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心为不为

降心为不为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 文/还初

之前我也知道,它在自己身上,但我会借助工具(心经)来拭尘,不停地拭又不停地落。我自认为不执着于宗教,却依赖工具,实际上确实也是种执着。离现在的清透,差了一整层。它不垢不净,只要守着就好~ (秋风落叶乱为堆, 扫去还来千百回。 一笑罢休闲处坐, 任他着地自成灰。南怀瑾。)

灵气的确是会耗光的,宗教,生活,琐事,都会让人的灵性在不知觉中生锈,变得庸俗与复杂,不再清透。自然才是灵气,它本来就不需要任何的规矩,有了规矩瞬间落下品。

宝藏在自己身上,不在外面。连工具也不要执着。利用好宝藏,可反客为主对工具运用自如。不过当下还是要守住这个宝藏,等它开化,然后才能自然而然放下。我有明珠一颗,守得它净“定”会来。 找到过它,感受过它,我才懂。

金刚经:降伏其心。

百字铭:养气忘言守,降心为不为。
【先天之气,历万劫而不坏;后天之气,随幻身而有无。凡修行者,先须养气。养气之法,在乎忘言守一。忘言则气不散,守一则神不出。诀曰:缄舌静,抱神定。 凡人之心,动荡不已。修行人心欲人静,贵乎制伏两眼。眼者心之门户,须要垂帘塞兑。一切事体,以心为剑,想世事无益于我,火烈顿除,莫去贪着。诀云,以眼视鼻,以鼻视脐,上下相顾,心点相依,着意玄关,便可降伏思虑。 】
【真心益人性命,假心伤人性命。降心者,降其人心之假也。然降人心,非是守心空心,亦非是强制定心,须要顺其自然。悟真云:顺其所欲,渐次导之。只此二语,便是降心妙诀。故曰降心为不为。曰为者,心必降也;曰不为者,不强降也。降而不降,不降而降,有用用中无用,无功功里施功矣。】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友:和老子对决你一定找不到下手处。
还初:老子就是天然灵气的本身,纯天然没有瑕疵,你怎么找漏洞。

友:即便顽空也是成就的一个阶段,必然的一个阶段,一个台阶,很多人没有机会顽空。
还初:曾有个状态,发你看看是不是顽空。我那时有一个不想说废话的原因是,感觉和身边人不在一个频道上。明白吧,感觉能和他们交流的话都没有意义。而我自己的话他们也理解不了。
友看后:那是二禅的境界,不是顽空。亲身经历过才能明白,亲证以后才有力量。知道我为什么老说废话了么,不说废话不礼貌,所以说废话是个很好的方式,和人交往是很消耗的,和人争执是更消耗的,而说废话是更巧妙保存元气的方式。
还初: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懂了,一直讥讽佛教徒废话多。你说了我不可能不理解。我正是因为多年前瞎碰到了这个二禅,所以才开始对佛道起了兴趣。
友:停留在兴趣上没有力量。我的东西都是自己实证的。所以没学啥也可以说废话。要想禅定必须把生活琐事看淡了,四禅八定以后才能进去智慧修,说废话都可以修的。

还初:那时我就是这种情况,喜欢走路看众生相,内心不动摇。一直守着个东西,它一直在,非常安稳平静和深沉。说在哪里吧,大概也有位置,就沉在心的部位。
友:长期守着就是顽空,顽空以后才可以进步。
还初:顽空怎么突破,我怎么感觉顽空是个死胡同呢。
友:问题就在这里,呆若木鸡,守株待兔,没希望也守。
还初:不管不顾?
友:对。

还初:那等我能再进二禅的时候再说吧。你说为什么我会突然碰上二禅?我自己都不信?
友:时间久了清净深了,生命自然会给你消息。不能说了,再说我就说真话了。不是我吝啬,是你听不到心里。因为我说的真话你不会相信,你一听还是废话。废话真话一个样,不真不废。
还初:不过我觉得是看道德经看的,突然通达一些世事道理,心胸开阔了。但说无妨。

还初:我当时还有一个我执,在懊恼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感觉这样太死气沉沉了。毕竟那时不懂修行,突然这样,确实有点为自己烦恼。
友:可惜碰到的是二禅,如果当时能碰到四禅,当年你就在海边了。那个烦恼就会造成现在生活琐事的障碍,一个人是个系统整体。八定以后还有维细烦恼呢。二禅喜悦,喜乐都舍了才能进入一心不乱的禅定。
还初:原来如此,当时就是喜乐,狂喜,有点抑制不住的狂喜。
友:难得你信我一次,其实我也是瞎说。这些年不都是瞎说么。我给你说真话吧,要想真正成就,就不要学这些了。要想帮人解脱,边学边总结。自己解脱了自然能随缘帮人。
还初:你说得对,但如果不用工具就能成就,我自然不愿意学。没能力帮人解脱,就想自己解脱。要不他们说你不像佛教徒呢,还劝我不要学这些,我竟觉得十分有理。如果能像某年那样,突然通透到二禅,那样确实不用实际学习什么经。保持清净心,自然会开花对吧,但问题是保持不了,得有工具。 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自然而然嘛,它本来就自然,就让它自然,不被外境所染。

还初:拜佛经书咒语甚至打坐都是工具,而其实不用工具也可以的,身边万物皆可为工具。
友:还以为我是顽空么。
还初:其实真的简单,简单到让人流泪。吃饭喝水也是工具。
友:把工具舍下了才能更自如地运用工具了。
还初:舍下了为何还需要运用工具?这个工具指吃饭喝水可以,指经书就不通了。哎!!懂了!!!慧能大师不就是这样运用工具的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主要因为我聪明,你话少,我自己来悟,你要多说点话,我就不用熬夜到现在。
友:我说的少么,说的多了,你就不会这么多的收获了。

还初:懂了,工具其实也禁锢灵性,的确如此的确如此。所以还是要反客为主,以灵性来运用工具,而不是利用工具维持灵性。宝藏在自己身上,的确如此啊,通透了许多。
友:什么时候读懂自己的经了,佛经自然明白了。是不是和刚开始的废话一样?
还初:是一样,你牛币咧!
友:关键不在说明白,而是听不明白。
还初:和我这种非教徒说话,你是不是才会有点成就感?
友:是,我也很高兴。
还初:和别人聊天,别人觉得我不通透,就只会讥讽,还是你有智慧。
友:能忍受你十年的污蔑,正是看到了你的现在。这种成就才是你真正可贵的财富。

还初:但还没有成就,仅心里通透而已,就只如知道了一个道理。
友:四禅以后进步就快了。
还初:你过四禅了没。
友:至少过了废话禅。明白了就要坚定地守下去,守到阳光雨露来。是清净地守啊,不能苦守。了生死,不是好好生,也不是安心地死,而是对生死的不挂碍,不执着,再深一层,就是对生灭的不沾染。
还初:明白是明白,做不做得到是一回事。
友:关键就是要做到,即亲身实证。业缘如此,不必太多的记挂,也没什么用。看你郁闷执着这么多年,我也心疼。业缘如此,没有办法。我也是烦恼缠身,只不过不染内心。自己的生死都要看淡,而把别人的安危如临大敌,也是一大障碍。听起来无情冷酷,却是成就路上的必然,这是另一层境界,回头再聊。做梦参悟吧,都是梦幻游戏。


以下:
很长一段时间,莫名地每天满满的满足与幸福感,不是个体那种幸福,而是一种对生命的感恩和喜欢奉献,就是感觉只要活着就是一种非常美好的事也更无他求了,感觉有一种狂喜,对绝对是狂喜(就是奥修说的那种狂喜,但很多人对奥修有偏见,这个在此不论,只是说明一下,就是他讲的那种状态),那种状态太美妙了,绝对超出正常人的感受,内心里有一股不知名的喜悦的觉受,抑制不住的很强烈的幸福感,我自己也从来没有这种状态过,喜欢所有的人,想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谁带给我的任何伤害或诽谤我都觉得是小事一点都不介意,安详并不停地喜悦着,不停的喜悦,无法抑制的喜悦,具体描述只能用这些词了,想不到还有别的词可以形容,极大的幸福感,不是饿了有食物的幸福,也不是人伦中得到的那种个人小幸福,比这些都强烈而且广阔多了。

内心喜悦,充满同体大悲的感受,外界好坏都影响不了我的心境,很想帮助别人,没有什么分别心,而且突然变得特别会感恩,但虽然如此,那段时间我却并不怎么爱说话,不知道为什么,说话就感觉都是废话,一点废话都不想讲,听别人说话一点不往心里去,还导致朋友误会。幸福感感觉是无边的,也没有私心的,而且每天不间断持续的。 因为虽然突然这样,但我那时不懂,所以没有刻意注意什么,开始还以为是正常的性格变了而已,所以究竟持续了几个月也记不清了,大约半年多不到一年。慢慢的这种感觉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消失了,变成了和以前一样的正常人。(那时未接触佛法道法这些)

后来看坛经,看到内心如如不动,感觉非常有共鸣,熟悉的感觉,因为亲身经历过,亲身感受过,所以看到这些话真的是深以为真理。 —— 还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降心为不为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