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中华瑰宝“涂料之王”— 大漆

《诗经鄘风》中载有:“定之方中,作于楚宫,揆之以曰,作于楚室,树之榛、栗、桐、梓、漆”。《庄子·人世间》就有“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的记载。可见先秦时代,漆树就已是我国常见的栽培经济树种。而在使用上,从已发现的古物中,我们也见到了不少先民早期使用生漆的例证,如1978年在浙江余姚河姆渡村发掘出土的距今7000年前的涂漆木碗等等。

生漆(天然漆),俗称“土漆”,又称“国漆“或“大漆”。是一种从漆树上采割的乳白色胶状液体,一旦接触空气后转为褐色,数小时后表面凝固硬化而生成漆皮,是我国特产的优质天然涂料。

天然生漆具有防腐蚀、耐酸、耐碱、防潮绝缘、耐高温、耐土抗性等特点,涂在家具的表面附着力强、涂膜坚硬、光亮性好,是生产红木家具的好涂料,更是其他化学漆无法替代的涂料。至今也没有任何一种合成涂料能在坚硬度、耐久性等主要性能方面超过它!天然生漆被尊为中华民族的瑰宝“国漆”,也是世界公认的“涂料之王”美名。

人们对天然生漆的应用,主要以涂饰家具及工艺品,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它所涂的家具涂膜表面光亮夺目、丰满度好、耐高温、耐氧化、耐磨、耐久性佳、是任何化学合成涂料无法比拟的,天然生漆是天然漆液,在干燥成膜后,零的污染,无毒性、无辐射、是追求自然与环保的最佳产品。

天然生漆涂在各种器物的表面上所制成的日常器具及工艺品、美术品等,一般称为“漆器”。又可以配制出不同色漆,光彩照人。在中国从新石器时代起就认识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历经商周直至明清,中国的漆器工艺不断发展,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中国的炝金、描金等工艺品,对日本等地都有深远影响。漆器是中国古代在工艺及工艺美术方面的重要发明。两宋曾被认为是一色漆器的时代,但发掘出土许多有高度纹饰的两宋漆器,改正了过去的认识。在苏州瑞光寺塔中发现的真珠舍利经幢,底座上的狻猊,宝相花,供养人员是用稠漆退塑的。在元代漆器中成就最高的是雕漆,其特点是堆漆肥厚,用藏锋的刀法刻出丰硕圆润的花纹。大貌淳朴浑成,而细部又极精致,在质感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如故宫博物院藏的张成造桅子纹剔红盘,杨茂早观瀑图方剔红盘,安徽省博物馆藏张成造乌间朱线剔犀盒等。

割漆工艺

中国的漆树生长于云南、贵州、四川、重庆、陕西、甘肃、湖北南部至山东一线的南方地区,这些地区湿润温度的环境,非常适于漆树的成长。漆树在生长八、九年后,就可以用于割漆。

失落的中华瑰宝“涂料之王”— 大漆

每年割漆的时间,从四月到八月为宜,三伏天所割的漆质量最佳,每天日出之前是割漆的最好时机,漆农用蚌壳割开漆树皮,露出木质切成斜形刀口,将蚌壳或竹片插在刀口下方,令漆液流入木桶中后,以油纸密封保存。大漆属于天然漆,无毒,但有些人接触到大漆会皮肤过敏,甚至闻到大漆的味道也能起疹子,遇到这种情况,老师傅们就会说是被大漆“咬了”,其实,就是大漆过敏症。在过去“漆”字又写作“柒”,柒是指柒天,一般来说,大漆过敏的症状期是七天,七天后,大都自然痊愈,无需特别治疗,所以漆的读音是柒,拆开漆字,可见漆字从木、从人、从水,形象地表明漆树、人、漆液的关联。前面说大漆“咬”人,是说未干的大漆,而完全干固后的大漆,是不会“咬”人的。

失落的中华瑰宝“涂料之王”— 大漆

割漆是个又脏又累的活儿,生漆不是人人都能接触,因此真正能够从事割漆技艺的人本身就并不多。割漆技艺看似简单,却有着诸多讲究。漆树被斜着割开月牙形的小口后,生漆就会沿着割开的口子边缘流出来。割漆人一般用蚌壳作为容器,插进口子下方,让生漆慢慢流入蚌壳,一两小时后便可收漆。在一棵树上一般每隔80厘米左右,可交错开口割漆,口子每周可割一次,每割一次便增大一点,一个口子一年内可割20次左右,割开的口子经过三五年又会重新合拢。

失落的中华瑰宝“涂料之王”— 大漆

一棵漆树整个生命周期只能割出10公斤生漆,3000颗漆树采集一公斤生漆,并有着严格的割漆制度和方法,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漆树死亡,故有“百里千刀一斤漆”的说法,因此现在市面上的大漆价格极为昂贵。

生漆与熟漆也是有区别的,生漆就是从漆树上割取下来,含水量高,通常用作骨胎打底,熟漆是生漆经过机械搅拌,日晒或者红外加温调节水分后兑入桐油等,漆膜更加光亮坚硬,温度和湿度是漆干燥重要因素。

生漆呈乳黄色,遇空气氧化为深红色,又逐渐呈现为黑色,生漆口诀“好漆清如油,照见美人头,摇动虎斑色,提起钓鱼钩”,生漆有清香味,如果变质了就没有清香味,刚制作完毕的漆器也会有这种清香味的,过段时间后味道会消除掉。

生漆自然干燥,置于荫房,适宜温度湿度,这是人工干燥,适用于金属及陶胎,增加附着力。生漆干后就不能用了,置于木桶或瓷盆中密封,小量的漆,用硫酸纸包好即可。

制漆工艺

以天然漆树汁为原料制造的国漆,生产工艺十分复杂,仅“推漆”这道工序就需要七八十个小时。“推漆”是国漆生产的一道工序。天然的漆树树汁经过过滤后,倒进圆盘状的机器中,打开红外线加热灯加热,并启动搅拌器,边搅拌边加热,把树汁中的水分去掉,同时树汁会产生化学变化,颜色变深性状更稳定,最后就成了国漆。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推漆”需连续搅拌七八十个小时,稍有不慎就会把漆烤糊,所以需要有人看护,这对制漆师的体力和耐力都是极大的考验。

失落的中华瑰宝“涂料之王”— 大漆

生漆的精制加工,传统方法一般有两种:自然搅拌晒制和煎煮,不过现在一般很少有人用煎煮的方法了。

本来根据大漆的用途,而要考究选料的,比如哪个产地的生漆适合加工红推光漆,哪个产地的生漆又适合加工紧推光等。但现在一般的生漆供应商都有生产标准生漆,就是以各产地生漆之优点,按各品种生漆的不同比例来合成为标准生漆,这样就综合了各产地生漆性能单一的弊端。

红推光精制步骤:

1、首先,制熟漆的原生漆都需要过滤,先以粗麻布过滤,再用细布过滤。一般操作都用脱脂纱布,先以一层纱布粗滤,慢慢的逐渐增加过滤层数(在纱布夹层里可以铺药棉,细滤用),这样两到三个来回,就过滤得很干净了。

2、晾制。其实就是搅拌,不断地搅拌。传统工艺晒漆,是将漆置于晒漆盆内,即一个平底木盆。先将待加工的过滤后的生漆静置,将生漆置于盆内搅拌,边搅拌边加少量的水。搅拌的目的就是改变原生漆的性能,也就是改良。通过慢慢的搅拌,可以增加生漆漆膜表面的硬度和亮度,同时使生漆各成分更均匀,增加使用时的流平性。加工生漆不是什么高科技高技术含量的活,只是注意把握火候。至于到底搅拌多久合适,这个得根据原生漆的含金量及产地而定。多则几天,少则一天。

3、晒制。接下来是晒制,为什么说晒制,是因为传统加工是用自然光来晒制的。现在一般用红外灯或高能白炽灯加热,即大钨丝灯,平均分布在漆盆上。离漆面距离即烤时的温度来定,以温度计为准,一般在40℃~45℃左右。如果没有此条件,拿去阳光下晒制即可,传统晒漆即如此。晒制前,在晾制好的半熟漆内加水一成,边搅拌视情况是否需要加水,但要严格控制加水的量。加水太多,则又导致熟漆很可能又回复到原漆的性子,比如降低了硬度、发暗、缺乏流平性。一般来说,以色相、粘度、流平性来鉴别熟化的火候,所加水的总量控制在20%以内。同时要严格控制温度,温度高会烤坏生漆,温度低又增加晒制时间,而且时间越长,漆会越粘而使搅拌不便。

晒制其实就是脱水的过程,晒制时要连续不停的搅拌,使生漆充分融合,化学上就叫物质氧化再聚合,而搅拌晒制的同时,生漆一直在进行脱水过程。晒制时间,一般来说3小时左右为宜,关键是经验。边看边晒制,如果水晕痕迹慢慢消失,漆色为表里一致的红褐色时即可停止晒制。最后精制加工完的推光漆,不管是红推光、透明漆,还是黑推光,含水量都在3%~8%左右。所以所用的推光漆是极其浓厚的,一般两公斤标准生漆才能加工一公斤推光漆,所以一般说来,推光漆的价格是标准生漆的两倍。大家常说到的红紧,其实就是红推光漆中的一种,也叫紧推光,紧不是说它很紧密,是说红紧的干燥成膜的速度特快,一小时左右自干。

不管是晾制还是晒制,火候都很重要,这是加工生漆质量好坏之关键。至于到什么火候,应该“看”,“挑”、“搅”。看就是指面相,即晾制时搅动的均匀性,晒制时的色相,要表里一致且不带水晕的痕迹。红推光之所以叫红推光,是因为通过搅拌晒制后,会呈红褐色,即我们常说的本色推光漆,这是自然加工后的色相;挑,即以木棒挑动生漆,即可查看生漆内部成分和色相,同时通过挑起来,可感觉生漆的粘度;搅,即边搅动边查看,看是否有不均匀现象及随时了解生漆的粘度。

透明漆的精制:首先要理解透明大漆的概念,透明只是相对而言,即相对于红推光漆,而非绝对透明。

透明漆的精制类似于红推光的精制,不同处在于原生漆选料、晒制温度不超过45℃(30℃~45℃)、搅拌晒制的时间不超过3小时(为的是防止晒黑)。漆色为清澈、光亮,表里一致的琥珀色时,即为半透明漆。为了增加透明度,晒制末期加5%~10%的藤黄溶液。所以,透明漆由于晒制的温度不同、以及后期加入了藤黄及广油,而相对于红推光漆色浅且更透明。

针对精制透明漆的选料,一般选透明度高、色泽明淡的油籽漆。成都漆工精制透明漆颇为讲究,上好生漆静置后,取上层稀漂、透明度好的油面漆为原料,所以一般说来,1斤透明漆来自10~20斤高品质原料漆。

一般说来,红推光漆适合调制不透明(偏红色相的色漆尤佳)色漆;透明漆适合调制各色漆(尤其透明色漆),适合罩明。

黑推光的精制:制法与红推光类似,只是搅拌后的色相为深棕色,粘度更高。炼制末期加入5%的氢氧化亚铁。

提庄漆:高品质生漆(色泽明淡的生漆)细滤后,晾制8小时,所含水分低于30%(一般为10%~20%),乳白色转艳时、或表里如一的红棕色相。

提庄漆用途:揩清、擦漆。

金地漆:又名金胶漆、金脚漆、浓金漆,就是推光漆加明油(熟桐油的一种),这样的目的就是漆在快干时,由于桐油的燥性跟漆不一样,所以还能保持、延缓粘性,福州行话称“拖尾巴”,所以在大面积贴金时不会贻误时机。

目前,这项古老的技艺正在面临失传,而制漆最大的两道“门槛”:

第一道门槛是进门“拦路虎”。生漆虽然是用天然原料制作的,但漆树汁里含有刺激性的物质,有的人会不适应,比如生漆疮、过敏等,这类体质的人,师父都不会教的。

第二道门槛是,制漆师一生没有干净的衣服穿。那些生性注重外表,爱好穿着的人,也不适合从事这一行业,一旦生活条件好起来,就会动摇。

目前,我国生产的生漆种类有4种:

1、毛坝漆:产湖北省利川县毛坝镇,漆为淡黄色,酸香。

2、大木漆:是野生漆树或人工栽培之雌性家漆树所产的生漆,乳白色,气味酸香。

3、小木漆:是人工栽培的其他品种的漆树所产的生漆,谷黄色,气味清香。

4、油籽漆:特种小木漆,酱紫色,气味淡。

擦漆工艺

中国家具素有“南漆北蜡”之称,南方气候潮湿,需要生漆完全浸透木材毛孔起到保护功能。大漆一旦干固后,异常牢固,有很强的耐酸、耐热、防腐蚀的能力,用大漆髹饰的家具不需特别的保养,用棉布毛巾擦拭即可,越擦越亮,常用常新,彰显文化与品位。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沉淀由此可窥。

用传统工艺制作的红木家具在大漆髹饰时与其他现代油漆完全不同。髹完大漆的家具要进荫房,荫房内模拟江南地区梅雨季节的温度、湿度。只有在一定的温度和湿润的环境下,大漆才容易干。冬季干燥荫房内要生火泼水,夏天炎热在荫房里要挂草帘、洒水,用这些办法保证大漆干燥所需的空气湿度。一套传统工艺的红木家具细磨揩漆来回反复需15遍以上,用时约20天左右。

在家具的大千世界里,人工合成漆五光十色、色彩丰富,但在无毒、耐久、抗酸碱等方面,人工漆是无法与大漆相提并论的。生漆是天然的绿色原料,在涂料中是独一无二的。也可作药用,用生漆做成的家具安全无害。

家具的生漆工艺,包括打底子(也称“做底子”)——刮面漆——磨砂皮——再擦漆等多个步骤。家具每上一次漆,晾干后就要砂纸打磨一次,然后再上漆,再打磨,这样的工序需要反复十几次。在此过程中,家具要多次被送入荫房,因在一定的湿度和温度下,漆膜方能干透。

生漆工序繁杂,只有纯手工精做的红木家具才有可能用生漆工艺,一套家具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这全套的工序。如今,市面上用纯生漆制作的红木家具已经越来越少。

生漆工艺是中国传统家具工艺中对木质家具进行保养与美化的一种手段。从天然漆树中采割生漆,对家具进行上漆的操作,保留木质天然木色与自然纹路。生漆工艺是一种绿色天然的制木技艺,对人体危害小,尤其是能够做到入木三分,渗透到木质深处。

经过擦漆工艺做出来的红木家具木纹清晰、平滑流畅、色泽清莹光澈,手感舒适,不仅提高了红木家具的升值空间,而且增强了其艺术欣赏价值,大大地延长红木家具的寿命。总结,擦生漆有以下几种好处:

1、天然环保。生漆与一般的化学漆不同,它是一种健康环保漆,是从膝树上采割的乳白色胶状液休,由于本身就源于植物,所以它与木质的亲和力非常强,不仅绿色无害,而且还可以渗透到木质的深处去。同时由于它的天然性,所以没有污染,安全环保,不伤害人体,能够很好的保护家具表面不受损坏。

2、经久光泽。生漆漆膜光亮,色泽耐久,保旋光性能特优,因而具有经久,不会变色,不易污染,不怕虫蛀和不受温度影响等优势。红木家具作为高档、贵重的木质家具,它比一般的普遍木质家具对涂料有较高的要求,涂饰工艺也较为复杂,其通常使用生漆工艺来处理家具表面。红木家具擦漆的过程中,一层层将生漆打磨揩进木制品表面的毛孔内与木坯混为一体,不但保护功能更胜一筹,且可防腐蚀、耐酸碱、耐高温、防火,而且随着使用年代久远会越来越光滑。

3、防潮防腐蚀。生漆在南方应用更为广泛,由于南方天气潮湿,在家具表面涂上一层薄薄的生漆可以很好的起到防潮作用。在干燥成膜后,具有防腐蚀、耐酸碱、防潮绝缘、耐氧化、耐摩擦、耐高温的特点。

4、通透性好。生漆会将木材的纹理和毛孔更加逼真的表现出来,更加展现了材质的天然美丽。擦过漆的红木家具必须拿到漆房。而漆房的要求则很高,既要有温度又要有湿度。因为在这样的条件下漆才容易干。家具阴干以后拿到外面来,用细砂纸打磨,打掉浮漆后,再擦上一层漆,然后再进入漆房阴干。这样反复10-15次。经过多次反复,以保证漆液能够很好地渗透到木质中,而不是仅仅附着在木质表面。

曾有诗赞曰:“生漆净如油,宝光照人头;摇起虎斑色,提起钓鱼钩;入木三分厚,光泽永长留”。描述的就是大漆防腐蚀防渗透的物理特性。

文物鉴赏家王世襄先生曾在故宫古物馆发现被遗弃的“破琴一张”——大圣遗音古琴。得幸于琴面包裹的大漆,纵然历经尘土,终在1200多年后得以重现人间,光彩依旧。

失落的中华瑰宝“涂料之王”— 大漆

生漆是有生命感的,刚完成的作品如同婴儿,在岁月中不断成长,而每一层的漆也都有不同的“醒”的状态,开了,是大漆存恤时光造就的温润美感。也正是这一特性,使得漆器作品历久弥新,始终焕发出永不衰变的艺术魅力,把悠久辉煌的中华文明记载下来、传承下去。

结语:国漆是大自然送给人类的瑰宝,几千年来它广泛地运用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古老中华民族沿古至今,然而现在,这项古老的技艺却面临了断代传承的问题,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失落的中华瑰宝“涂料之王”— 大漆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