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期待

年少时经历过一段极其现实的日子,与小伙伴一个小姑娘一起租住在一个特别小的屋子里,冬天窗户漏风,还好那个地方不算冷,只要有电褥子也算温暖过冬。

每天清晨六七点,在早市买五毛一份的豆腐脑,加五毛一个的包子。或五毛一塑料杯沙甜的八宝粥加肉包子。或豆腐脑加五毛一张的酥酥的油炸菜饼。亦或是加一小把香菜的馄饨,我自小不喜欢吃香菜,就是从那时总吃馄饨开始逐渐接受香菜的。

其实平日里通常是一杯八宝粥加一个包子,因为携带和吃喝最方便,我不记得是一个包子还是两个包子,我总觉得我食量有点大,或许是两个,但仔细想也不太信,包子毕竟不是太小,盛八宝粥的塑料杯也是可观。

我们的晚饭时常是在夜市炒两菜带回小屋吃,一般是西红柿炒鸡蛋这类,三块五每份菜挺大量,那时去商城食堂吃一份三菜一汤的小盒饭也是三块五,嗯份量能吃到撑。

通常如果是夜里七八点我们还没睡觉的话,还会出去买两块钱的零食来进食,比如猫耳朵,打个比方。我觉得我是特别能吃的,而且吃得挺健康的,最多偶尔每人一只炸什么小鸡,很便宜,但那不可能每天都吃,这大概只是用来改善伙食的。

其实上面的都是废话,我想要说的重点也并不是吃饭、进食,而是以下。

有一天清晨好冷,下了大雪,我穿着和小伙伴一起买的一件羽绒服,刚刚吃完了手里的包子喝完了杯子里的八宝粥且扔进了垃圾桶并走路去了那个地方,我埋没于来来往往的行人中,我不是我自己,我只是正在向前走路的咸鱼。

可是咸鱼也会摔倒的,咸鱼被雪滑倒摔得很重,摔得眼泪好像都要滴下来了我记得。重点是此时此刻,我却失望于没有任何路过的人伸手拉我一下,只是听到了嗤嗤窃笑。

其实,窃笑我理解。但是我自己我不能理解,很久的后来之后,我想起当时我坐在雪里的那一阵失落与恼羞,心中只有两个字想送给自己,矫情。

难道纯洁到会觉得处处都应该洋溢着文明秩序的春风,还是会认为善良的人就会拉一把陌生人?

年少的你啊,思想太善良。

还是说进食吧,我和她有时不需要外出时,我们两人会有其中一个出去买两份馄饨,袋子打包回来放进碗里热热乎乎地吃饱。唉,我怎么会爱上香菜呢,我那时会告诉馄饨店的人,多放点香菜。

馋,真的很馋,我们特别热衷于吃,大概是吃饭不够多样化,使我们特别热衷于吃那些很让人便秘的零食。

后来我们因为一起被人骗了些钱,而心灰意冷地沉睡了一天。她躺在她的小床上,我躺在我的小床上,脚对脚,无言,睡觉。

那段时光并不久,却十分漫长,漫长在每天每时每刻。一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咸鱼,还好,还有她。

我这一辈子大部分的路人我是不愿回想的,只有几个女孩例外,她们善良纯情简洁,不是简单,是简洁,投我所好。

后来我们天各一方。我是一条没有理想的咸鱼,而她的理想是做个有钱的女人。其实写了这些,我累了要睡觉了。禁止转载否则追究到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无所期待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