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垢不净

小时候几乎每天都要不停地看书,不然心里就空虚不已。

从不到十岁起,就开始想起未来要结婚生子如我的祖辈一样生生死死地相续,便瞬间生无可恋,万念俱灰,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每一次这种状态都要持续好久,我会孤独地呆立在这种绝望的心境里。

我不想一生都为此匆忙,每个人都像扣在一个相同的模子里,带着自以为的个性茫然无我, 我自小就不知道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是的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也不想尝试。

我时常思考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会这样地自私,只能想我所想而不能兼顾别人,这样的绝望与孤独,从我不到十岁一直持续到二十多岁。

岁月流年,我一向没有抗争,更从不奢望,一直顺流而下,从未给自己留后路。

从未想过结婚,也无法深爱谁,然而我还是结婚了,与一个对我最执着的奇葩同类,手牵手去领了证,仅此而已。

领证的那天遇到了一位流浪的老年人,他的那种善良坚韧的傲骨打动了我,也激活了我沉睡的良知,在之后的多少天里我一直为他担心,他还会待在那里吗,下雨的时候要不要给他送伞,天冷了你有棉衣吗。

那天夜里我的伴非要吃烧烤喝酒,我在沉默中只吃了一个饼。因为我心里十分难过,我吃这一顿烧烤会是他多少天的饭钱,需要他捡多少个矿泉水瓶子。

流浪叔叔成为了我那天一个重要的标签。

总归,也是嫁人了,堵住了悠悠众口。

难过的时候贴近了取暖,生病的时候互相喂粥倒水,江水岸上对对子,饭桌沿边谈诗画,夜幕下上山喝酒,醉倚石桥,以天地为铺盖。

爱好太多生活太忙,我们几乎没有多少情欲的干扰,如果没有外来的风雨,这样的生活让我们十分安心,亦觉美丽。

我多次想到以后死亡的事,倘若不幸重疾,决不苟延残喘,而且火化是必要的,避免与大地互相污染。

至于撒掉或筑坟倒不重要,除非我确定我需要那种供奉。

一生里多少次美好如昙花一现,多少种不堪如昨日黄花,回首亦是也无风雨也无晴。

我从普通哲学里感到了没有出路,遂研究宗教,痴迷宗教数年后发现,宗教亦是被层层包裹地华丽的衣裳。

原来它一直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不增不减。那么,还要流连那小资一样的衣裳做甚么,除了小资一无是处,离道甚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不垢不净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