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十六法》要点浅释:十曰奇

原文:

音有奇特处。乃在吟逗间。指下取之。当如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令人流连不尽。应接不暇。至於章句顿挫。曲折之际。尤不可轻易草草放过。定有一段情绪。又如山随人面转。字字摹神。方知奇妙。

要点:

所谓奇者,奇妙之奇也,非奇怪之奇。不可一味求怪而以为奇。求怪以为奇,即落于争竞之俗,非琴之正道也。

奇之妙处,在于一句一逗,一曲一折,吟猱顿挫,皆错落景然,绝不草草放过,虚实之间,皆有一段情绪,如此方得奇妙。

是故琴之奇妙,在于精奇之处,不在于怪异。为奇而奇,则为怪异,非奇妙也。

浅释:

提到“奇”,总是会有人错误地理解为“怪”。这些人总觉得:“别人怎么弹,我偏不这么弹。要跟别人弹的不一样才行。”

也有人认为:“既然琴是自由的,那么怎么弹都可以。所以我要弹得与别人不同。”

弹得与别人不同,是可以的,但要合于法度。这个法度是什么?也就是清静中和。这是琴乐的灵魂。所以,奇并不是“为奇而奇”。为奇而奇,那就成了怪,而不是奇了。而要合于法度,也就并非是怎么弹都可以。这一点也要搞清楚。不合法度,也就不是琴乐了。

这个“奇”是什么意思呢?从字面来说就是奇特、奇妙的意思。但这个奇,却不是一味求怪的奇。一味去求怪异之奇,即落于争竞之俗。《菜根谭》上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惊奇喜异者,量无远大之志。”

那么,这个奇是好还是不好呢?当然是好的。琴有奇品,是难得的好处。但是一定要明白,琴之奇妙之处,不在于惊奇喜异之处。文中说的清楚:“音有奇特处,乃在吟逗间。指下取之,当如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令人流连不尽,应接不瑕。”音之奇处,就在于一吟一逗之间,一转一折之处。也就是说,音之神奇,就在于最常见的转折顿挫之处。这最常见的转折顿挫之处,也就最见奇妙,越是细微之处,越要错落景然,于是才有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之趣。

文中说:“至于章句顿挫,曲折之际,尤不可轻易草草放过,定有一段情绪。”也就是在最微细转折之间,即最见奇处。微细的转折与顿挫,是最容易被草草放过的。这也就是一些琴人粗陋的一面。所以文中特意强调:“尤不可轻易草草放过。”所以,这个奇,应该可以用“精奇”来表达。奇之处也就见于精之处。

概括来说,所谓奇之妙处,就在于一节一句,一吟一逗,一曲一折,一顿一挫。在细微吟猱顿挫之间,指法节奏都错落景然,绝不草草放过。于是在虚实之间,都有一段情绪。这也就是所谓的“奇”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琴声十六法》要点浅释:十曰奇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