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狐绥绥

无端狂笑无端哭,纵有欢肠已似冰。

我做过一个梦,很完整的一个故事。醒了后有些悲伤。

旧时代我嫁入一个大家族,后来男主娶了个小妾。我吃她的醋,无数次问男主,在他心目中谁更重,他却说谁也不能代替谁。

而她,会唱戏,厨艺也好,对我也好。

她总是默默地去为我们做一些好吃的,离开我们。我就以为她是黯然神伤对我吃醋,后来才知道她是对男的吃醋。

梦中我的长相不是现在的样子,我比较机灵,她就比较温婉温柔,她是一位温顺的淑女。

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的一幕,是我们在一起荡秋千的背影。

最后我躲在一座古楼上,看她在下面的楼层唱歌,下面也有很多的人在看,还有一群似乎跟我们有仇的人在追我们。然后她唱完后,就纵身一跃。她给我留了一封信,然后我知道了她心中的人是我。

她好像还有一个儿子,经历也很坎坷。她留下了一个儿子,大概在梦里那个世界里,我会照顾她的儿子吧。

她个子比我高,比我丰腴些,比我温柔,好温柔啊,而且总是那么大方,说话也很淑女。其实最后是有一群人在追我们,我们逃无可逃,她跳楼大概是为了保护我。

我爬到了最顶层,古楼其实没有几层的,三四层或四五层吧,透过低矮阁楼的小窗子我看到她在中间部分的墙上在唱曲,我看到她纵身一跃,众皆哗然。确实是我们不是一个风格的,大概的确谁也代替不了谁吧。

芳草知谁种,缘阶已数丛。无心与时竞,何苦绿匆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有狐绥绥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