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还是神仙种,哪有凡夫能作仙!

道人须知,存心有天知

果真是有道心的人,各路祖师抢还来不及,岂至不遇。

有人说寻访真师难,其实师父找弟子,比弟子找师父,更切十倍。世外仙人观世界无一处不在眼前,时时都在关注和等待根性成熟的人。遇不到真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考试不能过关,道心不坚。功夫永远不会失传,永远不必担心遇不到真师,有一句东西方谚语是:“当学生准备好时,老师就会出现”。

如吕祖四十而遇钟离,五十而得闻至道;张祖六十而始抛家访道,七十而得火龙授诀。以此观之,只怕不肯一心向道,那怕年纪之已老耶!吾道有云:凡人不怕不年轻,只怕向道不心诚。诸子际此良缘,一个个努力前进,不怕难,不辞苦,惟有矢志于道德之场,潜心于功行之地,难道天上神仙尽属痴聋而不见不闻者乎?只怕人不肯用心耳,莫患天神之不默护提携也。纵今日不得为仙,然仙道已历其阶;若使转世为人,难道天神岂肯舍尔而他求哉?所以古人云:“神仙还是神仙种,哪有凡夫能作仙”者,此也。

——黄元吉前辈诲(与张三丰祖师同为火龙真人弟子)

天上神仙原最喜交结朋友,同游同宿,此倡彼和,杯酒往来,诗歌赠答,与人一般无二。只缘世上少个与他志同道合的,他只得兀兀地住在天上,或隐山林,不肯出来。你若是真能做虚心实腹,与他志同道合,两心相印,话必投机,他必然飞跑至你家里,与你做个莫逆之友,非惟你不舍他,他亦不能舍你,保你丹成行满,携手同登,何乐如之!是故求仙不必外求,总在自己心上校勘。道不可以言求,亦不可以知取,须随事证盟,随事勘验,积有功行,天神从之,非惟丹成,法亦灵矣。

道考正如达摩所言: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决没有随随便便传法的前辈。非故意为难,过不了道考,祖师不敢传。张紫阳真人起初三次传道给德行不过关的人,以致三遭天谴。

还有一个原因:在修炼入后期阶段,稍有贪嗔慢的习气念头,小则功夫归零,大则性命难保。如黄元吉真人所言:卑以下人,谦以自待,方能至诚无息,不动凡火而成金丹. 未得丹时,虚静之心待之,既得丹后,以柔和之意养之,此要诀之要诀,要必本于谦和退让,稍有自矜自强之心,小则倾丹,大则殒命。所以至少要扫得六七分习气,才能入道修学。

钟离权十考吕洞宾

吕岩字洞宾,唐代浦州永乐县人,号纯阳子。当他还是婴儿的时候,禅宗马祖看到他说:“这孩子体貌骨相不同凡人,将来定是遨游世外的人。以后‘遇庐则居,见钟则扣’,留心记住这两句话。”(“庐”暗指庐山,“钟”暗指钟离权,即云房先生)以后,洞宾游庐山遇到火龙真人,传授他天遁剑法。

唐会昌年时,洞宾参加了两次进士科举考试,都失败了。他六十四岁时在长安酒店里见到一位道士,头裹青巾,身空白袍,在酒家墙壁上题写了一首绝句:“坐卧常携酒一壶,不教双眼识皇都。乾坤许大无名姓,疏散人间一丈夫。”洞宾因此人的样子古怪,诗句意思飘逸不羁,感到惊奇。于是上前施礼,问道士的名姓。那人说:“我就是云房先生。住在终南山鹤岭,你愿随我去游四方吗?”洞宾没有回答。

云房先生就与他同住在一家店里,云房先生亲自为他烧火做饭。洞宾一下子躺在床上睡着了。他梦见自己凭举子的身份上京参加考试,结果状元及第。于是踏入官场,从郎官做起,逐次被提升为大夫、学士、舍人以及所有朝上有名声有地位的官职。娶了两位富贵人家的女子为妻,生了儿子,儿子也早已成亲,就这样过了四十年,后来又做了十年宰相,名威权重,灸手可热。但偶然犯有大罪,被抄没家产,妻离子散,自己被放逐到岭外边野荒凉的地方,孑然一身,骑马走在风雪之中,他正要长叹一声,恍惚之间就醒了。而这时火上煮的饭还没有熟。只见云房先生微笑吟诗说:“黄梁犹未熟,一梦到华胥。”洞宾惊奇地说:“先生您已经知道了我的梦吗?”先生说:“你刚才在梦中梦到了种种荣华富贵,也梦见种种失意贫贱,梦中的五十年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获得并不值得欢喜,丧失也不值得悲伤。世上有一种最根本的觉悟,有了这种觉悟就会明白人生不过是大梦一场。”

听了先生的话,洞宾有所感悟,于是向先生下拜,求先生教给他度世超生的仙术。先生试探洞宾,故意说:“你的仙骨还没有修成,要度世超生,还需要几世的修行才成。”说罢,先生离去。从此吕洞宾丢开儒家经学而隐居修炼。云房先生开始了他对吕洞宾的十次考验。

昔纯阳吕祖跟着钟离老祖学道,老祖以锦帛裹一物,重有数十觔,使纯阳负之。背负三年,两膀磨穿,毫无怨言,一旦老祖命纯阳启裹视之,乃石也,纯阳亦不嗔恨。

老祖曰:「虽是顽石可点成金也,不枉你背了三年。」说罢,用手一指,那块顽石变成黄金。

向纯阳曰:「我将此点石成金之法传你如何?」

纯阳问老祖曰:「化石为金可保永无更变否?」

钟离老祖曰:「所点之金与真金不同,其金始终如一,所点之金五百年后,仍变为石。」

纯阳吕祖便向老祖辞曰:「如是则弟子不愿学也。此术兴利于五百年前,遗害于五百年后,岂不误了五百年后之人,故不愿学也。」

钟离老祖叹曰:「子之道念我不及也,证果当在我之上。」

第一场考试

洞宾自外远归,忽见家人皆病死,洞宾心无悔恨,但厚备葬具而已。须臾,死者皆醒,无恙。洞宾视家人死而不动声色,莫非无人性感情乎?非也!洞宾已悟大道,生死无非一幻梦,生死有命,大丈夫视死如归,亲人离魂,自有去路,莫非因缘已尽,但尽礼以葬,何能怨尤?但事生前,生而顺,死而安生死何足惧!生能修善,死为善仙,故洞宾洞视世情,知为一幻梦,故能处变不惊,庄敬自强。众生以情爱难割,凡体难舍,痛苦不堪,生也苦,死也苦,不值得!应学洞宾,置生死于度外,但求无愧于心而已矣。

第二场考试

洞宾卖货于市场,议定其价后,买者突然反脸,只愿付其半价,洞宾无所争,照卖其货,洞宾不为得失扰心,俗人遇此,不争得面红耳赤,绝不干休甚而酿成凶杀命案。此试用意在劝人不可患得患失,须放下心。商场之借贷,常发生信用问题,当然财物以不乱借为原则,一旦发生纠纷,则须看淡一些,吃亏赔钱,不要想不开,甚而致病寻短,真是不值得!

第三场考试

洞宾元旦出门,遇乞丐倚门求施,于是洞宾即施与财物,而丐者索取不厌,且加恶语对骂,洞宾再三笑谢。此试人布施,忍辱之心。如果给钱还要挨骂,早就忍受不了,可见你的道行比洞宾差那么多,这科不及格!

第四场考试

洞宾牧羊山中,遇一饿虎,奔逐羊群,洞宾以己身挡之,虎迺释而去。此试为考人有否牺牲精神,为救羊命而舍身,恐怕世人做不到,然而应该不杀生,救物命,吃素修行,也会感动饥虎不吃肉的!

第五场考试

洞宾居山中草舍读书,一女容华绝世光艳照人,自言归家迷路,借此少憩,既而百般调弄,美色引诱,洞宾不为所动!因世人无色即用尽心机引诱女色,况美色自动现前,岂能把持得住。要成为天上客,不会在仙女面前失态,须炼此定静工夫。世人尽堕在色坑中,没有几人爬得上来,还想爬到天上,痴心妄想。

第六场考试

洞宾一日外出,及归,家财尽为盗劫尽,洞宾了无愠色,躬耕自给,忽锄下见金条数十片,急速掩埋之,一无所取。贪念一起,魔障即至。贪财色为人之通病,吕祖失金,面无愠色、心无悲观,锄下见金,意无贪念欢喜之心,自认非我劳力所赚,故不取之。世人喜好贪小便宜者,该惭愧矣。修道人戒贪,不为财色所动,才能与仙佛为伍。

第七场考试

洞宾遇卖铜器者,买之,回家一看,皆为金器。即访问卖主,还之。此试贪也。购买黄铜变金,世人定欣喜若狂,谢天谢地,感谢那个傻瓜,岂有归还之理?不义之财勿取,君子切记之!

第八场考试

有疯狂道士,街上卖药,自言服者立死,再世可以得道,洞宾买之,道土曰∶速准备后事可也。洞宾不畏服之,平安无恙。莫非洞宾好道成迷,不畏死乎?非也,洞宾求道心切,视死如生,心知道士狂言,必有天机,故敢一试。再者寓言∶人心一死,道心立生。死者,乃贪嗔痴之毒念,恶身也。

第九场考试

一日,河水泛滥成灾,洞宾与众共涉,至中流,风涛掀涌,众皆畏惧惊叫,洞宾端坐不动。此试人之定力也。修道须有冷静头脑,坚定信念,遇到狂风暴雨打击,不动心性,能忍自安,否则脚步一乱,惊涛骇浪,会立刻将你冲走!世人慎之。

第十场考试

洞宾独坐一室,忽见奇形怪状鬼魅无数,有欲击者,有欲杀者,洞宾毫无所惧,忽闻空中一叱喝声,鬼神皆不复见,一人抚掌大笑,即其师汉钟离也。师曰∶吾十试,子皆无所动,必得道矣!此试勿作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洞宾心正无邪,见鬼魅来侵,自认若有冤欠,要命尽管索去,我这世此心已无他念,正气浩然,不畏鬼神矣!世人面对鬼神,如有惭愧心,恐惧心,则道德未圆满,功行不足,宜加紧用功,还去冤欠,则鬼神为友,仙道为伴,三界十方,任我遨游矣。

张道陵七试赵升

世人开口说神仙,眼见何人上九天?不是仙家尽虚妄,从来难得道心坚。张道陵真人法力广大,但徒弟中只有王长一人,私得其传。其余弟子纷纷议论,尽疑真人偏向,有吝法之心。真人曰:“尔辈俗气未除,安能遗世?明年正月七日午时,有一人从东方来,方面短身,貂裘锦袄,此乃真正道中之人,不弱于王长也。”诸弟子闻言,半疑不信。到来年正月初七日,当正午,真人对王长说:“你的师弟来了,可使人如此如此。”私下教他如何折磨欺辱来人。

王长领了法旨,步出山门,望东而看,果见一人来至,衣服状貌,一如真人所言。王长私下对诸弟子曰:“吾师将传法于此人,若来时,切莫与他通信;更加辱骂,不容他入门,这样他就会自动离开了。”诸弟子相顾,觉得是个好办法。那人到门,自称姓赵,名升,吴郡人氏,慕真人道法高妙,特来拜谒。诸弟子回言:“吾师出游去了,不敢擅留。”赵升拱立伺候,众人四散走开了。到晚,闭门不纳。赵升只好露宿于门外。

第二天,大家开门看时,赵升依前拱立,求见师长。大家劝说:“我们师父很小气的,我们服侍他数十年,都没有丝毫秘诀传授,想你来了又能怎样呢?”赵回复说:“传与不传,惟凭师长。但可怜我远?而来,只愿一见,以慰平生仰慕耳。”诸弟子又说:“你如果硬要见,那也由你,只师父确实不在此。我们哪里知道他何日还山?你就别再痴等了,有误前程。” 赵升说:“我来这里,确实出于积诚。如果真人十日不归,愿等十日;百日不来,愿等百日。”

第一场考试

众人见赵升连住几天,并不转身,愈加厌恶。渐渐出言侮慢,以后竟把作乞儿看待,恶言辱骂。赵升愈加和悦,全然不计较。每日,只于午前往村中买一餐,吃完便来门前伺候。晚上,众人不容进门,就只好在阶前露宿,如此四十余日。诸弟子私下议论说:“虽然赶他不去,好在却瞒过师父,现在还不知道这回事呢。”只见真人在法堂鸣钟集众,说:“赵家弟子到此四十余日,受辱已足了,今日可召入相见。”众弟子大惊,才晓得师父有前知之灵也。王长受师命,去唤赵升进见。赵升一见真人,涕泣交下,叩头求为弟子。真人已知他真心求道,再欲试之。

第二场考试

一过了数日,差往田舍中,看守黍苗。

赵奉命来到田边,只有小小茅屋一间,四围无倚,野兽往来极多。赵升早晚追赶,全不懈怠。一天夜里,月明如昼。赵升独坐茅屋中,只见一女子,美貌非常,走进屋来,深深道个万福,说道:“妾乃西村农家之女,随伴出来玩月。因往田中小解,失了伴侣,追寻不着,迷路至此。两足走得疼痛,寸步难移,你就可怜我一下,让我在这里留宿一夜吧,”

赵升正待推阻,那女子直接往他床铺上,倒身睡下。口内娇啼宛转,只称脚痛。赵升以为她是真的如此,没办法,只好让她睡了。自己另铺些乱草,和衣倒地,就这样睡了一夜,第二天,那女子又说脚痛,故意不肯行走,撒娇要茶要饭。赵升只得照顾她。那女子到说些挑逗的话,引诱赵升。到晚上,她先自脱衣上铺,央求赵升与她一起上床。赵升心如铁石,见女子着邪,干脆连茅屋也不进了,只在田边露坐到晓。至第四日,那女子已不见了,只见土墙上,题诗四句,道是:“美色人皆好,如君铁石心。少年不作乐,辜负好光阴。”

字画柔媚,墨迹如新。赵看罢,大笑道:“少年作乐,能有几时?”便脱下鞋底,将字迹挞没了。

第三场考试

光阴荏苒,不觉春去秋来。赵奉真人之命,担了樵斧,去山后砍柴。偶然砍倒一株枯松,由于用的力大,唿喇一声,松根迸起。赵升将双手拔起松根,看时,下面显出黄灿灿的一窖金子。忽听得空中有人云:“天赐赵升。”赵升想道:“我出家之人,要这黄金何用?况且无功,岂可贪天之赐?”便将山土掩覆。收拾了柴担而去。

第四场考试

赵在山中砍柴,觉得身子困倦,靠石而坐,少憩片时。忽然狂风大作,山凹里跳出三只黄斑老虎。赵升安坐不动,那三只虎攒着赵升,咬他的衣服,只不伤身。赵升全然不惧,颜色不变,谓虎说道:“我赵升生平不作昧心之事,今弃家入道,不远千里,来寻明师,求长生不死之路。若前世欠你宿债,今生就应该被你们啖嚼,不敢畏避;如其不然,便可速去,休在这里恼人。”三虎闻言,皆弭耳低头而去。赵升说:“此必山神遣来试我者。死生有命,吾何惧哉!”当日担柴而归,也不对同辈说知见金、逢虎之事。

又一日,真人分付赵升往市上买绢十匹。赵升买了以后,取绢回山。行至中途,忽闻背后有人叫喊云:“劫绢贼慢走!”赵升回头看时,乃是卖绢主人,飞奔而来,一把扯住赵升,说道:“你买绢的钱一点都不给我,为什么将我绢去?赶快还我,万事全休!”赵升也不争辨,但念:“此绢乃吾师要用的物品,如果还了他,如何回覆师父?”便脱下貂裘与他,以抵绢价。卖绢主人嫌太少,又脱锦袄与之,卖绢主人方才离去。赵升持绢献上真人。真人问道:“你身上衣服,何处去了?”赵回复道:“偶然病热,不曾穿得。”真人叹道:“不吝己财,不谈人过,真难及也。”乃将布袍一件,赐与赵升,赵升欣然穿之。

第五场考试

又一日,赵升和同辈地田间收谷,忽见路旁一人,叩头讨饭,衣裳破烂,面目尘垢;身体疮脓,臭秽可憎;两脚皆烂,不能行走。同辈人人掩鼻,叱喝他去。

赵升心中独怀不忍,乃扶他坐于茅屋之内,问他的疾苦。将自己饭食,省着点给他吃。又烧下一桶热水,替他洗涤臭秽。那人又说身上寒冷,想求一件衣服。赵升解开布袍,卸下里衣一件,给他遮寒。夜间又担心他一个人寂寞,亲自作伴。到夜半,那人又叫呼要解手。

赵升听到他的呼喊,慌忙起身,扶他解手,然后又扶进来。日间节省自己的饭食养他,自己常常半饥的过了;夜间用心照管。如此十余日,全无倦怠。那人疮患将息渐好,忽然不辞而去。赵升也无怨心。后人有诗赞曰:逢人患难要施仁,望报之时亦小人。不吝施仁不望报,分明天地布阳春。

第六场考试

时值初夏,真人一日会集诸弟子,同登天柱峰绝顶。那天柱峰,在鹤鸣山之左,三面悬绝,其状如城。真人让众弟子于峰头往下看,有一桃树,傍生石壁,就好像人伸出一臂,下临不测深渊。那桃树上结下许多桃子,红得可爱。真人对大家说:“有人能摘取到桃子,我就告诉他修道秘诀。”

那时诸弟子除了王长、赵升外,共二百三十四人。全部站在悬崖边上战战兢兢的窥瞰,汗流浃背,连脚头也站不定。略看一看,慌忙退步,惟恐坠下。只有赵升一人,挺然而出,对众人说:“吾师命我取桃,必此桃有可得之理;且圣师在此,鬼神呵护,必不使我死于深谷之中。”

于是看准了桃树之处,望下便跳。这一跳不歪不斜,不上不下,两脚分开,刚刚的跨于桃树之上,将桃子任意采摘。遥望石壁上面,悬绝二三丈,四傍又无攀缘,无从爬上,乃以所摘桃子,向上掷去。真人用手一一接之。掷了又摘,摘了又掷;下边掷,上边接,把一树桃子,摘个干净。真人接完桃子,自吃了一颗,王长吃了一颗,把一颗留与赵升,恰好余下二百三十四颗。分派诸弟子,每人一颗,不多不少。

第七场考试

真人问:“诸弟子中那个有本事,引导赵升上来?”诸弟子面面相觑,谁敢答应?真人自临岩上,伸出一臂,接引赵升。那臂膊忽长二三丈,直到赵升身边。赵升随臂而上,众弟子莫不大惊。真人将所留桃实一颗,与赵升食毕。真人笑着说:“吾今天也想跳下去看看,看能不能摘个大桃。”众弟子都劝说不要去,更有数人牵住衣裾,苦劝。只有王长、赵升,默然无言。真人不听从众人之劝,跳了下去。众人急去看下面的桃树上,不见真人踪迹;再看着下面,茫茫无底,又无道路可通。眼见得真人坠于深谷,不知死活存亡。诸弟子人人惊叹,个个悲啼。赵对王长说道:“师父,就好像我们的父亲。现在师父跳下悬崖,生死不知,我怎么能心安?不如一同跳下去,看看师父的下落。”于是两人各奋身投下,刚落在真人之前。只见真人端坐于磐石之上,见他们坠下,大笑曰:“吾料定汝二人必来也。”于是传以大道秘诀。

这几桩故事,小说家唤做“七试赵升”。那见得七试?第一试,辱骂不去。第二试,美色不动心。第三试,见金不取。第四试,见虎不惧。第五试,偿绢不吝、被诬不辩。第六试,存心济物。第七试,舍命从师。

原来这七试,都是真人的主意。那黄金、美女、大虫、乞丐,都是他役使精灵变化来的。卖绢主人,也是假的。这叫做将假试真。这七件都试过,才见得赵升七情上,一毫不曾粘带,俗气尽除,方可入道。

其他考试

修行人,见凡间庸俗人物,未必心动,若见同道丰神俊朗仙姿清逸,难免动凡心。阿罗汉见到天女散花,也难免动心。全真七子中刘真人成道较早,但于天上瞥了一眼仙女,这未破色字,只得再次下凡炼心。

翠黛和锦屏天姿,见他亦骨格秀雅,便心里说道:“这同道到算个可儿。”只见真人喝道:“修仙之人,与圣贤功夫相表里,‘正心诚意’四字,是第一要务。你二人此刻念头,与凡夫俗子何异!”翠黛听了内愧之至。一个个止色低头,不敢仰视。真人瞑目危坐,一句话也不说。….翠黛自受这番折磨,始将凡心尽净。二十年后,真人又化一绝色道侣,假名上界金仙,号为福寿真人,领氤氲使者和月下老人,口称奉上帝敕旨,该有姻缘之分,照张果真人与韦夫人之列,永配夫妇。翠黛违旨,百说不从。四十年后,火龙真人试翠黛和锦屏各一次,两人俱志坚冰霜。后他姊妹二人,一百七十八年后,皆名列仙籍。

连城璧为人光明磊落,向道纯一,亦可望有成。‘酒’、‘色’、‘财’三字,还不能动摇他。只干一‘气’字,尚未调匀。他原是侠客出身,才修持三四十年,焉能将毛病化尽?(这个气字,是教人凡事平和心气,即使遇恶人恶事,也止得住嗔怒之心。)

王重阳祖师:学道之人,要置生死于度外,破得一个死字,可为不死之人。

普惠真人:“我们出家,须将酒、色、财、气四字看同死灰一般,忍饥寒自不必说,每遇要紧关头,将性命视同草芥,若处处怕死贪生,便不是我道中人了。与其到后来被我看破,将你弃去,就不如此时不与你同事为妙。你可着实斟酌一番,休到后来我们不要你时,你抱恨于我。人只怕于酒、色、财、气四字把持不住,你适才说出’不要命’三字,这就是修仙第一妙诀。一个人既连命都不要,那酒、色、财、气皆身外之物,他从何处摇动起?若不是舍死忘生,焉能有今日道果?拿定’不要命’三个字做去,将来有成无成,听自己的福缘罢了。

你投奔他时,他毫无推却,后来他又敢放你逃走。这要算他有点胆气。途间遇着沈襄,他竟肯将三百多银子分一半与他。一个种田地的人,有此义举,也是极难得的了。然此二节,不过做的可取而已。世风虽说凉薄,像他这样人,普天下也还寻得出一头半万个来。若说因他有这两件好处,便和他做同道,我教下至少也可收二三千人,连吾师火龙真人都被我遗累矣。我也不敢说我将来定做神仙,但看见人有几件好处,便行渡脱,这神仙也不值钱了。理合试他一试,看他要命不要命。”

吾今明明为众人说破,不是圣贤豪杰,切勿指望成仙;不是一代儒宗,莫作玄门弟子。须要问自己是天上人物,还是地下人物?此时可以自信,可以无愧,则断然便是一位神仙也!是神仙不是神仙,再不消去问别人,亦不消寻个活仙人来问他,只是自己较量,自己品度,信得过十分,无一毫欠缺,自然有个活仙人来接引,与你同上天去。(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神仙还是神仙种,哪有凡夫能作仙!

赞 (2)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