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十六法》要点浅释:十三曰中

原文:

乐有中声。惟琴固然。自古音淹没。攘臂弦索。而捧耳於琴者。比比矣。即有继空谷之声。未免郢人寡合。不知喜工柔媚则偏。落指重浊则偏。性好炎闹则偏。发声局促则偏。取音粗厉则偏。入弦仓卒则偏。气质浮躁则偏,矫其偏。归于全。祛其倚。习于正。斯得中之传。

要点:

所谓中者,不落于偏也。偏激之相种种,有喜工柔媚者,有落指重浊者,有性好炎闹者,有发声局促者,有取音粗厉者,有入弦仓卒者,有气质浮躁者,皆不得于中也。
喜工柔媚似丽音而实非丽音,偏失于艳俗。落指重浊似稳健而实非稳健,偏失于粗浊。性好炎闹似精彩而实非精彩,偏失于炎嚣。发声局促似流利而实非流利,偏失于繁促。取音粗厉似刚劲而实非刚劲,偏失于暴厉。入弦仓卒似娴熟而实非娴熟,偏失于草率。气质浮躁似潇洒而实非潇洒,偏失于轻浮。种种偏失,皆失于失度,入于极端。以偏激为美,偏失之因也。
矫其偏,归于全,祛其倚,习于正。含蓄内敛,张弛有度,不落于偏激,即得中也。

浅释:

“中、和、疾、徐”四法,是全文的总结。其中“中、和”二法,是琴学的总则。而“疾、徐”二法,则是诸法运用时的直观表现。

“中”就是正而不偏的意思。凡事不可太过,也不可不及。太过和不及都是偏失。不入偏倚就是中正。文中说:“乐有中声,惟琴固然。”古代的雅乐,是以中正为法度。所以,古音中正。但是,自从理崩乐坏之后,时俗之乐流行,追求中声的音乐越来越少。唯有琴乐还依旧保持中声。而随着流行音乐的盛行,中正的琴音,更是曲高和寡。

就弹琴人而言,受流行音乐影响者非常之多。于是乎,求偏声者很多,得正声者却逐渐不多见了。文中列出了许多弹琴人的偏失,如:喜工柔媚、落指重浊、性好炎闹、发声局促、取音粗厉、入弦仓卒、气质浮躁。仔细思量一下,这些偏失都是偏在用意太过,不知收敛;或浮于表面,不求内心,所以偏离了中正之道。

凡是弹琴的人,都想使自己的琴音更美。这一点是共同的。但是,对美的理解,可就不同了。这也就是审美的差异。只有始终把握住中正的法度,才能得正声。而若不懂得中正与收敛,只是尽情发挥而至于偏激,就不得正声了。

喜工柔媚的人,往往是以为妖冶柔媚是美妙的丽音,所以才会取音浓艳,夸张修饰。但是,他们不明白,琴之丽音,是清丽之音,出于清澹,而非出于浓艳柔媚。错把媚音当成了丽音,就会偏失于艳俗。

落指重浊的人,往往是想追求苍劲稳健之风。只是他们不明白,苍劲本是清音,不得清脆纯净,也就并非苍劲。稳健在于气度,运指不灵,也没有什么稳健可言。只是一味用死力,胶而不灵,而不得方正清音,是重浊而并非苍劲稳健。这是偏失于粗浊。

性好炎闹的人,往往是以为热闹就是精彩。所以,他们想弹出一段精彩时,就会演出繁促之声,或夸张吟猱,或乱加轮指,奏出一阵炎嚣。殊不知琴是清静之乐。性好热闹,就已去中正远矣。

发声局促的人,往往是想显示自己的熟练技巧。于是他们一味求复杂、一味求快速,演出繁促之声,自以为是娴熟流利。但是,如果已经到了局促的程度,也就失去了宽和中正的风度,也就不是正声了。这是偏失于繁促。

取音粗厉的人,往往是求刚劲,或是想表达激情。但是,真正的刚劲是有控制的。而琴乐的情感也是要符合中正的法度的。若完全不加控制,为刚劲而刚劲,为激情而激情,就是所谓的“暴”了。这就是偏失于暴厉。

入弦仓卒的人,往往是想显示自已的轻松与娴熟,于是草率入弦,殊不知操琴必气肃。气不肃,心不静,弦上哪里会有清音?这是偏失于草率。

气质浮躁的人,往往是想显示自己潇洒的风度,于是左摇右晃,前仰后合,双手舞动,如此等等,自称为台风。殊不知自己所作之相,无非是轻浮之态。弹琴要庄重,不可轻浮;要感自内心,并非动其外表。只以浮噪轻佻之态以媚人者,也就没有正声可言。这是偏失于轻浮。

如上所述,种种俗态,不胜枚举。但总结起来,种种偏失,无非是错在审美上的偏激之念,以至失去了中正。所以,琴人从始至终,都要不离于中正的观念。这个观念在学琴之始,就该树立起来,并在以后的历练中不断地使之更加建固。万不可以为初学时不必谈审美。初学对于一个琴人来说,是树立正确观念的关键时期。这时打下一个中正观念的基础,以后就可以少走不少弯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琴声十六法》要点浅释:十三曰中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