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汉服运动的冷思考

对汉服运动的冷思考——汉服是什么

最近经常听到一些人形容现阶段汉服运动的处境,是瓶颈状态。尽管从2005年汉服进入中国人的视野,由一开始的反对声此起彼伏,到2007年新闻不断的高调亮相,至2007年末至今的略显沉寂,随着汉服运动的发展,许多问题也随之而来,潜藏在这些问题底下的困惑或许有必有让大家平心静气地坐下来,对汉服运动的许多方面做一回冷思考。

关於汉服的特征问题,什么才是汉服,目前最常见的有几种答案,一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二是在清以前汉民族的衣服;三是交领右衽的即为汉服。第一种只是泛概念,第二种则让许多初步接触汉服的人有找不着北的感觉,因为长时间中国古代服饰的样貌留在人们心目中基本是一个朝代一个模子,而且泾渭分明,这也是为什么长期以来人们会将清初的“剃发易服”视为改朝换代的“正常行为”,而完全忽视了这其中文化传承与割裂的区别,主体易位的矛盾。

那么交领右衽的就是汉服吗?和服也是交领右衽的,韩服也是,他们都是汉服的分支,可是很显然,他们不是汉服,我记得有一次我跟某人讲汉服,她问我,汉服是什么,我说,汉服的主要特征是交领右衽,她想了想,很迷茫的回答我,哦,唐装店里也有那种衣服啊,我急忙解释说那不是,可是她又问我,那汉服到底是什么?我愣神了半天,叹了口气,是的,我也无法回答这么简单的问题,将汉服的历史从两周秦汉讲到明代是不现实的,问题被复杂化了。而由交领右衽产生的误导还不仅仅是这些,有人因此将汉服在发展过程中演变出的其它类如圆领高领等排斥在外,视为胡化。我想说的是,服饰不是真空隔离物,世上也只有病人才要接受隔离治疗。唐代典雅优美的纹样一样受到西域文化的影响,但一种文化的活力正体现在这里,他会不断吸收外来养份,将之改造成自身的一部份,象一颗大树一样,枝干虽多,衬托的还是他主干的强大。今天回过头再看清代,会发现清代在艺术形式创造上是最薄弱的一个时期,仿品特别多,仿汉仿唐仿宋仿明,还仿西方,就象一个大杂烩,就因为他本身的文化底蕴不够,所以无法将之消化,变成一个更加纯粹的东西。我们现在谈民族,谈传统服饰,已经处于定型期,整个大环境与传统社会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前古人服饰的演变跟我们今天穿时装的更换一样正常,但只要主体不变,尊卑不变,人为割裂其中的联系是没有道理的。

说到这里,让我想起一种言论,那就是某些“融合创新”论者认为,中国应该抽取各民族服饰元素,然后再造一种国服,如果现在仅仅将“交领右衽”作为特征显示,是否也类似于元素抽取呢?古时候书籍里讲到华夷之分,基本是在一元化世界,与现在的多元化世界不同,在宋代,宋人看见金人穿着左衽,髡发,马上就知道,这个不是自己人,在当代,一个外国人看见中国人穿着右衽,他就有可能认为这是和服或是其他某国服饰,所以,抽取民族元素,那只是在做T台秀,做时装,做改良,不是在做传统服饰,传统服饰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整体,就象人们看到印度那色彩缤纷的纱丽,还有一些人不以为然的韩国大裙子,就可以第一眼地认出这是某国的服饰。真正的传统服饰,是有一个或少数几个不变的主体,这个主体是易于区别于其他个体的,设计者设计的不是他的整体造型,而是细节的东西,包括传统的配色,纹样,衣料,手工,裁剪,再大一些包括了搭配的外衣,配饰,手包,发型,鞋帽等等,这才是目前汉服急待完善的东西,不是说你裁一件衣服,是交领右衽,看起来“像”汉服,这就足够了,更重要的是在气质上,要与外形相互补充,以及这件衣服具体在什么场合穿着,这才是立体的,三维的,有生命力的服装。

也许我说的话会冒犯很多人,可是有一种感觉很强烈,我觉得目前阶段去复古这没有错,但必须是有根据的复古,不要复成了影视古装的“古”,一个普遍的通病就是象在玩COS,87版红楼梦等等造型都出来了,连褙子也越看越像是老版再生,古代的褙子是怎样的,宋代,明代都有实物,请不要这么怕麻烦,去参考一下。头发是怎么梳的,去看看那些古代绘画,哪怕是依样学样也比梳得像电视剧强(无论新旧,因为中国的影视剧实在没多大参考性),再不然就梳现代发髻,只要搭配得当,一样很好。否则走在大街上人家说这是在演戏,穿古装,请不要感到气愤,因为这是事实。另外如襦裙,似乎在所有的款式中已变成最为泛滥的一种,只要是衣在衫内,都是襦裙,各种搭配都有,加半臂的,广袖的,长袖的,加围裙的,不加围裙的,还有加荷叶边的,似乎放在哪个年代都可以,又似乎哪个年代都不是。还有那至今都搞不懂的钿钗礼衣,最好暂时放下这个概念吧,在没有确实的依据以前,不要再用各种形式的不同的衣服来误导别人了,以目前的水平及掌握的资料,根本就无法复原钿钗礼衣。

一些人无法用平常心来看待汉服,这里指的不仅是旁观者,也有内部人,这关乎某种穿衣体会,你不一定要穿飘逸的,华丽的衣服,而是自然的,随性的,也许旁人更容易接受——-过份地与众不同,不分场合的穿衣,反而自绝于人群。

最后,争对于有人认为自己喜欢这个朝代,不喜欢那个朝代,这朝代显得大气,那个朝代小家气等等,我想说的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色,但他对于汉服却是一个整体,你可以特别喜欢某一个,但不要排斥另一个,否则这无异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如果最后还是喜欢不起来,那么还有一句俗语,子不嫌母丑,有话关起门来再说。其实喜欢汉服的人应该感到幸运,幸运生在这个时代,幸运我们还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用浪漫主义的精神结合科学实践的态度,见证汉服的发展,促进自身的进步,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离华夏还远吗?这,才是汉服的核心价值吧。(作者:洛梅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对汉服运动的冷思考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