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十六法》要点浅释:十五曰疾

原文:

指法有徐则有疾。然徐为疾之纲。疾为徐之应。尝相错间。故句中借速以落迟。或句完迟老以速接。又有二法。小速微快。要以紧。递指不伤疾中之雅度。而随有行云流水之趣。大速贵急。务使急而不乱。依然安闲之气象。而泻出崩崖飞瀑之声。是故疾以意用。更以意神。

要点:

疾徐轻重,互不可缺。疾徐相应相宜,贵在恰好。有徐则必有疾,不可一味求缓而失疾徐相应。徐为疾之纲,疾为徐之应,彼此错落相应,方得妙趣。

疾者速也。有小速大速之分。小速形疏而实密,要点在于紧凑,而疾中不可伤其雅度。故小速有行云流水之趣。大速之要在于急,然必要急而不乱,多而不繁,于急中仍有安闲气象,如江河瀑布,一泻千里。

浅释:

“疾、徐”是前之诸法运用的直观表现。为什么这么说呢?疾徐直译就是快慢。但文中并不是仅仅在说快慢而已,而是通过快慢来说节奏。中和大要以及前之诸法的运用,最终要落实在节奏曲调之上,也就表现在一快一慢之间。所以说,疾徐是前之诸法运用的直观表现。

所谓“疾”,就是快慢的快。琴乐一般来说是比较舒缓的,但是,有慢也就必有快。快慢本是相互依存的。

用疾时,先要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琴乐大体是比较舒缓的。用疾也要以徐为纲,而疾与徐相应。快慢相间相应,才成其节奏。所以才有“借速以落迟”,“句完迟老以速接”。总的来说,快与慢是对比出来的。一味求快,而并无快。一味求慢,也并无慢。

疾有二法,即所谓小速与大速。所谓小速,是形疏而实密,听上去不是很快,而指法上却要求有相当的速度。其要点在于紧凑。但紧凑不能落于噪促,要不失清雅之度,而有行云流水之趣。

所谓大速,即是很快的节奏。其要点就在于快。但是,快而不能乱,要弹得清晰。快则指法多,但要干净简洁,不可求繁杂。即所谓“快而不乱,多而不繁”。在快弹之中,仍要有抑扬顿挫,要有安闲从容的气度。而在这安闲从容中,弹出崩崖飞瀑之声。

所以,所谓疾,并不是一味求快,为快而快。要快得得当,快得恰到好处。这要在会意上下功夫。要在曲意的理解上有心得,所以哪里该快,快到什么程度,在于神意之间。节奏是听从于神意的,节奏随着意走,即所谓“贯气”,琴曲才有生命。如果仅仅是记节奏,这里多少拍,那里多少拍,也就成了机械地重复,节奏虽准,指法虽熟,但琴曲仍是死的,不会有传神之妙。所以说“疾以意用,更以意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琴声十六法》要点浅释:十五曰疾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