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死亡观

我的死亡观

我从小就很怕死,几岁的时候就开始怕死,那时还是受断灭观念影响,认为死后啥都没有了,尽是死灰与虚无,像一粒没有感觉的尘埃,再也无法感知一切了。

仿佛能体会那种虚无感,死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它能吞噬一切希望与生机,那时这种观点使我经常焦虑不安,并因此认为生命极其宝贵,我不仅恐惧失去亲人,就连鸡鱼虾蟹小鸟,我为每一个生命的彻底失去而歇斯底里地痛苦,小时候一直特别怕过节,一到过节就总做噩梦,梦境里尽是被关押在笼子里面待宰杀的各种动物,在那种梦里,如同现实一样的感受,我能够体会着它们的惊恐和绝望。

后来我在旁观大人交谈的时候,心里有些自己的念头,然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为什么是我?可我甚至连这个问题都无法用语言描述清楚。

我自认为在感知着一个“我”,而这个被感知着的“我”仿佛又不是我,可是我在体会着这个“我”的一切,我认为这个“我”很自私,这个“我”经常只从自己的感受经验角度为出发点,“我”仿佛是不知从哪里分裂出来的一个小自私鬼,“我”存在得很莫名其妙。

我思考这个问题思考得很辛苦,甚至尝试了各种角度,比如在旁观别人说话的时候,我把自己代入别人,把别人代入自己,试图寻找我为什么只是“我”的真相。后来我很严肃地问大人,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感受到的不是别人,而偏偏是分离、自私的这个“我”。当然大人只觉得好笑,我似乎就差一层窗户纸就能想明白,其实我们本质都是一体,“我”的确是因妄想私欲而分离出来的,但当时这个思路始终无法清澈起来。

后来忙于上学和看一些世俗书籍,但心路异常坎坷,导致每天都如行尸走肉,我时常痛苦得麻木不仁,也放弃了对自由的追逐,忘记了怕死,也很少再思考这类的问题。

后来机缘到了发生了之前写过的心境体验,这种超出正常人类的精神体验,我也是前所未有,第一次知道高境界它是存在的,原来人的境界确实有远远超出正常范围的,那么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世界观刷新了,我的认知开始苏醒。

虽然体验了内在的风景,却在寻找真相的路上滞留了一些时光,一路乱花迷眼反离了天性,失了功夫定力,但是机缘又到了,转了一圈越转越远不对劲恍然大悟又转出来了。

这些年的每一步历程都各有不同程度的辛苦,方能使我认知了天命,真的很有意思也很没意思,为什么说有意思呢,漫长的幼年少年青年中年,我就那么一直非常严肃认真郑重地“亲身”沉浸在里头,突然有一天回头一看,我靠,这居然是本写好的剧本。为什么说没意思呢,因为我觉得“造物主”太会玩了太无聊了,它为我规划的这个山路十八弯的轨迹确实煞费苦心,辛苦了!当然它为很多生命都规划了山路十八弯,但幸好它还为我设计了“及早醒悟”这个路线。

说说滞留时期的死亡观,这时已经不怕断灭之死了,因为知道并确定死亡不是结束,但是新生了另外的恐惧,那就是无休无止的轮回新生,这意味着要重新上十几年的学,做自己不喜欢的事,长一对冬天比冰还冷的汗脚,遇到揍学生的暴力鬼老湿,在每天的争吵中长大,被所有的一切条条框框捆缚住自由。我十岁的时候就数次提出分家的事,我想另起炉灶自己过日子,而我整个童年也都在幻想着独自一人去住山洞,刮风的时候希望被西游记里的妖怪刮跑。强烈地渴求自由,而其实不懂真正的自由是什么。

后来亲人的离世使我感受到了无常之痛,并生起了强烈的出离心,不愿再来了,所以这时反而觉得生命的断灭是一种恩典和解脱,如果断灭是真的多好,那么死亡就是真正的安息,何必太在意活着的几十年呢,我发现断灭论反而使人豁达。但因为确定只要有妄念,生死便无休无止,而又坠入了这一个修行的执着中。

时间问题,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我的死亡观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