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材无罪,罪在琴工

琴材无罪,罪在琴工,琴之优劣,材固然重要,然不及人,琴人用心,化腐朽为神奇,琴人庸怠,美玉成顽石,琴之好坏,在人不在材。

喻绍泽者,琴界之大家也。绍泽生于蜀地,家境殷实,兄弟六人,居于一堂,家风淳朴,人丁兴旺。其舅廖文甫,晚清知府,品格高雅,不愿随波逐流,效仿渊明,挂印归蜀,文甫精通琴棋书画,退隐归田,便授艺与绍泽兄弟几人,绍泽幼时即随其舅习琴弄文。

绍泽身处旧式乡绅之家,然其母开明远见,绍泽兄弟数人,在内则修习四书五经,在外则修学堂教育,中西合并,思维开阔。绍泽虽琴艺精湛,亦修身养性,不以为生,毕业之后,为外文教师。

绍泽痴迷于琴,每逢周五,必至其舅文甫家,修习古琴,风雨不断,直至其舅离而去。民国中期,蜀地琴家裴铁侠来访,以琴会友,铁侠弹《阳春》、绍泽弹《流水》、其兄绍唐弹《高山》,琴声之中,心灵相通,犹如伯牙再遇子期。

后裴铁侠召集蜀地琴家,组织律和琴社,每月雅集,众人轮流为主,抚琴、作画、吟诗、小酌,诗情画意,好不自在。此番风雅之事,月月有为,直至日寇侵华,众人离散,然琴断意未断。

解放时期,民国当权欲聘绍泽为国大代表,绍泽不为心动,婉言相拒。自言道:“官场名利,尔虞我诈,吾不为也。唯古琴与英语,吾之所依也,前者吾之所爱,后者生活之所依,其余之事,终不为心动。”

绍泽琴风稳健、朴实,蜀地之名家也,德才兼备,弹琴育人,斫琴授徒,一时之间,蜀地琴风浓郁。绍泽斫琴,以人为本,以材为辅,材之好坏,先天已定,人之优劣,后天可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琴材无罪,罪在琴工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