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初古琴

从来都没有救世主

从来都没有救世主

还初 / 禁止转载

很是喜欢看蚂蚁,喜欢看它们那种接地气的生活,顺便膜拜一下小蚂蚁的大力量,坐在那儿一围观就是很久,精彩处呼公子过来,两个人相对而坐继续围观。

相对较微观的世界里,实则都在不停地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我们碰到了很多。有一种半透明呈红黄色的蚂蚁,个头很小,却凶猛异常,有点像火红蚂蚁,我猜也是入侵品种。这个品种的蚂蚁实在是凶猛得很,不仅跑起来飞快,还擅长掠夺以及围攻大型蚂蚁,胆儿特肥。

我时常见它们直接爬进大型蚂蚁的洞穴直接抢夺食物,也见它们成群结党地围攻一只大蚂蚁,有咬肚子的,有啃住腿不松口的,大蚂蚁体格再健壮却毫无还手之力。遇到这样的蚂蚁,甭管用什么工具你是绝对分不开它们的,这种小蚂蚁死都不会松口的,要救大蚂蚁的话,只有用洒一点水的方式,或用风油精靠近它们把它们赶走,让它们主动撒口,不然是绝对不可能的,以上均实践若干次。

有次遇到一只幼小的蟋蟀,翅还没长全,在路边怎么都跳不过去,仔细一看,原来有两只那种小蚂蚁在它身上死死地咬住。 任凭那只蟋蟀跳翻天,它们在上面纹丝不动,看来是势在必得,哼,这蟋蟀我还救定了。

拿来矿泉水,倒在蟋蟀身上,反正蟋蟀洗澡也是可以的,蚂蚁就不行了,看有水了立马撒口逃了,蟋蟀得救后,发现它实在太幼小了,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在我的帮助下刚过去台阶,跳了几下又被一小片弱弱的蜘蛛网缠住,死活起不来了。我一看,到处都是蚂蚁和蜘蛛网,看来这蟋蟀能否长大都得看运气了,一路成长中得遭遇多少次劫后余生啊。便想带回家养大再放回去,慧公子说,还是让它自己在这里长大吧,把它放到安全的草叶上去,几天就长大了,非常快。考虑了下,还是把它放到一棵草上去了,希望它能顺利长大。

七号下午一不小心又开始看蚂蚁了,两只打架的红色大蚂蚁,争夺一只半死不活的中型黑蚂蚁。矿泉水已经喝完了,我吐了点唾沫把它救下。。发现黑蚂蚁已经快不行了,看来是活不成了,这就是它的宿命,它始终没有逃脱。慧公子说,你这样救了它让它活活饿死,还不如让它来点痛快的。我也不知如何安置它,只好把放它的树叶放在了绿化草上,让它自生自灭。

去年时进了大山里,有一片地方蚂蚁窝特多,不小心踩到一只长翅膀的巨型蚂蚁,发现的时候肚子已经被踩瘪了,它非常艰难地想拖动自己的身躯,然而肚子黏在了尘土里。

看到它的样子,我真的很难过,把它拿起来放到平滑的石头上,发现肚子瘪得不可能再好起来了,在石头上可以拖着缓慢往前爬,但是它肯定是活不下去了的,有那么多爱攻击黑蚂蚁的红色蚂蚁,肯定会来一口一口地咬死它,而它将会有多么无助。

只好拿起小石头一击毙命,心中默默地道歉,只希望若有来生,你能安好,不要再做一只蚂蚁,要做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生命,从容终老。难过了好久,那无奈又用力拖着瘪了肚子身躯的一幕,让人心中十分难受。

总是妄想做谁的救世主,却连自己都救不了。

上学路上一个货车上面许多人畜无害的羊,被五花大绑,我知道它们即将被屠宰,难过和无力,却忍不住停了下来。

它们仿佛也在渴望着一位救世主,见我停下来,对着我微弱地求救,眼睛里面是绝望也是希望,它们仿佛极度渴望奇迹的出现,一个救世主能救了它们的性命,解了它们的惊恐。

然而我只是对视,我没有勇气为它们做更多的事,我只能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任泪洒满了脸。可是苍天无泪,我怪谁?你们又能怪谁?

有的人为了功德,有的人为了名利,用着假装的仁慈来交换这些欲望。

然而,你是为了什么,你只是一个十岁的又瘦又矮的孩子。

你为这吃尽苦头,却从不上进。

你为这尝尽荣辱,却从未超越。

芸芸众生谁又比谁高贵,冤冤相报,谁又最终逃脱了天生天杀。

呵呵,我只是比你们晚死一些时间而已,我还要去走一些路,多看看这个人间,离开的时候,尽量不要像你们那样惊恐无措。

也许,我可以不让自己那样无措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从来都没有救世主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