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初古琴

《楚辞·九歌》湘君

湘君
【原文】
君不行兮夷犹,
蹇谁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
沛吾乘兮桂舟。
令沅湘兮无波,
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来,
吹参差兮谁思?
驾飞龙兮兆征,
邅吾道兮洞庭。
薜荔柏兮蕙绸,
荪桡兮兰旌。
望涔阳兮极浦,
横大江兮扬灵。
扬灵兮未极,
女婵媛兮为余太息。
横流涕兮潺湲,
隐思君兮陫侧。
桂棹兮兰枻,
斫冰兮积雪。
采薜荔兮水中,
搴芙蓉兮木末。
心不同兮媒劳,
恩不甚兮轻绝。
石濑兮浅浅,
飞龙兮翩翩。
交不忠兮怨长,
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
鼍骋骛兮江皋,
夕弭节兮北渚。
鸟次兮屋上,
水周兮堂下。
捐余玦兮江中,
遗余佩兮醴浦。
采芳洲兮杜若,
将以遗兮下女。
时不可兮再得,
聊逍遥兮容与。

【注释】
①夷犹:犹豫不前的样子。
②要眇(yāo miǎo):美好的样子。
③沅湘:沅江、湘江。江水:指长江。
④参差(cēn cī):即排箫,相传为舜所造,其状如凤翼之参差不齐,故名参差。
⑤飞龙:指刻画着龙的快船。邅(zhān):楚方言,转弯,改变方向。
⑥薜荔(bì lì):一种蔓生的常绿灌木。
⑦涔(cén)阳:地名,在涔水北岸,今湖南省醴县有涔阳浦。
⑧极:终极,引申为到达。
⑨潺湲(chán yuán):水不停流动的样子,这里形容流泪之貌。
⑩棹(zhào):船桨。
采:摘。搴(qiān):拔。
心不同:指男女双方心里想的不一样。媒劳:媒人徒劳无用。
石濑(lài):沙石间的流水。浅浅:水快速流动的样子。翩翩:轻快飞行的样子。
交不忠:交朋友却不忠诚。怨长:产生的怨恨多。期:约会。不信:不守信用,不赴约。
鼍(zhāo):同“朝”,早晨。骋骛(chěnɡ wù):急速奔走。
次:栖宿。周:环绕。
捐:抛弃。玦(jué):圆形而有缺口的佩玉。玦与“决”同音,有表示决断、决绝之义。
芳洲:生长芳草的水洲。
聊:姑且。逍遥:徘徊。容与:缓慢不前的样子。

【译文】
你犹豫不决迟迟不来,
为谁停留在水中沙洲?
我天生丽质又修饰打扮,
急流中驾起芳香的桂舟。
令沅水湘水风平浪静,
让长江安安静静地流。
盼望你啊你却不来,
吹排箫啊我在思念谁?
我驾起龙舟向北航行,
掉转船头抵达洞庭。
用薜荔做帘蕙草做帐,
拿香荪饰桨香兰饰旌。
极目骋怀遥望涔阳,
扬起风帆横渡大江。
一路飞舟不见你的踪影,
侍女啊也为我叹息悲伤。
热泪纵横不住流淌,
思念你啊痛断肝肠。
荡起双桨把稳船舵,
飞舟破浪卷起千堆雪。
薜荔长在陆上啊偏要水中采,
荷花开在水中啊却上树梢折。
二人不同心媒人也徒劳,
恩爱不深厚轻易抛弃我。
石滩上的水啊浅又浅,
龙舟轻又快啊飞向前。
相爱不忠诚招人长怨恨,
约会不守信却说没空闲。
早晨在江边急速奔走,
傍晚泊舟在北洲停留。
孤独的鸟儿在屋上栖息,
弯弯的江水在堂前缓流。
把玉块抛向滚滚江流。
把玉佩丢在澧水之滨。
在芳洲上采摘杜若,
赠给下女聊表寸心。
时光匆匆不会再来,
放宽心怀静候佳音。

【赏析】
《湘君》与下篇《湘夫人》同是祭祀湘水神的乐歌。旧说或谓湘君指舜,湘夫人指舜之二妃娥皇、女英。传说舜帝南巡,死葬苍梧,二妃追至洞庭,投水而死,成为湘水女神。本篇以湘夫人的口气表现这位湘水女神对湘君的怀恋,对爱情的大胆追求。第一节写湘夫人对湘君的怀念,第二节写湘夫人对湘君失约的失望与哀怨,第三节写湘夫人亲迎湘君而不遇的怨恨,第四节写湘夫人的决绝之情和内心矛盾。全诗善于运用比兴手法和景物描写表现女主人公复杂的心理活动,使湘夫人的性格得到完满的表现。文笔细腻,情韵悠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楚辞·九歌》湘君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