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如何入道的?

你是如何入道的?

玉玑子:
你是如何入道的?

还初的回答:

接触道德经之前呢我的精神几度崩溃过,因性格格局等问题经受过很多的自虐,如今想来确实都是自虐而已。那时我刚刚摆脱了纯文学阅读,比较爱看一些有点思想性或实用性的书,心理学社会学职场书都看得津津有味,包括一些乱七八糟总之啥书都看。但是总觉得缺少出路,具体我要什么出路?我一点都不知道。但是精神总有些迫切需要透气的感觉,巨大的莫名的窒息感不断地侵袭我,各种焦虑,沮丧,颓废。我的性格开始变化,我经常很自闭,有时会一整天关手机不接电话不上网,就自己一个人不知道想什么,有时什么也不想,有时流泪。。

有一天晚上,我在想什么或什么也没想,总之突然地就通了,心里面“哗”地就通了,我就很痛快很畅意地哭了一场,许多许多人生中的矛盾刹那间真的是迎刃而解,当时心里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都是感恩,甚至对遇到过的小人也生起了感恩之心。

那些时候我的内心非常地孤独,然而这种孤独和孤单又不同,它非常地独立,独立到不需要任何安慰与陪伴。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有一种孤独它的性质是饱满和强壮的,它完全有别于孤单寂寞的脆弱消极。

当时二十出头,机缘之下,好奇心促使我翻开了道德经。当然了根本看不懂,就是隔靴搔痒,当高级鸡汤来喝的。但是对我很有用,毕竟那是我第一次接触这种书,圣人苦口婆心、铿锵有力,真的有醍醐灌顶的感受。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

我当时就觉得这真是真理,江海之所以壮阔就是因为其善处下,能容各路溪河融汇。而我就甘愿做一只局限在自我情绪中折磨自己的愤青吗,我不愿,那为什么要争?要在意是与非好与坏?不能像江海那样壮大自己?然后呢,我开始信受奉行了,越来越不在意外在的事,住于内在的时间越来越多。

而我却越来越孤独,孤独到对一些事情失去了兴趣,包括与朋友之间谈笑风生,于是废话越来越少,而且说废话有消耗的感觉,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多,越来越喜欢内守。但是又越来越喜悦和平静,时常有一种急于奉献的精神,当时最突出的一点是,分别心越来越弱,弱到后来就没什么分别心了,但是仍然有烦恼,但转头就能放下。

状态有以下:

有段时间是奉献精神,突然有种同体大悲的感受,当时突然想到,慈悲是不是就是这样的?爱每一个生命,爱世界,充满感恩。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发现原来慈悲和善良确实是区别很大的,慈悲的意义更加地幸福和广阔无边。

自然吃素,也不知是因为心境的缘故,还是因为当时看了一个杀戮视频的缘故,总之是开始了自然素食,吃火腿肠也会吐。

没有烦恼,遇到个别事我依然会起情绪,但是一转头就把这事在心里清空了。

没有分别心,不参与外境,遇到各种事,都能置身于外,就像在看别人,而且大部分时候不起烦恼分别,心里如如不动。

强烈的欢喜心,有点精神不正常状态,无法抑制的喜悦之情,大概是也想告诉别人,但是没有合适听众,因为我确定会被当成精神病,所以我最多的状态表现是沉默。

有朋友约一起出去玩,当时空闲就走一趟吧,结果觉得什么都不想说,心里也没有任何杂念,感觉说话累,就提前跟人打了招呼,不想说话只当听众,然而当听众也是若即若离似听非听。还有朋友说我没有小姑娘的小性子,有个有些神道的朋友看我照片说我骨相开了。

毕竟亲身实践体验,颠覆了过去的那个狭窄的自我,世界观从此天翻地覆。什么是迷信?什么又是不迷信?以前我以为什么都是迷信,的确那时才是住在迷信中的。浑浑噩噩,醉生梦死。以上个别细节记的模糊,甚至次序可能也有混乱。

后来我由坛经里面看到【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不二之性,非善非不善。不思善不思恶。心量广大犹如虚空。来去自由心体无滞。若无尘劳智慧常现。于一切法不取不舍,见一切法心不染着,念念不住即无缚也。以无住为本。六根虽有见闻觉知,不染万境,而真性常自在。能善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等等,巨大的共鸣感使我狂喜不已。原来如此。

以上是入道因缘,并非开悟,亲身体会了一番住于母体“道”的风景,这一次体验前后时间大约快一年,而后还有些内在能量状态微弱地持续了好几年,遭遇人生转折,被尘劳扼杀在摇篮里。后来又开始修行,处于玩意识状态,其实也不值一提。

遇到好几个有相似经历的道友,有一位联系上后首先问我是不是也死过。有一位正住于母体状态的姑娘告诉我,她在之前精神崩溃过。还有一位是抑郁症,说当时想自杀,相识使人兴奋,他说他一直在找同类。还有的靠觉醒治好了抑郁症,达到了初禅。知乎上也有一位也是靠修行治好了抑郁症,到处推广。。我是觉得,许多人果然是要先挂了才能重生。我也挂过,所以深知,但是不能挂多了,要是挂多了没准真挂了呢。

我曾跟正在体验中每天都很欢喜无烦恼的姑娘说,什么都不管继续守下去,如果让烦恼趁虚而入,那么真的会体验到火烧功德林是个怎么回事,内在能量真如有眼的气球一般慢慢地慢慢地漏气和瘪下去,每一次漏气都非常敏感和无力。

然而守什么呢,本来就在自然中自由自在,顺其自然吧,若即若离,不即不离。真羡慕你们,我也在等待破土重生。

可能写得有点乱,脑子用多了迷糊。总是要费脑子,这一篇就先这样吧,有时间精力了再写后续。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自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你是如何入道的?

赞 (3)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