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十六法》要点浅释:二曰松

原文:

松。即吟猱妙处。宛转动荡。无滞无碍。不促不慢。以至恰好。谓之松。吟猱之巨细缓急。俱有松处。故琴之妙在取音。取音宛转则情联。松活则意畅。其趣如水之与澜。其体如珠之走盘。其声如哦咏之有韵。可以名其松。

要点:

琴之妙趣,半在吟猱。吟猱之要,在于圆满。所谓吟猱圆满,在于不促不慢,不多不少,其贵在恰好。

欲得圆满,体松之一诀。左手取音方正坚实,而又松活自如,宛转动荡,无滞无碍。以此为基,方得不促不慢,不多不少,以至恰好。如此则谓之为“松”。吟猱之巨细缓急,皆不离此也。

浅释:

“松”说的是左手的松活。文中说“松,即吟猱妙处”,可见其主要用途在于对吟猱的控制。吟猱之时,宛转动荡,无滞无碍,不促不慢,以至恰好,就可以说是松了。

“琴之妙趣,半在吟猱”。而吟猱之要,在于圆满。请注意,这里的圆满,是指吟猱恰到好处的圆满,并非方圆之圆。这一点不可混淆。什么是圆满呢?吟猱动荡,不大不小,不多不少,不促不慢,恰到好处,即所谓圆满。

想做到吟猱圆满,左手必要有松活之功。左手取音方正坚实,而又松活自如,宛转动荡,无滞无碍,即松活之功。以此松活之功为基础,才能做到不促不慢,不多不少,不大不小,恰到好处。所以,这一个“松”字,非常重要,是弹奏的基本要法。

文中水之与澜、珠之走盘、哦咏之有韵三句,是用比喻之法来说明“松”的要点。“其趣如水之与澜”,是把声比喻为水,把韵比喻为波澜。吟猱是用来控制韵的。其可以韵补声,并使声更加传神。声与韵,恰如水与波澜一般,本为一体,但各有其功,而又能相辅相成。这是声韵的意趣所在,也是吟猱的意趣所在,也是松活之功的意趣所在。

而吟猱动荡的体,即吟猱动荡的动作,则如“珠之走盘”。珠是圆的,在盘中滚动起来,是没有滞碍的。吟猱若得松活之功,其动作就象珠在盘中滚动一样,毫无滞碍。此即所谓“其体如珠之走盘”。

要做到“如珠之走盘”,就一定要解决力度的问题。关于按弦取音的力度,古有“按欲入木”一说。所谓按欲入木,并非真的要把手指按进木中,而是说按弦取音一定要方正坚实。初学者在一点上,容易犯两种错误。第一是想追求松活,而按弦不牢,所以得音会“浮而不实,晦而不明”。第二是按弦牢固,但胶而不灵,难以移动。如果出现这两种错误,也就不能真正地做到松活。这两种错误,问题都出在左手取音时力度的拿捏上。第一种只求灵便,而力有不达,所以取音虚浮。第二种只知用死力,发力不合理,所以胶而不灵。

要想做到松活,先要在琴容端正与手势合理上下功夫。要知道琴容端正与手势合理,并非仅是为了仪表端正好看。端正的琴容、合理的手势,也是做到合理发力的基础。弹琴时身体正直,沉肩坠肘,左手不可悬腕,将手臂的重量自然贯注在手指之上。这一点非常重要。若左手按弦取音时,只知道手指使死劲,则难免胶而不灵之病。按弦取音,力应来源于手臂,通过沉肩坠肘,着落于腕底,贯注于按弦取音的手指之上。此时按弦的手指,其实并未用多大力量,起到坚实支撑的功用即可。其力在腕底,即所谓腕底劲,或袖底劲。如此则能在取音坚实的基础上,做到松活自如。

能了悟“水之与澜”的意趣,能得到“珠之走盘”之功,下指取音,则“其声如哦咏之有韵”,情联意畅,其妙趣自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琴声十六法》要点浅释:二曰松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