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规劝信了净土宗的父母不再信?

可谓,邪人行正法,正法亦邪。但凡有那样一个热情的口若悬河的愚痴凡夫邪人,就是害群之马,打着佛道的名义,到处传染邪教忽悠不懂的人以显摆自己或达到自己的阴暗目的。更恐怖的邪教也有,以此直接害人。对于不懂修行或修行不高或正经历挫折的人,邪人上蹿下跳聒噪洗脑忽悠对他们都是伤害,是很具有杀伤力的,而且容易被带节奏。

信宗教信修行,请接触有善根的正知正见的好人,邪见一概远离,可怜有些人不懂分辨,但有一招,便是神神叨叨心思阴暗上蹿下跳的一概远离也能八九不离十。正知见之人绝不会刻意攀缘,但也须谨慎分辨真高冷与伪装高冷,如同上蹿下跳的小聪明大忽悠看了智慧的特征后开始装智慧装深沉。

“师又云:“兄弟!正人说邪法,邪法亦随正;邪人说正法,正法亦随邪。诸方难见易识,我这里易见难识。”邪正之分,在于一念之间,一念得正,人斯正矣;一念入邪,人斯邪矣。今巧伪者多矣,人皆患之,何以为救?昔唐太宗谓魏征云:“朕观炀帝之诗文,亦尧舜之君也,奈何其骤亡如是?”魏征对曰:“炀帝乃口诵尧舜之言,身行桀纣之事,安能不亡!”古来之祸国殃民者,发言行事,谁不堂而皇之,假仁义以售其私而已。

故邪人说正法,其祸远甚于其说邪法。正人说正法,如善药治病,为知其正;正人说邪法,如毒药治病,又知其反。正人说邪法,如圣人之用兵,不得已而用之,虽邪亦正。不识正邪之用,难为善知识,故人赞赵州之眼“烁破天下”。“诸方”,暗指南方丛林之领袖,身价已高,多得王公护持,故难见。其开演之法,虽玄奥却易识。而赵州老在赵王护持之前几十年,一孤寒之老僧而已,虽易见而谁欲见之?但赵州之佛法,虽平常浅淡,却难识。究竟言之,难易在于当人之成见,若无成见,何难易之有!”

以下异常热心的恶俗邪人,须谨慎小心:

有的人学佛后,变成了“超级好人”
有的人修了佛后,变成了超级好人,看到别人有困难,立即兴奋起来,冲上去要帮忙,也不考虑别人需不需要他的帮忙,也不考虑自己这样帮忙会不会扰乱别人的生活,反正他是一定要帮,一定要关心。
因为他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修行人,很有能量,能够帮到别人。其实别人不需要他的帮助,只是他需要别人的困难,别人有困难了,才能有机会展示他修行的功力。看到别人哭,他才有机会感叹自己生活的美好。当然最重要的是,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他认为可以为自己积点德。
大多数人生活如果出了问题,当务之急是要让自己静下来,静下来,问题轻易就解决了。如果你真想帮助别人,更应该静下来。你的平静安宁,可以让对方觉得安全,觉得生活依然如故。
可是有些学佛人,他看到你有问题,他急啊,像一只猴子一样在你旁边上窜下跳,一会提醒你要这样,一会又提醒你要那样,一会又说你这问题有多严重多严重,甚至还会说有什么鬼神,扰得你不得安宁。这种关心,如同咒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怎么规劝信了净土宗的父母不再信?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