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曰重

诸音之轻者,业属乎情。而诸音之重者,乃繇乎气。情至而轻,气至而重,性固然也。第指有重轻,则声有高下。而幽微之后,理宜发扬。倘指势太猛,则露杀伐之响。气盈胸臆,则出刚暴之声。惟练指养气之士,则抚下当求重抵轻出之法,弦上自有高朗纯粹之音,宣扬和畅,疏越神情。而后知用重之妙,非浮躁乖戾者之所比也。

故古人抚琴,则曰:“弹欲断弦,按如入木。”此专言其用力也,但妙在用力不觉耳。夫弹琴至于力,又至于不觉,则指下虽重如击石,而毫无刚暴杀伐之疚:所以为重欤?及其鼓宫叩角,轻重间出,则岱岳江河,吾不知其变化也。

(还初输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还初』 » 一曰重

赞 (0)

如果对您有帮助,打赏支持一下哦~

微信扫一扫打赏