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

《圆觉经》:“善男子!但诸菩萨及末世众生,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彼诸众生闻是法门,信解、受持不生惊畏,是则名为随顺觉性。”

  太虚大师解说

此节别明顿根无层次之随顺。最上根人,根性猛利,即渐次而无渐次以随顺觉性。此中菩萨及众生,即指此等根机之人。居一切时不起妄念者,遇境逢缘,不起我法二执,谓随处了当,不更增生妄念,非依上来凡夫、菩萨等渐次劬劳修断。于诸妄心亦不息灭者,不起妄念,亦并非全无妄心;但有心息妄亦是妄心,故云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者,妄境缘生无性,虽任运而知而不加意计度分别,故云: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者,无了知即是无计度分别,盖云虽无计度分别之心,而非辨别此是真实、彼是虚妄,故云不辩真实。彼诸众生,单指末世顿根,修佛圆觉之人。是法门、指无渐次之法门,谓独此圆顿根机之众生,为能闻此法门而起信生解,受以自修,持以教人,无所惊畏,非余所能也。如此即渐次无渐次,故不复有差别,故云是则名为随顺觉性。

  憨山大师解说

此的示平等安心之妙也。上言位有高下,证有次第者,皆为不了寂灭心体,妄有修证,不忘能所对待,故悟有浅深。今示平等一心,任运合道,乃圆悟顿证之妙旨也。以众生日用现证,全是如来平等法身,若一念不生,全体自现,故云居一切时,不得故起妄念,以才起一念,即迷现量故也。谓众生妄想,本自无性,元是真心,若息妄求真,似斩头觅活,故云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以妄想境界,本是一真,不容拟议。若更加了知之心,即是扬声止响,故云住妄想境界,不加了知,不加了知处,即是真知。若起心更辨别求真实,则头上安头,弥增颠倒,故云于无了知,不辨真实。此道人日用安心的诀,苟能任运如斯,则心心合道,念念证真,不起灭定,而现度生事业矣。从上诸祖,未有不入此法门者。此参禅向上一路,所谓衲僧巴鼻也。

  圆瑛大师解说

前者渐次随顺,位有高下,证有浅深,皆为不了,寂灭心体,能所未亡,恐存分别,则悟入无期。今者的示平等一心,任运合道,乃为圆顿妙旨,成真随顺。前是随相法门,今为离相法门。亦如华严,先说差别位地因果,后以平等因果融之;此中意趣,正相同也。善男子!但诸菩萨及末世众生者:此的示一类圆顿菩萨众生,平等安心之法。居一切时,不起妄念者:以众生日用现证,全是如来平等法身,若一念不生,全体自现,故居于一切时中,行、藏、语、默,见色、闻声,不起丝毫妄念,以才起一念,即迷现量故。于诸妄心,亦不息灭者:谓众生妄心,本无自性,全体即是真如,若息妄求真,何异离波觅水。住妄想境不加了知者:境从心现,元是自心,以妄想境界,本是一真,岂容拟议。举心即错,动念即乖,若加了知,如‘楞严经’云:‘自心取自心,非幻成幻法。’且心体本具灵知,何必更加了知耳!于无了知,不辨真实者:谓于无了知处,则能知既寂,即真实知,真实即知,谁知真实?如眼有见,不自见眼,故不辨真实也。此道人日用安心之法,苟能任运如斯,则心心合道,念念证真,随缘而现利生事业矣!然上云:住妄想境,是事法界,不加了知,则事不碍于理也。此云:于无了知,是理法界,不辨真实,则理不碍于事也。理事无碍,名为圆觉随顺。谓从此任运修习,自可到事事无碍,圆满诸佛境界矣。一指示安心竟。

 智谕法师解说

善男子!但诸菩萨及末世众生,居一切时,不起妄念。

妄念者,取相生想也。然一切诸相,犹如虚空无实体性。如果取相生想,便成妄想。故居一切时不起妄念者,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也。

为何不取于相如如不动?因为一法界故,无分别故,诸法如如故,法界唯心故。若取于相,便是心生分别,还分别自心。

于诸妄心,亦不息灭。

既称妄心,当无实体。若有实体,便非虚妄。既然妄心无体,云何可灭?若人起念灭妄心者,此人便是虚妄。犹如虚空不可灭,若人灭虚空,岂非大痴人?故曰于诸妄心,亦不息灭。

住妄想境,不加了知。

一切境界,皆缘起如幻,无有实性。众生日日住于缘起法中,皆住幻化妄想境也。虽住妄想境,却不应加以了知,加以分别。何以故?唯是一心故,一切相无非实相故。一切境缘生无性,即是一心,即是实相。犹如眼不见眼,刀不割刀。故不应加以分别,加以了知。

于无了知,不辨真实。

固然无分别无了知,当体即是真实。但是若人谓无了知,定是‘真实’。此人是于无分别中,妄起分别了。所谓灭妄取真,皆是妄也。于一法界中,一切法平等如如,无真亦无妄。为何起心动念,辨真辨妄耶?故曰于无了知,不辨真实。

“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一切时”者,须包含闷绝、正死位、一切定中、乃至无余涅盘。若有一刹那不包含,就不是“一切时”。而唯有我们的真心,才能“居一切时”。其次,真心本身,如如不动,不触六尘境,因此也不会与六尘相应而生起念头。以其永不出生,故而永无坏灭。以是义故,名为“真”。

如上可知,“居一切时不起妄念”者,是说真心。这是第一层意思。

然而,悟后菩萨因实证真心之故,意识心转依真心而作种种修行。此时,妄心虽然正常运作而生种种念头,这些念头却不会以五蕴十八界法为真实。因而不同于未悟者之妄念。所以,这句话的第二层意思是说:“悟后菩萨转依真心而修行,应该于一切时不起妄念,也必定会于一切时不起妄念。”

若是未悟凡夫,仅能强令意识心不起妄念,比如定中。然而,出定以后必然妄念又起。不能说“居一切时”,而是妄念时有时无。因而,根本无法做到,若有未悟凡夫如是说,必是大妄语。

“于诸妄心亦不熄灭”:悟后菩萨能够“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为什么又不熄灭妄心呢?妄心者,生灭心,以无常故,名为“妄”。并非是指杀盗淫等恶念。因而,若灭妄心,唯有无余涅盘境界。若取无余涅盘。真心的大用就不能发起,就不可能再受生世间,就不可能再完成“众生无边誓愿度”的宏愿。因而。菩萨必须在具备“居一切时不起妄念”的能力的同时,不熄灭妄心。是为无量劫上求佛道,下化众生。

如上两句,需要合在一起来思维。即能大致了知菩萨所证之心是何种体性;菩萨悟后起修是何种情形。

“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世间即是“妄想境”,菩萨悟后。不灭色身,不离妄想而广修六度。真心与妄心,必须和合运作才能生存于世间,才能“住妄想境”。然而真心没有对境界加以了知的功能。只能忠实地将境界显示给妄心。由妄心加以分别了知。犹如明镜。因而,这一句是说真心的这种体性,同时也是说悟后菩萨转依真心之后的情形。也是教导将悟及初悟菩萨应当如此。

“于无了知不辩真实”:真心永不会在六尘境上做分别了知,当然也不会辨别真妄。需要说明的是,真心也不是完全不了知。只是真心的了知不在六尘境上。那么,真心是如何不住六尘而能了知呢?这就必须是悟后才能现观的事了。悟前知道有这回事就行了。《大乘起信论》中,说过真心的体、相、用;若无相与用,仅独存本体,只有无余涅盘境界。而菩萨虽证涅磐却不住涅磐,如是方能发起真心的大用,方能无量劫度生不止,方能进修佛菩提道而究竟成佛。

如上事实,如《维摩诘经》云:“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六入不会故。”。这里,“菩提”即是真心异名。说明了真心并非完全不知,是能够“了众生心行”的,同时,真心这这种“了知”,却不是在六尘境上的了知,不同于意识心攀援六尘而做了知。因为真心“六入不会”(六入者,色尘入眼根而生眼识;声尘入耳根而生耳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