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修炼中的封建迷信

破除封建迷信

破除气功中的封建迷信,就是要揭去蒙于气功上的封建迷信面纱,还气功以科学面目,揭示出其科学本质。因此,对待气功中的封建迷信,一方面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另一方面又不能因其有迷信色彩便全盘否定,而应持严谨的科学态度去证其真伪。例如佛、道教的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等等神通,被说成是神佛之作用,长期迷惑了人们。打开其封建迷信的外壳,找出其科学的内核,其实质是练功达到了一定程度,人体气血充足,打通了头内相应部位的穴窍,把人固有的眼耳鼻舌身以外的感知系统的功能激发出来,于是便出现透视、遥视、遥听、意识感知和预知等等超出常人的功能。对于这些功能在诸子百家著作中有不少科学的论述。《管子》就明确指出这些功能“非鬼神之力也,精气之极也”。在气功与宗教结合时期,道、佛两教中不少练功有造诣者,亦深悟其理,提出:“仙佛本是人来做”,“种种神通”乃是人通过练气功获得的能力。

下面分析几项迷信色彩较浓的练功方法与气功现象。

 一、关于念咒

道教、佛教,尤其民间宗教都认为咒是神验的,现在不少练气功者也很崇拜咒法。到底什么是咒,它有无作用,有无科学道理,这是学练智能气功者必须搞清楚的。

(一)对咒的传统看法

佛教称咒为“咒陀罗尼”,《秘藏记》中说:“诸经中说陀罗尼。或陀罗尼、或明、或咒、或密语、或真言。如是五义,其如何?陀罗尼者,佛放光,光中所说也,是故陀罗尼与明其义不异。咒者,佛法未来汉地前,有世间禁咒法,能致神验除灾患。今持陀罗尼人,能发神通除灾患,与咒禁法相似,是故曰咒。密语者,凡夫二乘不能知,故曰真言。然皆第一义边所言也。”咒是如何产生的呢?《大乘义章》中说:“菩萨依禅定能发咒术,为众除患第一神验,名咒陀罗尼,菩萨依禅备起多用,随用别论,即有无量陀罗尼门……”由此来看,咒的来源是练气功的人在气功态中依据练功或治病的需要而产生的指令性音声,是练功者的功能的表现形式,所以能起作用,是由于练功者的功力。当代很多气功师不用咒,只发功,祛病除灾的效果不是也都很好吗?对于经、咒的作用,大珠和尚有一段精辟论述:“有法师问,持般若经最多功德,师还信否?师曰:不信。曰:若尔,灵验传十余卷皆不堪信也?师曰:生人持孝,自有感应,非是白骨能有感应;经是文字纸墨,文字纸墨性空,何处有灵验?灵验者在于持经人用心,所以神通感物,试将一卷经安著案上,无人受持,自能有灵验否?”(《顿悟入道要门论》)。由此益知,念经念咒所以灵验,关键是持咒之人的心(精神)在起作用。为什么持咒之人的心能起作用呢?《瑜伽略纂》中说:“咒陀罗尼以定为体,依定持咒令不妄故,以咒为境也。”就是说,持咒可以入定(进入气功态),使心注一境,于是发挥意识的主导作用。道教虽然把咒视为役使鬼神的秘诀,看来迷信色彩甚浓,但对其机理却作了科学的解释。张三丰说:“仙经佛典,慈心救世,更为咒语,使诵者不解其辞,无意义可味,无文理可思,用以拔其孽识,驱除杂念,洗心之妙法也。”(《太极练丹秘诀归源论》)这说明念咒因其无意可寻,反复念之,可使人入静进入气功态。白玉蟾则说:“咒之意义,贵于心存目想,则号召将吏如神在前。”(《海琼白真人语录》)这又说明了道家的某些咒语,又是积极主动地运用意识的结果。由此观之,即使古气功家也并没有把咒语完全神化。

(二)气功科学对咒的看法

站在气功科学的立场的剖析,念咒的实质就是念口诀,有以下作用:

1、念口诀也是一种意守的方法,有宗教信仰的人把口诀当做神圣的信条来默诵,容易收到集中精神、消除杂念的效果。

2、口诀中的良性词句有自我暗示作用。

3、我国语言音韵中有平声、仄声之分,开口呼、合口呼之别。在气功学中,一般来说,平声统领气机上升,仄声引导气机下降;开口呼音有助于气机的开张,合口呼音促进气机的翕合。巧妙地运用这一规律发音,能加强气机的升降开合。

4、我国语言发音中有九音次第的不同,如唇音、齿音、舌音、腭音、喉音、舌齿音、舌尖音、唇齿音……按中医、气功理论,不同的发音部位与一定的内脏相关,其发声可引起相应的内脏或内脏相关部位的振动,从而加强内脏的气化过程。

5、当发音有d、t、l、j、r的音符时,都有舌抵上腭的动作,这一动作可收到交通任督二脉的作用……

从这里可以看出,念口诀的作用,不在于求神拜鬼,而是有一定的科学道理。根据以上规律编创了新口诀,如“恬淡虚无”,“通、通、通”……在实践中收到了良好效果。掌握这一规律后,可以依据不同的需要,运用不同口诀与音符。我们每个气功工作者,都可以在自己的实践中来丰富发展它,使之尽快成为系统的、科学的练功方法。

在这里附带谈一下,每个好的练功口诀,既是指导练功的纲领文字,又是练功感受的高度概括,故持口诀练功多收效快。但这决不意味着有了口诀就万事大吉,就可以一用就灵,只有经过认真地、艰苦地锻炼,才能引发人体内气的变化,才能使口诀与内气变化形成内在联系。如果套一句现在生理学的话来讲,就是使口诀成为练功人内气变化的条件反射信号。达到这个程度时,即使不练功,只要念动口诀,就可以产生巨大作用。所谓口诀的“灵性”到这时才能显现出来。

为了加深理解咒的作用,试对两则咒语剖析之。

①民间宗教有这样一个咒:“头顶佛世尊,口中念观音,身后是真武,身前是老君,左边有青龙,右边白虎神,弟子来到此,奉请护法神。”一边念,一边按照咒的内容去想,先想“头顶佛世尊”是以意向头上引气,再想“口中念观音”使内心安静,然后前后左右都想了,实质是通过念咒,以意引气,把周身各部都布上了气,也就调理了全身气机。

②佛家密宗灌顶咒多念唵(weng)阿(a)吽(hong)三字,这是以声引气的练功方法,念这三字可引起颅腔、胸腔、腹腔的共振,收到整合气机、三田反复作用。它所以起作用不是什么菩萨的作用,而是发声调整了气机的结果。智能气功依此理,新编了“刻苦练功,完美身心,造福人类”这一喊口号的口诀,也收到了同样效果。

为了说明念咒并不神秘,讲一个见诸佛教书籍记载的故事。说的是一个云游和尚晚上走至半山腰,见一小屋内放光,暗喜有机缘遇到有功夫之人,于是推门入室,见一老叟盘坐炕上,打过招呼便问:“施主练的什么功?”老叟答曰:“菩萨咒。”和尚更为高兴,自忖出家四十年,尚未听过有菩萨咒,忙向老叟请教,老叟说:我练此咒六十余年,尚未传授过一人,就是六个字:唵、嘛、呢、叭、咪、牛。老叟把“吽”错念成“牛”。和尚一听笑了,告以此咒非菩萨咒,乃六字大明神咒,并指出最后一字念“吽”(hong)而不念“牛”。和尚走后,老叟按更正的去念,总是绕口念不好。三个月过去,和尚又来至半山,心想老叟把“牛”改正念“吽”后,功夫当更高了,不料屋内一点光也没有,进门一看,老叟正念大明神咒,最后“吽”总念不好。和尚满腹疑团,为何老叟念“牛”有光,念“吽”反无光,回庙后求教于方丈,方丈说:“你出家四十年,为何不懂此理?念咒是把心定住,心定后身体的三昧真火出来,便有光了。老叟按他的念法念了六十年,念的一心不乱,三昧真火出来了。你让他改念,心乱了,三昧真火便出不来了。”方丈讲出了念咒之真谛:关键是把心定住,念牛、念其他什么都可以。

    二、关于掐诀

掐诀是道家的称谓,佛家称为手印。一般指的是以手或手指结成一定的形式,多与念咒配合应用。《陀罗尼经》云:“诵咒有身印等种种印法。若作手印通诸咒法,易得成验。”佛教密宗手印法繁多,常见的有大悲百八手印法,其它常见手印有数十种,《佛教大辞典》绘有40多种手印图,道家手印更多。对于咒多有公开,对于手诀式则多保密,认为这是驱神役鬼的手段,从而把掐诀说得神乎其神。其实掐诀并不那么神秘。在中医气功理论里,手的五个指头的指腹又分属于五脏六腑。一般而言,手指的气血流行比较畅通,感觉比较敏锐(现代科学也证明手指的生物电变化受意识的影响最明显),经络敏感实验证明在入静状态下压迫经络的井穴,可使非经络敏感人变为敏感人。所以我们认为旧功法的掐诀,其实质主要是刺激不同经络或内脏所属部位能增强人体内部气化、气血运行,以及人体与大自然的整体关系,从而增强练功的效果。用这一理论指导实践,依据不同经络、脏腑的练功需要,安排掐诀部位,都收到了预期的效果。至于掐诀中的更繁杂的理论,如阴阳、五行、八卦、天干、地支……尚需进一步探讨。

为了便于研究手诀式,请看手掌分位图。指腹位是五脏六腑位,指纹有十二地支、十天干、八卦九宫之分。

手掌分位示意图

[因无法复制该图,故用文字描绘,请各位老师意会:]

拇指:二节指腹为胃,首节指腹为脾。
食指:末节横纹为丙、寅纹、艮;中节横为震、卯纹、丁;第一节横纹为巽、辰纹、戊;指尖为巳、己纹。
中指:末节横纹为乙、丑纹、坎;末指腹为小肠;中指腹为心包;上节横纹为离;上指腹为心;指尖为庚、午纹。
无名指:末节横纹为甲、子纹、乾;末指腹为大肠;中节横纹为兑、癸;上节横纹为坤、壬;上指腹为肺;上指尖为未纹、辛。
小指:末节横纹为寅{亥}纹;末节指腹为膀胱;中节横纹为戊{戌}纹;上节横纹为酉纹;上节指腹为胃{肾};指尖为申。

    三、关于符箓

符箓是道教与民间宗教常行之法,包括画符与木印之图文,认为是通神之灵文,用以禳灾祛病。至今仍有不少练气功者崇信此术,因为有的道士或气功师用之确实有效。对符箓的作用到底应如何看待?是神吗?下面摘录几段符箓专著中的叙述。

《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中说:“凡书符,先入室梵{焚}香,默坐良久,炁定神悦,叩齿运气,心与符一,符与心俱聚炁,不须回首,吹呴不在作声;磨墨点末,皆如金光银光,染笔下笔,唯见是光分明,远存不在泥滞一举,见前语咒专在心声,正当书符之时,心境无染,下笔书符,如自传喜神。书讫,运气剔诀。凡驱邪符,运自身煞气;济度符,当运天然生气。皆不在形容,乃密运之妙也。”《灵宝玉鉴•卷一》中说:“执符把箓,监真度生,亦体夫自然神化,玄通之妙也。宣行之士,宜静虚守一,注念凝神,调微幽明,混融内外,则我之法性元神,即是本来真身元始,其一点一画,悉是道气金光,诚如是,则无所不通,无所不度矣,道法体用岂有他哉!”又说:“盖法官所有诸法之将吏悉召之,以佐助行持。唯当存自己灵宝祖气以为之主,次则中理五气混合百神,存召役遣无所不可。”

从以上引文看来,所谓画符发箓之功,实系行法之人的功夫所致。不是吗?画符之前要安神定意,书符之时要聚气凝神,非此则不能起作用了。对此,《清微元降大法》中说得最为明白:“法有出于同门者,其符同,其诀同,而用之辄不灵者,诚不至也……苟中无所主,炁散神昏,行持之际,徒持符咒以为灵,岂见侥幸于万一,吾见其不得矣。”在《万法归宗•总叙》中说:“一点灵光便是符,人间错会墨和朱,古仙不肯分明说,迷却多罗大丈夫。”云谷老人说:“符箓家有云:不会书符,被鬼神笑,此有秘传,只是不动念也。执笔书符,先把万缘放下,一尘不起,从此念头不动处下一点,谓之混沌开基,由此而一笔挥成,更无思虑,此符便灵。”这些引叙表明,古人对画符所起的作用,是十分明确的,即练功者内在的功力,书符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清微元降大法》中说:“符者天地之真信也,人皆假之以朱墨纸笔,吾独谓一点灵光通天彻地,精神所寓,何者非符?可虚空,可水可火,可瓦砾,可砂石,可草木,可饮食,可有可无,可通可变,是谓道法。”这一段论述,真是太精辟了,只要有功夫,有灵气,如何应用都行。现在很多智能气功的辅导员,都会用信息水治病,或径直发气于病人,较之古人用符岂不是简便多了。

对于符箓咒诀,即使古之行持者并非认为是无上妙法。符箓专著《清微元降大法》中竟有如下论述:“有道中之道,道中之法,法中之法。道中之道者,一念不生,万物俱寂;道中之法者,静则交媾龙虎,动则挥喝雷霆;法中之法者,步罡、掐诀、念咒、书符。”又说:“一念才动便属后天,符图咒诀抑又未之矣。法无存想,存想非真法;无造作,造作为妖法;无叱喝,叱喝为狂法;无祝赞,祝赞为巫。”又说:“太极未判之前,孰为阴阳?孰为三才?孰为五行?孰为五方?孰为八卦?故有道之士,撤手行持,不假符箓。”说得何等明快,真正有道之士,不需要符箓。至于步罡踏斗也是变相练功。《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中说:“以心合神,以神合气,步罡之法在乎足,足所履之,手亦运焉,手运之际,心亦存焉,如此则为步罡,否则不为无应,又无益也。”过去道教法师用各种印,也不是什么神灵作用。《玉堂大法》中说:“行法以印,因以检束身心。后世无知,故心劳力屈。盖古人印心,今人印木。立之法印,以统法职,庶执印而有所皈依,下印而有所隶属……未悟之前,须做木印,既悟之后,唯在心印……人有印则神室清明,印于我尔,何假于物。”

总之,符箓之灵验,不是符箓本身的作用,而是练功的功夫在起作用。

 四、关于开天门

“开天门”又叫开顶,是气功中的一个特定术语。无论佛家功,道家功……练到一定程度后,都有开顶现象。这在很多气功书中,如《性命圭旨》、《慧命经》、《大成捷要》、《因事子静坐实验谈》……都有记载。“天门”是头顶的穴位,而不是什么“通往天堂之门”,无需对天门二字视若蛇蝎,人体带“天”字的穴位很多,如:天窗、天牗、天府、天池、天鼎、天井、天突……现在泛称的开天门指传授气功时的“开天门”。基本作法是:气功师对准学功者的天门穴发气,调整学功者内气,使之有序性增强,敏锐其感触机能,从而感觉到天门穴有规律的跳动。严格说来不能叫“开天门”而是“点通天门”(有的点“天目”穴——印堂上一寸)。由于通得很快,故称“顿法”。密宗的灌顶,一是上师发气,一是借助口传的咒语之音声振动,激发受功者的气机变化,起到一定的助功作用,这里没什么神秘力量而言。另外一种是自己练通。气功师教给练功者一定的功法,当练到一定程度后,也可感到天门跳动。由于自己练通的慢,故称“渐法”。现在盛行的很多功法都可以收到此效果。如静功的“真气运行法”通督脉后,动功的“捧气贯顶法”、“形神庄”、“五元庄”……真气发动后,均可出现天门跳动,即使无师指导亦可;有些神经敏感的人,虽未练功自己也能感到天门穴的跳动。由此可见,天门跳动并不是什么“开了天堂之门”,而是教练气功中的一种现象。

诚然,当天门出现跳动后而意守之,练功效果都比较好,进步比较快。这是因为,把跳动的天门当作意守对象,目标明确,而且因其有跳动的感触,容易守住;另外,头为“元神之府”,是大脑皮层所在地,意守天门可以使元气充盈于脑,从而加强大脑统帅全身的机能。所以收到良好效果是意守窍点的作用,而不是什么“神灵”的“保佑”。

  五、关于磕头求神佛保佑而愈病

天津一个练智能气功的学员给我讲,他姐姐患肝炎,三年没治好,后来到“大悲院”,每天给观音菩萨磕108个磕[衍字]头,磕了一百天,病就好了,说明是观音菩萨保佑的结果。我给他讲,我们搞气功科学,不干涉别人宗教信仰的自由,但这些现象可用气功科学的道理予以阐明。求神拜佛时内心非常虔诚,只有一个观音菩萨“保佑”的念头,类似练气功入静状态。拜佛作揖的动作,相当于练功双手胸前合十正对膻中穴,起收摄心神,增强左右气机环流,使气血相合之作用。磕头时上身一俯一起,能促使任脉气下降,督脉气上升,每天磕108个头,一百天小周天通了,病也就可以好了。如果同样地虔诚、专一,在家里认真磕头,也能把病磕好。所以并不是观音菩萨保佑把病治好,而是自己通过磕头锻炼治好了自己的病。

  六、关于“出游”

有的气功师于练功时带徒弟“出游”,搞什么“游山玩水”、“参见仙佛”,嘱众多弟子一起练静功,并说带大家上天堂……收功后,问众弟子谁上天堂了,而且真有几个弟子诉说见到的情景相仿佛。由于“出游”可以使徒众见到大体相同的景色,所以往往使人迷惑不解,过去一些民间宗教常用这种方法炫耀功夫高深,以取得徒众的崇拜。其实这种所谓出游,乃是气功科学的意识传感,那些徒众见到的“出游景象”,是气功师意识中浮现的景象被徒众意识感知的结果。关于意识传感,近年来报导较多,如《中华气功》1983年第三期中,就刊载了《20世纪的东方神秘——瑜伽》与《思维传感能力是如何获得的》两篇文章,文中不仅例举了意识传感现象,而且描述了训练方法。练功者能入静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呈现意识传感能力,练同一功法的人之间尤其明显。当气功师意识里浮现某一景象时,有意识传感能力的徒众就可以感知它。这就是不同的人看到同一景象的秘密所在。“出游”的气功实质,属存思默想范畴,其实,丹道家早就有默存之法。苏东坡诗云:“覉枕未容春梦断,清都宛在默存中。”清都之事见《列子•周穆王》:周穆王时,“西极之国有化人来,谒王同游,王执化人之衣袂腾而上中天乃止,暨至化人入宫,耳目所观听,口鼻所纳尝,皆非人间之有,王实以为清都紫微帝之所居。化人复谒王同游,所及之处,仰不见日月,俯不见河海,王意迷精丧,请化人求还回。既寤,所坐犹向者之处,侍御犹向者之人;王问所从来,左右曰:王默耳。”这就是说,周穆王的一切感受,都是他自己意识中的东西,而这一切的来源,则又是所谓化人的意识造型,意识传感的结果。那些自诩能带人上天见仙佛的“气功大师”们看了这段古人关于默存的记叙,将对自己的所为作何评述呢?!

彻底戳穿“出游”的骗局,除了理论宣传外,还有两个简易方法:

(1)当“气功师”带功时被带者集中精神意守肚脐部,或意守呼吸,或默念“恬澹虚无”等。这样,即使曾被带着“出游”过的人,也不会产生出游现象。

(2)那些自诩能带人出游的气功师,不能从他见到的所谓的万能的仙佛那里,得到他自己从来不懂的专门的科学知识(如原子弹构造),这就充分证明所谓出游不是实有的。

以上把气功中的一些迷信色彩较浓的内容做了气功科学的分析,以便划清气功科学和迷信的界限。我们相信,随着气功事业的深入发展,随着气功知识的普及,封建迷信的思想一定会逐步清除,神仙上帝的威严也将随着气功的发展而消灭,这是历史赋予气功的责任。记得1986年到新疆自治区办形神庄学习班,其中一位信奉天主教的和一位信奉伊斯兰教的也来学功。我说:“你们有上帝和真主保佑,为什么还学气功?”他们说:“上帝和真主不保佑我治病健身,保我们死后进天堂。”我说:“你们在学习班信气功,学20天便能发气治病。”他们说:“手能发气治病是灵气,只有上帝、真主才能给灵气。”学习结束时他们果然都能发气治病了,他们非常惊奇。我说:“你们信上帝、真主20年,并没有得到灵气,练了20天气功便有了‘灵气’。这是气功科学,不是上帝、真主。”1987年我们在北京办学习班,东北一位出家40多年的和尚前来学功治脚病。他在学习班看到我们一组场,让在场的2000多人手长就能长起来,让手短就又短起来,便对我说:“这比释迦牟尼还厉害。”他还要送我一个慧集金刚咒,说念20万遍就神通广大。我问他念了多少遍,他说已超过20万遍。我说:“你的脚病为何还不好?他的咒怎么不灵了?”和尚无法回答。练功后他的病好转了,还要求我发给他辅导员证(最后没发给他)。这些人他们虽然还保持着自己的信仰,然而练气功使他们发生的变化的事实,使他们相信了气功——于是万能的上帝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就被排斥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破除修炼中的封建迷信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