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有雪

农历腊月十五。

天月如灯照亮了所有的角落。

我一向是不觉岁月深浅的,只是不知不觉地便到了如今。

这些年仅仿若洞中几日,似漫长却只晃眼,而世上十载已过,身心皆在游离,在颠沛流离中体尽无常变化。

大前年在春季时节,我历经转折已散尽所有之前聚积的能量。秋冬之际已瘦衰到不忍对镜,来年立春时,我恢复了大半,决心历境不住,重新恢复凝聚的状态。

而前年的夏天,是我最煎熬的一个夏天之一,煎熬到我时常逼自己去加班一夜一夜地不睡,或是夜半醒来心痛到无以复加无奈只得以妄寻妄至天明,而天亮后事件又排得满满当当,孤独与疼痛如影随形沉甸甸挂着,刚强与柔软交织着刺伤,时刻奔涌,无止无歇,就这样本人身心彻底地垮了下来。

冬季时,有一天我在外面,突然地,我真切地感受到我正置身于科幻(梦幻)的世界,一时之间,看什么都很真实又很虚幻,在真幻之间,我历数我幼稚的人生中能够记得的一件一件的事件,它们特别地真实,真实到我用了那么多年去认真地沉浸,然而又特别地扯淡,扯淡到我终于觉得滑天下之大稽了。

大年,依旧难过,依旧如同每一次的煎熬,撕裂与揪扯像炼狱般张牙舞爪,仿佛定要将我散成碎片化成灰烬。但此时,我已逐渐开始生定,无意义的伤痛也越来越浅。

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朝有雪

赞 (5)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