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钱钟书不善交际,但极通世故”这句评价?

道理他明白,但为人处世脑子简单。可以说,钱钟书不善世故,但极通人情。

他的悟性也体现在他的面相上,他的面相是很显然的极聪明且富有智慧有很高悟性的人,有洞达之貌,还有点调皮捣蛋顽童的诙谐感,有一股子孩童气,是个学识渊博赤子之心且有趣的灵魂。

钱钟书先生的父亲最了解自己的孩子,嫌他心直口快说话容易得罪人,给他改字“默存”。

默存,谓形不动而神游的样子。总之是让钱钟书缄默不言。但这种天生的习气是很难改的,何况这样的人物也无暇和不屑去改掉心直口快,说话可能容易得罪人,但无害。

世故,世俗人情习惯,待人处世圆通周到,圆滑,不得罪人。而世故往往与圆滑组合,圆滑世故,指的是人能很好地处理社会关系,顺风使舵,善于敷衍讨好应付得很周到。

很显然世故这个词不适用于钱钟书,如果他圆滑世故,就不会不善交际还不断得罪人了。有些情商不是心里明白就能称为情商的。

有人说钱钟书小说写得少浪费才华,其实写小说才是浪费才华,小说对他而言不过是偶尔的小个性,他是一个学者,不是一个编故事的。

不要总是拿一些小说家与他比较,小说作家在钱钟书先生面前,不过是以编撰为生的混江湖的流浪汉,练就了一身虚伪的风尘习气(不涵盖所有)。

和林黛玉一样,知世故而不世故。当然你可以说他们是没有能力世故,也没问题,因为他们不想做到,所以不想世故又怎么会把能力放在世故上呢。但不能说他们没有能力悟到世故,活久了见多了,谁都会从心里开点窍的,世故对他们而言不过是耍小聪明,在他们看来是很不堪的。

钱钟书说:“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从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钱钟书称杨绛:“最贤的妻,最才的女。”杨绛说:“我爱丈夫,胜过自己。我了解钱钟书的价值,我愿为他研究著述志业的成功,为充分发挥他的潜力、创造力而牺牲自己。”“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人能够凝炼成一颗石子,潜伏见底,让时光像水一般在身上湍急而过,自己只知身在水中,不觉水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如何看待“钱钟书不善交际,但极通世故”这句评价?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