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攖甯先生語錄

陳攖甯先生語錄

道家南北兩派各走極端,而實行皆有困難,其勢不能普及。惟有陳希夷、邵康節一派,最便於學者。黃元吉先生所講,即是此派,亦即頓所私淑而樂為介紹者。
天元丹法證明“先天一炁從虛無中來”之語決非欺人者,但其入手法門亦有上中下三等,故見效之快慢、用功之巧拙,遂由此而分。伍柳一派不是上乘,惟李清庵、陳虛白、黃元吉諸公庶幾近之。

“守中抱一,心息相依”,這是陳希夷派的要旨。–所謂“抱一”者,即心息相依、神氣合一而不分離也。所謂“守中”者,即神氣合一之後,渾然大定于中宮,複還未有天地以前混沌之狀態也。此乃最上乘丹法,有利而無弊。

此派最要緊的,就是“玄關一竅”。 “玄關一竅”者,既不在印堂、眉間,亦不在心之下腎之上,更非臍下一寸三分;執著肉體在內搜求,不過腦髓、筋骨、血脈、五臟、六腑,穢濁渣滓之物,固屬非是;離開肉體在外摸索,又等於捕風捉影、水月鏡花,結果亦毫無效驗。總之,著相著空,皆非道器。學者苟能于內外相感、天人合發處求之,則庶幾矣。此乃實語,非喻言也。

學者果能將玄竅之理論一一貫通,玄竅之工夫般般實驗,何患不能縮天地於壺中,運陰陽於掌上?功成證果,可與三清元始並駕齊肩,豈區區玉液、金液、長生、屍解之說所能盡其量哉?

造化弄人,要人有生有死,有死有生。而修道者偏要長生不死,或永死不生,以與造化相抗。設若你沒有超群的毅力、絕頂的聰明、深宏的德量,結果定歸失敗。
大修行人先須看淡世情,自立真志,刻刻以“生死”二字放在心頭,方於大事有濟。如沾皮帶骨,一心想學道,一心又想成家,此則呂祖所笑為“貪癡漢”者也。

讀者諸君若有大志者,不妨先下一番研究工夫,把這條路認識清楚,然後再講實行的方法。
讀書明理為最要,不可先求法子。俟書理透徹之後,法子一說便知。

學仙的人若專求口訣,不肯讀書,就等於是走方郎中一樣。自古沒有不讀書的神仙。幸勿貪捷徑,免誤大事。
再者,除讀書而外,尤須立德立品。如果品學兼優,更遇機緣湊合,則所得者必是上上等法子;若品德雖好而學問不足者,則所得者當是上中等法子;若學問雖好而品德欠缺,此種人只能學普通法子;若品學俱無者,此種人對於仙道可謂無緣,縱然勉強要學,只好學一點旁門小術、江湖口訣而已。

道非德不成,德非道不至。德有內功,有外功,有陰功,皆不可少。何謂內功?變化氣質,磨煉心性,克己復禮,踐形惟肖是也。何謂外功?邀集善友,恤患救災,不避譭謗,不辭勞苦,印刷善書,及夫修橋、補路、造船、育嬰、施藥、掩墳,一切有益人世之事皆是。人生在世,做得一場算一場,各盡其心力而為之,庶不至寶山空回。《中庸》雲:“苟不至德,至道不凝。”《悟真篇》雲:“大藥修之有易難,也知由我亦由天。若非積行修陰德,動有群魔作障緣。”

《莊子·在宥篇》引廣成子教黃帝之言曰:“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極,昏昏默默。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靜必清。無勞汝形,無搖汝精,乃可以長生。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心無所知,汝神將守形,形乃長生。慎汝內,閉汝外,多知為敗。我為汝遂於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陽之原也;為汝入於窈冥之門矣,至彼至陰之原也。天地有官,陰陽有藏,慎守汝身,物將自壯。我守其一,以處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歲矣,吾形未嘗衰。”

圓頓按:這段文章將長生不死的道理和盤托出,玄妙無倫。凡後世丹經所言煉己、築基、周天、火候之說,無不在此。黃帝為道家之祖,而廣成子又是黃帝之師,其言如此顯露、如此切實,奈何後世學道者不於此尋一個出路,反去東摸西撞、七扯八拉,真所謂盲人騎瞎馬,愈來愈錯,越弄越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陳攖甯先生語錄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