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池大师:我出家以来,三次大病垂死…

常有人问:念佛可以消灾免难,增长福报,为什么念佛很多年了,还会生病呢?

生老病死就是一种自然的规律,是人生的实相。

念佛了,还会生病,这是自然的,就像念佛了,我们还会饿、还会冷一样。

我们旷劫以来,具足贪瞋痴慢疑,不知造了多少业,伤害了多少生命,今生的身体,就是我们的业报之果。

我们生在娑婆世界,身由四大假合,心也是业力牵引,怎么能不生病呢?

佛来娑婆示现,也示现生老病死,他不是把这里变成不会生病的地方,而是要告诉我们生老病死的真相,让我们看清轮回的本质,然后念佛离开娑婆,往生成佛。

我们虽然会生病,但能遇到佛法,病苦,反而成了求解脱的动力。

所以,会不会生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病苦中体会无常,厌离娑婆,求生净土。

有句话说“修行人常带三分病”,病苦会时刻提醒我们,娑婆太苦,要求解脱。

念佛人也是,常带三分病,就是在提醒我们——魔乡不可停,念佛往生最重要。

不仅我们会生病,即使高僧也依然会生病,也许常常是病苦,让他们更加体悟娑婆世界的苦空无常,念佛求生极乐世界。

今摘录《竹窗随笔》中,莲池大师四次生病的心路历程,与大家分享。

大师慈悲,把病苦的真相示现给未来凡夫,让我们明白娑婆苦,念佛求净土永恒的快乐。

汤厄(一)

万历辛丑(1601)正月初十,我随例到浴室洗浴,不小心失足滑入沸水中,从脚后跟到大腿处全被烫伤。又因治疗不得法,一直拖延两个月后才痊愈。

这次汤厄虽然令我吃了不少苦头,而于痛苦之中,不断反省自己,才觉察到平日所犯的过失不少,因此生大惭愧,发菩提心。

想起平日身体没有病痛时,要走就走,要坐就坐,想睡就睡,饮食随意,谈笑随意,从来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是人天中的大福。

而我一向安享此福,何曾想到六道众生的惨状。

就在我现前这一会儿安宁舒适的时间里,地狱道的众生正遭受着刀挫、火烧、臼舂、磨碾,不知经历了多少的痛苦!

饿鬼道的众生,渴饮铜汁,饥食血污,不知经受了多少的痛苦!

而畜生道的众生,如牛、马之类,则受着衔铁负鞍之苦;像猪、羊之属,则受刀割鼎烹之痛,也不知经受了多少的痛苦啊!

即使生在世上为人,有忍受饥寒逼迫的,有服役疲劳的,有疾病缠绵的,有眷属分离的,有触犯律法遭刑罚惩治的,有被监禁在牢狱的,有遭朝廷征输直至困乏不堪的,又有水溺火焚而死的,有被蛇螫虎啮而死的,有含冤负屈而死的,这种种痛苦不知有多少,而我以前都没有想到啊。

自今以后,只要我能得片刻的安乐,即当念及六道中有无数的众生正在受苦受难,急待救拔,由是摄心正意,愿早成道果,广度有情,使一切众生同生净土,得不退转。

倘若刹那恣意懈怠,如何能上报佛恩、下酬信施呢?

我应该经常这样勉励自己!

汤厄(二)

佛说人的生命只在呼吸间,我平时也常举此语来警策大众,而实际上从来不曾亲身经历过。

直到有一天,我遭受汤厄,才完全体验到此言真实不虚。

当我刚入浴时,只觉得身安心泰,洋洋自如。忽然不小心蹈入热水釜中,被沸水烫得几乎就要死了。我能够起死回生,算是万幸,实在是护法龙天救了我。

当时虽只是刹那,然而死和生就在这一线之间系着。以“命在呼吸间”来形容我当时的情况,是再贴切不过了。

由此使我体会到,作为一个出家人,平时把佛陀的教诲拿去劝告他人,往往语气很激切,而用来劝勉自己,也许就散漫了。

这大概是一种通病吧。经过这件事,我将本着惭愧惶恐的态度,以收敛约束自己的身心。

汤厄(三)

我平日论到病中要怎样做功夫的问题,也知道当学毕陵伽婆蹉所谓“纯觉遗身”的忘我境界,也知道当学马大师所谓“有不病者”的超然物外的功夫,也知道当学永嘉大师所谓“纵遇风刀常坦坦,假饶毒药也闲闲”的从容态度,也知道当学肇公所谓“四大本空,五蕴非有”的那种视死如归的精神。

然而,当我不小心被沸水烫伤后,这些方法一一用过,结果全无效验。

痛觉明明在身,谁能遗忘得了这个识身?

我今正受着病苦的折磨,谁能当作是那不病的人?

烫伤之处痛如锋刀毒药切于肌肤,谁还能装成坦坦闲闲的人?

当此之时,四大五蕴实实在在就是我的身体,我也实实在在为这身体所累,谁能说是本空非有呢?

这才知道我平日那些空谈的理论,用在这病苦时刻全都无济于事。如果没有高深的定力,只有屈服于死神的来临。

可见那些口头三昧,只能拿来欺瞒自己罢了。

唉!想到这些,怎能不勉力在真实处用功呢?!

汤厄(四)

我以前每见酒家餐馆里,把活生生的鳖、鳝、虾、蟹等置入翻滚的沸汤锅中烹煮,我总是不忍,就劝告他们说:

这些众生的力量敌不过你们,又身体微小低劣,不能作声呼号。

如果它们的力量能敌过你们,则当如虎豹生吞你们。

如果它们能出声,则它们冤苦酸楚之声,当震动大千世界。

你们即使能逃得了现报,而于千万劫中,它们也决不会放过你们。

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不妨试将自己的手臂置入沸汤中一会儿时间,就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没想到现在我也遭受这样的痛苦。不过想想,自己从少到老,虽然没有造过杀业,而无量劫以来,既未得宿命通,怎知过去生中没有造过杀业。

因此,也就不怨不尤,安意忍受汤厄的痛苦,并且要更加发愤勤勉修习我所未至的境界。

病者众生之良药

世人都认为生病是最痛苦的事,而先德却言:“病是众生的良药。”

药本来是用以治病的,怎么反说以病为药呢?

这是因为我们这个有形质的身体,不可能无病,人有生、老、病、死,这是生命的自然规律。

可是,当人们没病的时侯,总是沉迷在嬉戏欢乐之中放逸地过日子,有谁能警觉呢?

只有当病苦逼身的时侯,才知道这个四大假合的身体原来是这般的危脆不实,人的生命原来是如此的短暂无常,这时只要生起一念悔悟的心意,也就可以作为修行进道的一种助缘了。

我从出家到现在,大病三次都差点死了,然而每生一次病,心中便发起一次悔悟,由悔悟而增进自己修学佛法的信心。

正因为有这种切身的体会,所以我深信“病是众生良药”这句话,确实是至理名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莲池大师:我出家以来,三次大病垂死…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