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颜色的诗意:月白雪青

传统颜色的诗意:月白雪青

“月白”竟然不是白色?“雪青”跟雪也没有关系?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颜色之名大有玄机,包蕴自然天地和诗情画意。不信?进来看看你知道多少。

月白并非白

而是微微发白的蓝色

在中国人心目中,白是一种冰清玉洁的颜色。故而,“素衣”(白衣)常代表高尚、纯洁的德行,“缁衣”(黑衣)则代表德行的染污。“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一片道德沦丧的惋惜声;“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则反用其意。

白衣男女,常常是人们倾慕的对象。《诗经·郑风·出其东门》里有“缟衣(白衣)綦巾(绿巾),聊乐我员”“缟衣茹藘(红巾),聊可与娱”之句,就是男子对白衣女友的示爱。《诗经·曹风·蜉蝣》里也有“蜉蝣掘阅,麻衣如雪”之句,表面感叹的是蜉蝣小虫生命短暂,内在表达的是穿雪白麻衣的士大夫朝不保夕的危机感,翻译成今天的话,大概是:那白衣飘飘的年代啊,一去不复返!

“白”有很多种,花的白,月的白,在古人看来,都别有诗意。“梨花怒放一树白”,据说是李白七岁时写的诗句,已初露峥嵘气象。温庭筠的“满宫明月梨花白”,则引起了较真儿者的争议:“梨花本来就是白的,说它干什么?”

月的白在白居易的《琵琶行》里,是“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是美妙琵琶声的余音袅袅;而在欧阳修的《采桑子》里,则是“十年前是尊前客,月白风清,忧患凋零,老去光阴速可惊”,是岁月流逝的呼啸声。古人虽有“月白”的颜色名,但月白其实并非白色,而是微微发白的蓝色。故宫博物院里珍藏的清代皇家服饰,其中一件附有标签——“月白”,就是这种浅蓝色。

雪青色其实是

一种偏冷的紫红色

在传统文化中,“青”与“碧”可以说是内涵最丰富的颜色。“青”在不同语境中,常代表不同的颜色。在彩虹“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色谱中,它是介于绿色和蓝色之间的颜色;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中,它是介于蓝色和紫色之间的靛蓝色;在“朝如青丝暮成雪”中,它代表的是黑色;而在“青青河畔草”中,它又代表绿色。

青的衍生色彩——天青色,是一种略显神秘的颜色。据说唐五代时期,后周的柴世宗命人烧造一批瓷器。负责此事的官员向皇帝请示,问要烧制成什么颜色,柴世宗批复道:“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仿照雨过天青的颜色,把瓷器做出来,于是后世便有了水一般青润的汝窑瓷器。也有一种说法认为,天青色是由宋徽宗所命名的。

这“雨过天青”的颜色,不知道难倒了多少工匠。传说当时匠人都选择在阴雨天烧制天青釉,这是因为天青釉需要较高的湿度,而古人无法掌控环境,无法制造烟雨天气的温度湿度等环境,所以只能等空气湿度大的烟雨天才能烧制成。另一种解释认为,天青色必须是雨过日出时天空的颜色,古人为了参照颜色是否精准,每次烧窑只能等待天降大雨,在雨过之后再将烧好的瓷品,同天空对比。这种有烟雨的氤氲质感的颜色,也被今人收入歌曲里:“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中国传统色彩中还有一个特别的“雪青”色。雪青虽然名中有“雪”,也有“青”,但既非白色,也非青色,而是一种偏冷的紫红色。87版《红楼梦》电视剧中,“林黛玉”便穿过一套雪青比甲外罩,加浅绿薄纱中衣,搭配白色长裙,灵动又飘逸。

“碧”也是一种有故事的颜色。“碧”原指一种青绿色的石头,后来常形容青绿色。春天由于气温升高,水中藻类大量繁殖,水的颜色会变成青绿色,于是诗人们常把这时的水比作碧玉。杜甫《绝句》中有“江碧鸟逾白”,白居易《忆江南》中有“春来江水绿如蓝”,韦庄《菩萨蛮》中有“春水碧于天”,描写的都是这个自然现象。

“碧”色中有一种“天水碧”,顾名思义,是像天空与绿水的浅青色。这个名字据说是南唐后主李煜起的。南唐时,宫中流行绿色,宫女和妃子不仅争着穿绿色的衣服,还亲自动手印染。一次,一个妃子染色时,把没染好的绿色丝帛忘在外面晾了一夜。这本来是个失误,却没想到丝帛沾上露水,绿得更加鲜艳通透。李煜得知此事,说:“既然这种色彩是天上之水染就的,就叫天水碧吧!”欧阳修后来有词曰“夜雨染成天水碧”,给这种颜色又增添了几分诗意。

为何会有

“跪拜在石榴裙下”的说法?

中国传统色彩的命名,既取法造化自然,又不离烟火人间。比如,闺房中的色彩,不仅明媚多姿,而且饱含风情。

美人乌黑的秀发又被称为“绿云”“青丝”“云鬟”。杜牧《阿房宫赋》说:“绿云扰扰,梳晓鬟也。”苏曼殊有诗:“淡扫蛾眉朝画师,同心华髻结青丝。”苏轼有词:“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这里的“青”“绿”,指的都是黑色,“云”比的也是乌云。

“翠”和“黛”是女子眉毛的颜色。“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温庭筠笔下相思的寂寞女子是懒于画眉梳妆的。“浓黛轻红点花色,还欲令人不相识”,梁元帝萧绎笔下的美艳妖姬则往往浓妆艳抹,“黛”是古代妇女画眉所用的青黑色颜料。

在女子的梳妆匣中,胭脂必不可少。胭脂是一种红色的颜料,据说原产地是匈奴境内的焉支山,故而得名。宋徽宗描写宫女化妆,其中就有涂胭脂一项:“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著胭脂匀注”。美丽的花儿和着雨露盛开、凋零,也常被拿来和美人的胭脂作比。我们言及女子,常说“红颜知己”“红颜薄命”,“红颜”便是胭脂之色。

女子的唇色,也往往鲜艳妩媚,被称为“樱桃小口”或“绛唇”。白居易写自家歌舞伎,说:“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樱桃小口,不仅小巧,而且红润。南朝江淹咏美人,则说:“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唇红肤白,那就是绝世佳人,后世的词牌名《点绛唇》就是从这里来的。

至于女子的服饰,那就更多彩了。“单衫杏子红”,大概是橘红色;“缣罗不著索轻容,对面教人染退红”,大概是浅红色;“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则是草一样的碧绿色。不过,在所有的色彩中,石榴色可能是女子最钟情的颜色。据说,石榴色是血红的颜色,是由石榴花染成的色,这种颜色的裙子就叫石榴裙,梁元帝有诗曰:“交龙成锦斗凤纹,芙蓉为带石榴裙。”女皇武则天也写过一首诗:“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石榴裙历来都是美人的专属,在关于唐代石榴裙的传说中,还有一个典故:据传天宝年间,文官众臣因唐明皇之令,凡见到杨贵妃须行跪拜礼,而杨贵妃平日又喜欢穿着石榴裙,于是“跪拜在石榴裙下”成为了崇拜敬慕女性的俗语。

了解了这么多传统颜色,你钟爱哪一种?

来源:中国新闻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传统颜色的诗意:月白雪青

赞 (1)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