治疗音乐”销售得很好。

古琴能尽表心境

被问到这种“悦心”效果的原因时,李祥霆先生强调,乐器特性和乐曲内容赋予了古琴卓越的表现力,让其更有艺术感染力。“任何一种艺术都能缓解人们的压力,但古琴所表现的音乐更丰富、更细微、更深入、更有力量。”

从乐器特点来看。首先,音色丰富并且极具对比性的质感,低音古朴深厚,余音绵长不绝,高音则清润明亮,极富穿透力,而其“同音异弦”等特点能更精微细腻地刻画人心。

其次,表现手法丰富,古琴琴曲的节拍多变,让演奏者的心境表达得淋漓尽致;而古琴所特有的“走手音”能使音线轻重疾徐的同时,还有刚柔、方圆、浓淡等变化,给人以趋于意境悠远、神韵无限之感。古琴属中低音区乐器,从人的心理通觉感受来说,更为沉着深切,常常加深了幽远深邃的意境,因此有李白“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的名句。

自己演奏,效果更好

可能是受从事中医的父兄的影响,李祥霆先生认为,古琴曲目对心理减压、情绪平和的作用也讲究“相反相成”,既要有清微淡远,也要有昂扬汹涌。在焦躁不安或是疲劳沮丧时,《平沙落雁》描绘出的沙白风清、云飞天远、雁阵从容的自然景象,让人听之天地一宽。

而同时,时而潺潺、时而汹涌的《流水》,其活力十足的特性也令人明朗超脱。“总体来说,效果虽然随人而异,选什么曲目,什么时候听,听多长时间,都以喜欢、投入为宜,而皆可有助于身心健康。”

而前美国马里兰大学民族音乐研究所所长梁铭越也发现,演奏古琴对身心有独特的作用。首先,自由丰富的演奏方式让演奏者的情感充分宣泄;其次,左右手复合指法有4000种之多,有助于左右大脑半球的均衡发展;再次,演奏者在“感物而形声”时,大脑中表激动的β波会减少,频率更低的α“平静波”或θ“欢乐波”出现,引发肾上腺素的降低和内啡肽的分泌,让人平和愉悦。

最后,对想以古琴音乐平复心情、安静神虑的人,如果只选五曲,李祥霆先生推荐了优美生动的《平沙落雁》、《良宵引》、《鸥鹭忘机》,《梅花三弄》和《渔樵问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古琴之悦心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