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左契而不责于人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杆秤,称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有些人接近良知,有些人偏离良知,有些人秤砣是很重的,有些人秤砣很轻。

所以像我们这样的人,在比较虚弱的阶段不适合接触社会,否则只会被坑死,因为太实在,在这样复杂的社会,以我们更近纯良的天性,对很多很多本位之外的浮光,不想不喜欢甚至想不到。

在漫长的修行岁月,很多很多经文我们都能或多或少地体会大略。甚至有些心境是越来越趋向感同身受的,会逐渐向圣人的境界发展。

但是,有一点必须要明确,在真正超凡入圣的门槛之外,我们不是圣人,我们只是普通人,仍是普通人。

既然不是圣人,就必然有无意识的失察,就必然有精气神的损伤与昏沉,就必然不是时时刻刻都脱落于无明业力的。那么即便本性再好,若福报不足环境喧嚣,也有可能会被心思缜密复杂多心的小人见缝插针地利用,那么在阴暗与黑暗面前,光明的薄弱的修为也将可能会分崩离析地重创。

若事事皆处于主动地位而以德化之,未尝不可,但若面对大是大非,这是圣人才能有十足把握的事。

而常人即便是有不责于人之德,也不可全心如此,因为常人仍有习气弱点,对事态把握必然不是完美的,且是难以预料的,而应视具体情况而定,不责于人,人是如何之人,责于人如何,不责于人又会有怎样更多的多心。所以具体应对起来若要讲究便太复杂。总之只要违背本心,便该直心直语直行,甚至修为不够,最好直接杜绝接触社会,直觉异样,便直接拂袖而去,是情商很低,但情商该低之时,便该低到底,但这对有些心怀仁慈的人而言的确又是非常难的。世事难料,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确定不会走路掉进臭井里,即便那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

说来的确是复杂又麻烦,总之,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不涉入因果纠缠,不涉是非,不涉正负能量的对立,不惹是生非,更要远离是非群体,远离小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执左契而不责于人

赞 (1)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