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住痛定的经验

有关住痛定的经验

知乎问题:得了真空大定的人,万剑穿身无碍是什么意思,不痛吗?难道得道的大德 ,生病了身体疼痛能屏蔽?被万剑穿身虽然人会挂掉,但是不会疼?

还初回答:

不用得道也能做到屏蔽痛觉,非常确定,但需要内在定力和长久练习。

第一次体验是很多年前受过伤,很严重每天都感觉要死过去,到了可以忍受的极限,后来受不了了只能告诉自己身体不是自己的,开始是没什么用,在急剧痛苦中多练习练习就好了,这法子真是逼出来的,能屏障那种痛觉,它貌似依然在痛,但好像与我无关,我就静静地看着它疼。

后来又以心经的句子长时间练习观想过“此身此意非我,眼耳鼻舌身意皆非我……”,不仅做噩梦时可以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并在身体出问题时非常有效地应用了,可以以此脱离疼痛带给我的桎梏,我真的觉得这玩意超级实用,完全可以让剧烈的疼痛不影响到自己的心以及完全可以屏蔽。

我是比较有探索精神的,因为我特别怕痒,小时候我会让小伙伴挠我的脚心,我就屏住气不去感知它的痒,后来发现不仅不怕脚心的痒了,反而可以当成按摩,但是精神涣散的时候不行,比如没有作准备突然被挠就不行,因为不是时时刻刻都住在那种定里。

后来看仿佛居士的书,他提到住痛定,他小时候父亲就让他练习住痛定,练得差不多了,他父亲来考验他,用铜钱大的艾柱放在他的足三里灼,而过程中他的心气很平稳,并且刻意转化这种痛觉为清凉舒服。当时看了笑得拍大腿,这跟我急眼自己摸索出来的情况一样嘛,我还歪打正着,真有这样的定。

你可以说这是自我催眠,什么名义都无所谓,定力是真的,实用也是真的。意根和触根带来的影响是完全可控的,修心者生了定力完全可以做到,前面说过可以辟邪,不仅有能量辟邪,还能蔽觉。

另外万剑穿身你是不是想太多了,那一下就死掉了,来不及应用大定。还有,金刚经中忍辱仙人被割截身体时在无相大定中,这事我完全理解。在对身体痛觉无能为力时,练习这种定力是很实用的。但佛教中有燃指供佛之类,这种凡夫就不要想了,非凡夫也不需要这样刻意以自残的方式证明定力,健康身体是为修行服务的,干嘛非要舍弃它,跟神经病似的。

贴仿佛的话作结尾:有人就说,这不是神经病吗?对,这本来就是神经病。因为凡是异于常人的都是病。你们现在说反话,不正常,是神经有问题。那正常者有问题没有?我看正常者的问题更多。

(还初的自身经验,仅供参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有关住痛定的经验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