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一:我们有“学院”而无“派”

记者:对于你们这一代的琴人,其实是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的。你们所面临的传承问题比什么时候都更严重。你怎么看你们这代人的优势与劣势?

龚一: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探讨。我们这一代人在思维的深度和意志的磨炼上得到了很多锻炼和实践的机会。亲身经历这样一个史无前例,对国家、经济、人的思维,尤其是对文化产生了极大破坏的历史阶段,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深刻的认识。我们都受过正统的教育,所谓的正统就是说我们曾深受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影响。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也在不断思考,最终形成了我们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其次,你看公亮兄是1965年毕业,我是1966年,也就是说我们这代人在学艺时,是非常完整的。后来1967、1968年(毕业的),不是“上山下乡”就是去参加农场劳动,学艺的完整性受到很大影响。我们这批人,学习的基础比较扎实、正规,这也是我们最引以为豪的地方。

我们都毕业于音乐学院,人家笑我们是“学院派”。但严格来说,应该是有“学院”而没有“派”。在学院里,我们既完整地学习了中西方现代和古代的音乐史,也对现代音乐创作、钢琴、技法、民歌戏曲、作品的结构分析和音乐意识。这样的学习有什么好处?它让我们即体会到了古琴同其他乐器的不同,也让我们学到了艺术发展的规律。像我在音乐学院初中四年、本科五年,这九年时间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体系,受益无穷。最后还有一点,是人格人品的培养,这也是大学里很重要的学习内容。当然,在音乐学院的学习,不见得每个人都有我这样的结论。但我想,我跟公亮兄在艺术思维、归纳和结论上,都是基本一致的,这样就更有了知己的感觉。

记者:现代音乐学院对古琴对教学,同传统的师徒学习相比,有什么差别?

龚一:应该这样看,我们从1956年开始在音乐学院设立古琴专业,到现在为止才60年,这60年的专业建设,还不能说是非常完美的。你看西方音乐,从文艺复兴时期到现在,经历了300年。相比之下,我们的教育理念、教育程序、教学内容还在建设中。所以对于已流传了1000多年的古琴艺术,还不敢说建设得非常完整、完美,我们还在探索过程中。

来源:南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龚一:我们有“学院”而无“派”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